第29章 瞬间即放下

  • 铜罗镇爱情
  • 一杆老炮铳
  • 3333字
  • 2020-05-05 15:13:43

那个多比老爷竟然整晚上都跟阿拜待在一起。

他甚至撤掉了超群安排的所有警戒。

“其实越是放松了,外面那些在暗中虎视眈眈的人都会在心里犯嘀咕。阿拜,多比大爷可不是简单的人!”

“大爷,我就奇怪了!在这个世界上为什么都喜欢掠夺?”

“呵呵,你是说外面那些强盗想夺取原本属于你的小铜锣。而我和这个没落皇族想掠夺你的颜值和才华!是不是啊?”

阿拜就想,这多比大爷还真是地地道道的大爷,竟然听口音就能知道对方想表达什么。

他就不知道再怎么说下去了,

“阿拜,人这一生自从出生就不是自己的。特别是你一一旦走入社会,身不由己的时候太多了!所以,人们大都在努力获取权利和财富,就是为了某一天能做到随心所欲!”

“多比大爷,这些话对于我来说有些深奥。只是我现在突然想回到铜罗镇去,外面这世界其实对我来说还真的没有什么吸引力,特别是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还真有点复杂,让人觉得很累。”

“真是难得!这小小年纪就能扛得住诱惑,恐怕这世上再不会有了!我查过,你好像是一直在小镇长大的,出来也就几天时间,怎么就能扛得住这花花世界的诱惑呢?”

“这外面的世界跟我半毛钱关系没有,怎么能诱惑了我呢?我在意的其实并不是这些。”

“那你为什么出来?就是为了上学吗?”

“我的心里话说出来不知道你会不会懂!我喜欢一个女孩子,她出来了,我是追随她出来的。可惜现在不知道她在哪里。”

“看来还是个情种!有怀柔之心,又能心静如水,真好!那艾伦家的姑娘又是怎么回事呢?”

“唉,那只是假象!我们互相掩护对方的。有很多人追她,也有很多人把我当成明星随时围观。我就想不明白了这外面的世界什么都有,他们为什么要对一个他们认为有颜值的人感兴趣呢?”

“这么说,你追随的那个女孩子并不没有跟你在一起!可不可以怎么说?那个女孩子其实并不在意你的追随,或许有时候还会反感。对不起,我说话直接了点,不过你应该知道,我说的是真的!”

“唉,从来没有人这么对我说过!哪怕是粟素也只是屡屡提醒我对方并没有那么好,从来没有直击直击我内心的痛处。而事实其实好像真是这样的,美琪离开镇子的时候连回头看我一眼都没有。最重要的是她跟一个富二代离开的!”

“你感觉出来没有?这个叫美琪的女孩子心里其实根本没有你。从小一起长大的对吗?到现在了对你一点反应都没有。那你还有什么指望!”

多比大爷的这话竟然让他突然有一种失恋的感觉。

“大爷,你说话虽然毫不留情,但说的全是对的!那我该怎么办?”

阿拜想不明白的是这么一个我没落贵族家的官家,怎么会一眼就能看透人的心思呢!

“我要帮你一点一点的理顺这些事,不然会越来越乱的!”

“那我先还是先把刚刚冒出来的疑问解决了再说吧,不然疑虑会越来越多的。”

“你是想问,我一把年纪的人!又是旧时代烙印很深的人,能把事情看得这么透彻,有点不应该。是吗?”

“这个问题你又一点就破,可是又一个新疑问产生了。跟你这样的人相处惯了,会不会感到害怕!”

“我两个问题一并回答你。我一直是处于权力中心的人物。皇家这边依靠我跟新官府周旋,目的是为了保护家族的利益。新官府还想通过我来依靠皇家的影响力来巩固地位,而我需要时刻考虑脚踏两只船还要不会落水。”

“这么说,我好想明白一点了!”

“你还没有听明白!我要说的是假如不是多朋和他的弟弟行为不检的话,我现在可能依然是这个国家权力中心最关键的人物。”

“你的意思是从帝制到共和,新官府不再用你了吗?”

“推翻帝制是我暗地里推动的,本来是想取而代之的。就是说,总以为帝制推翻了,自然而然就成了新官府的主事人。可我想错了,自己毕竟跟帝制是怎么也撇不清关系的!”

“多朋他们知道吗?知道了会怎么样?”

“唉,那些人要是能看得开这么复杂的事情,也就不至于把几百年的家业毁在自己手上。你刚才提出的问题我还没有回答完,跟我这样的人打交道,你你是没必要害怕的。”

“多比大爷,其实我不是害怕!因为我问心无愧怕什么!我只是觉得一个心思很深的人,处处算计,让人不踏实。”

“这句话说得好!不过你慢慢就会明白,我心思再重,只要一心为你,就是你的忠实的奴才。如果我不想跟你有牵连,那我还不屑在你面前使用什么心计的!”

“那好吧,多比大爷!怎么晚了,我们今天是不是可以睡觉了啊?”

其实亭子里已经安排好了两个铺位,还加了帐子,防止蚊虫叮咬。阿拜对于蚊虫倒是没有什么,因为镇子上有很多蚊虫的,从小早习惯了。

“阿拜少爷,你喝了那么多茶,可以睡得着吗?”

“啊?喝了茶睡不着吗?是啊,我这一会觉得好像不怎么困了,只是有点累!”

“那我们就先躺着,困了就睡,睡不着就说话。”

“好的,多比大爷!这一会就觉得你人有时候其实挺好的!”

“我现在已经开始一心向你了!你当然不会觉得我讨嫌。”

两个床铺一个在亭子的北边,一个在西边。不过是对角相邻的,两个人躺着,正好可以说话。

在铺位上躺下以后,阿拜就觉得今天要是没人跟自己说话这一夜还真不好过!

他以前不喝茶,常见那些老年人端着大茶缸子,里面满满的都是草药一样浓稠的茶水,就没有一点想喝的欲望。

今天这茶看上去挺淡的。灯光下,稍微还能看到一点绿色,他就喝了很多。现在才想起说上说的茶可以提神的说法,还真是的。

“多比大爷,你说外面那些盗贼现在在干什么?他们人很多吗?为什么探捕局的人进不来?”

“那些人并不多,只不过是好多帮派的乌合之众。那些平民是很好控制的!匪徒只需一把枪架在对面的楼上就可以把整座楼里面的人权控制了!”

“可是探捕局那些探员和捕快不是训练有素的吗?怎么就对付不了这些盗贼。”

“这些盗贼可以耍流氓,他们绑架了人质。一旦人质出事,官府就会被舆论谴责。舆论这东西对于官府来说是很可怕的东西。”

“那这事件最后会怎么收尾?等盗贼自己退出吗?”

“盗贼是不会自己退出去的,因为这里面有好多人隐是退了以后又出来的,这回干不响了那就再也没机会了!盗贼也有脸面有声誉的。”

“那到底什么时候是个头啊!万一这事传到铜罗镇,阿支爷爷会担心的,万一他忍不住跑出来,镇上的人又要遭受缺水的困扰了。”

“唉,你这颗善良的心要是做人的话,那是可以成为好人的。可是干大事就不行!善良的人就连在女人面前也是容易受到伤害的。”

“唉,爱情这种东西好像注定会受伤的!我喜欢的人不喜欢我,喜欢我的人——,唉,还是不说了!”

因这时候想起粟素来就充满了愧疚,只是她总是不能把给美琪的那种激情放在粟素身上。

“这个很简单,你想想,这小铜锣本来不属于外面那些人,可是那些人还在不屈不挠想得到!这会是什么样的一种行为?”

“啊?我也是这样的吗?可以相提并论吗?”

“这偶遇什么不能相提并论的!本来不属于你顶下的东西却要苦苦相求,你想想这种行为会让那个本不喜欢你的女孩子怎么想!”

“多比大爷,你这么解释我就觉得是该放弃了!让美琪为难也是我不愿意做的事情。”

“是啊!放下也是一种选择。不过你真能放下吗?”

“不能也得放啊!其实我早就知道美琪真的不会属于我。我终于明白了,这么苦苦相逼,她心里真的会不舒服的!”

说这句话的时候,阿拜强忍着没让自己的眼泪流出来。

只是让美琪从自己心里退出去了,粟素就迅速占据了所有的位置,他好像无法抗拒。

“我不能这样吧?我身上是不是本来就有属于渣男的属性!刚刚准备放下一个人,另一个人就占据重要位置了!”

“这很正常,说明这个人其实早就在你心里了!只不过你自己不知道或者一直在回避。我想知道,这个人不会是艾米吧!”

“当然不是她!也是一起长大的另外一个女孩子粟素。”

“这就复杂了,这个女孩子喜欢你,是吗?”

这时候想起粟素来,就觉得这个女孩子为他付出的太多太多了,而且她身上又有许多的品质其实一直是与自己的价值观很相容的。

他把这一切讲给多比大爷听的时候,这老头突然间就好像有些犯愁了。

“这个人才是你心有所属的女孩子,不过但愿你认识公主以后能改变主意!”

这时候,阿拜就不敢表态了。

一直以来他觉得自己对美琪的坚贞是怎么也改变不了的,当现在决定放下以后,就立刻觉得粟素让他牵挂了。

因为突然对自己不自信了,所以不敢保证见了公主自己会不会见异思迁。

“多比大爷,你对我怎么好。难道就是为了让我成为驸马的吗?”

阿拜本是为了把话题叉开的。

没想到多比大爷的一句话让她吓了一跳。

“不!你成了驸马对我来说没有什么实际意义。我是想让你成为瓦罗国权威最高的人,皇族是为你储备的一股力量。把你扶持上去了,我会用余生来追随你!”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