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刻意的装扮

  • 铜罗镇爱情
  • 一杆老炮铳
  • 3231字
  • 2020-04-28 14:56:29

远在千里之外的阿拜也在这个夜晚的午夜被铜锣声惊醒,然后眼泪就扑簌簌的往下掉。

这是从小到大从来么有过的感觉。

那时候在铜罗镇想爸妈,想奶奶,但从来没有过要哭的冲动。

今天突然间就想悲从心起。

不过当他习惯性的用手捏住脖子上的小铜锣的时候,心里立刻就平静下来了。

最后他还是顺顺利利睡着了。

早上醒来的的时候他已经把晚上发生的一切都忘了,自然也不会联想到这些事情会跟自己的家人有关。

他们这所学校已经开始上课了,他很早就起来。

艾米在微信上给她留了言,“今天是库里老师讲课,听课的人很多,我已经让人提前去占座了,不过,你放心,给你也留一个座位!”

他早起就想自己去占座位的,现在什么都是别人为她安排,他不想这样。

大学生活和外面的世界跟预想的完全不一样。

一个是钱,一个是颜值。

这两样东西被人们重视程度是他没有想象到的。

昨天夜里,他去学校外面的一个小巷子里,买了几件廉价的衣服,暂时把玉婆婆缝制的那些衣服都放了起来。

波谷力他们仔细打量了以后很笃定的说:“你这样出去,肯定不会再被围观的!”

阿拜很高兴。早上洗漱的时候洗了头,却故意不去梳理,乱蓬蓬的就那样背了书包出了门。

七个舍友没想到他怎么早就出去,所有人都匆匆起床。最后有一个连脸都没来得及洗,衣冠不整跟着他出来了。

阿拜也懒得管这些,只是有点想不明白,这七个人老跟踪监控他一个人到底能从京都娱乐拿到多少钱的报酬呢?

这些人也担心她翻脸,还得装出跟他好到形影不离的那种样子,也算不容易。

阿拜不会为难这几个人。在外面混都不容易,这些人如果都能像艾米那样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也不至于任人驱使。

所以当他听到有人匆匆忙忙追上来的时候,专门站下等了一会。

跟上来的是平时话不多的文灿。

“我只是早点过去占座!你这么早干什么?”

“我也占座,还得为他们就几个占。”

这所学校出名的教授讲课一般在小礼堂,这样的小礼堂虽然有很多个,但是一般情况下类似的课堂都是场场爆满。

从宿舍到上课的地方要经过生活区的,那里有很多的食堂,可以根据自己的喜好选择食物,而且不是很贵。

阿拜顺便选了一份可以边走边吃的早餐,付钱的时候问了一句,“文灿,你要不要也来一份?”

“不了不了,我不喜欢吃这样的东西,你自己吃就行。”

阿拜就边吃边往上课的礼堂走,让他欣喜的是这一路上竟然真的没有人再特别注意自己了。

看来装扮还是挺重要的。他这种边走边吃的做法也其实就是为了配合这种新形象的。

在镇上那时候,玉婆婆有时候会给他和伙伴们一些吃的东西,但要求他们必须坐下来静静的吃完再跑。

如果不注意,她就会一遍又一遍的纠正,“不听话,下次就不给你们吃的了!”

现在看来玉婆婆那时候的过度干预,对自己的养成是有直接关系的。

不过他此时也不会联想什么,因为眼前有许多事情需要解决,这让他无暇联想其他的事情。

阿拜和跟踪他的文灿一前一后到了授课点的时候,,已经有一大半座位被人占了。

艾米身边的那些人他是认得的,这些人已经占了第一第二排的座位。

这一点,阿拜觉得艾米不聪明。

这学校是自己家的,本身就够吸引力大的了,坐在你们鲜艳的地方实在是太不合适了。

说是来占座,阿拜其实并没有想占据什么好位置。

只是能有一个座位就行。

他就在倒数第三排中间过道的位置坐下来。坐这里又不醒目而且进退自如。

为了避免一会艾米强制自己去她们占好的位置上去,他提前就把手机关上了。

文灿则是在过道的另一端选了一个座位。

有一个女生原本是站在过道里左顾右盼的,这时候就把一个沉甸甸的书包放在阿拜旁边的位子上,“拜托照看一下,我得去吃早餐!”

这女生的打扮一看就是平民子女,而且面对她正眼也不敢看,显示出那种小家碧玉型的羞涩。

“好的好的,你放心去吧!”

阿拜很爽快的答应了。

其实这时候离上课还有一段时间,但是很快大部分座位就被人占了。

在这样场合占座位大家好像都能接受一个人规则,那就是只要在座位上放一件东西,就可以证明这个位子有主了。

文灿那边有人过来换班,是洗过脸的胡成过来把文灿换走了。

想想这几个人也真够累的,阿拜就想着看在同学的份上,以后尽量不要给他们添麻烦,让他们不要太劳累。

所有的人在玩手机,阿拜从包子里拿出一本书。

直到库里老师进来的时候,才发现整个礼堂不但座无虚席,就连两边的过道都坐满了带着凳子过来的学生。

奇怪的是他身边的这个座位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坐了一位女生,一看就不是刚才占座位的那一位。

现在坐着的这一位个头很高,戴了一副眼睛,留海连下来遮住半边脸。

不过看着她很熟练的把书包打开,拿出里面的笔和笔记本的时候,就可以确认她真是这个书包的主人。

这些其实都不重要,为同学占座的人多了,无需探究。

更重要的是库里老师已经站在讲台上了。

在这样的地方讲课,老师是带着话筒的,音响装在还几个地方。所以座位的远近其实并没有那么重要。

一开始阿拜还不明白中间的过道空间很大为什么没有人选择把凳子放在那里坐。

直到库里老师开始讲课的了才知道这是特意留给老师的活动场所。

因为他讲课的时候是不会在讲台上站着的。

好像习惯边走边走边讲,从讲台沿着中间的过道走到最后面一遍的位置,然后转身再走回去,就这样来来回回,旁若无人的样子。

不过听课的学生好像也不在乎她是怎么讲的,因为都在埋头做笔记。

像库里这样的教授教课跟课本是没有任何关系的,但是对于他们来说可能很重要,因为听课的不光是他们这一届的,连曹川他们都来了。

今天的课题是《音乐与心灵》。

库里老师的观点是音乐与噪音还有呼喊之类的区别在于音乐是从心灵深处发出来的特殊语言,这就要求作词和作曲都能准确的读懂心灵的表达,才能成为真正的音乐。

前半场是老师在那里滔滔不绝的讲,到了后半场,就成了提问和交流。

从外面进来几个年龄比他们大一点的学生,拿着流动话筒分散到各个方位。

“这些人应该是库里老师带的博士研究生。”

邻座的女生说这句话的时候并没有转身或者侧脸,但阿拜感觉能感觉到是对他说的。

出于礼貌他哦了一声算是回应。

教授在举手的人群中选择交流的对象,那些学长就把话筒及时送过去。

因为这是面对新生的一堂课,那些高年级的学长学姐们不选择发言,新生倒是抢着举手,但是他们发表的意见和提问听起来就有些幼稚。

阿拜本来是想举手的,但是又担心引起人们的注视。好不容易用现在这样的装扮把众人的关注给隔开了,他不想在引人注目。

再说他现在想跟老师交流的问题跟今天的主题没有关系。所以人忍住了,一直没有举手。

库里老师其实早就看见他了,而且每一轮举手都往他这边看。

“感觉你好几次有提问的的冲动,为什么最后又克制住了?”邻座的女生问。

阿拜不由的扭头看了她一眼。

“那么多人举手,还是把机会让给别人吧!”

“你分明已经感觉到那些人的提问和所发表的感想都毫无意义了,自己偏不发言!是不是好不容易伪装成这样担心众目睽睽之下被人认出来?”

这话让阿拜突然感觉到了什么,“你这话是不是说你也是伪装的?可以告诉我你是谁吗?”

其实说完这句话,他已经知道对方是谁了。

“唉,看来你自己装扮还是不如专业形象设计师高明,我早就认出你来了,跟你说了这半天话,还没认出我是谁来!”

那女生撩起刘海来让她看了看,果然是艾米。

“我只是没有留心!只要留心没有认不出来的。再说了,你不是在第一二排坐吗?有人给你占了那么多位子的。”

“那只是假象!我要坐那里,你让这些人看我呢还是听库里老师讲课!”

“也就是说,你早就预料到我会坐在这样一个角落里了?”

“我现在是想知道你如果发言会跟库里老师交流什么?可以肯定的是,假如你举手库里老师肯定会选你的。”

“我这两天没事躺在宿舍里看了看这些课本,突然觉得上面的知识其实好像都学过的,只是没有这么系统而已。”

“不会吧?难道你是天才!我看着挺吃力的,没有老师讲根本学不不会。”

“我不是天才,是那时候在镇上没有什么可以看的东西,有时间就读书。那些书都是老师们带过去的,当时觉得很杂的。其实现在想想,可能是音乐老师的那些书让我有这种感觉得。”

“那你试试看大二大三大四的课程,如果都会了,是可以提前毕业的。我们这所学校有过提前一年毕业的,被写进校史了!你要谁能提前三年毕业那就又创一个历史之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