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小伙伴离去

  • 铜罗镇爱情
  • 一杆老炮铳
  • 2305字
  • 2020-04-08 11:37:27

伽罗开着越野车进镇了。

紧接着美琪就坐在这辆车上了。

汽车的轰鸣在这寂静的古镇里显得有些轰轰烈烈。

车轮卷起的灰尘飞得老高,很快就融入铜罗镇的天空,那车还没等灰尘散去就不见了。

看得出来,美琪很兴奋,她那银铃般的笑声穿透整个古镇,也穿透了阿拜的心。

紧接着一辆拖拉机开进来了,这是粟素的爸爸开来的,本来是专程来接走粟素和另外那些伙伴的。

粟素守在阿拜身边,对父亲的呼唤不理不睬。

这样的车到是经常到镇子来,一般都是满满的拉一车的东西,都是外面那些人给镇上的老人捎回来的生活用品。

通往外面的路不太好,只有越野车和这样的拖拉机可以通行。

阿拜原计划是徒步出去的,一百多里路,一天时间肯定能出得去。虽然他知道会有拖拉机来接人,但他不想搭车,心里不舒服。

他倔强地对以自己说:既然要自主安排所有的前程,那就干脆走着出去。

现在看来走着出去的可能性也没有了。

镇子上的人已经在那条必经之路上布下好几道明岗暗哨。

好多人都去拖拉机那里卸东西搬东西去了,各个岗哨的人却像战士一样坚守着。

看得出来这种针对他一个人的戒备要常态化。

本来镇子外围是原来的矿场,通往外面的道路四通八达。但那些道路一般人不敢乱走,很容易迷路或者发生其他危险。

重要的是这条路直接通往壶镇。官府负责联络和管理铜罗镇的机构就设在那里,他们需要在这个机构领取在外面继续求学或者工作时必须的身份证明。

粟素的奶奶过来催了一次,粟素无动于衷。

第二次是她爸爸成叔过来的。

成叔先跟阿拜打招呼,叫了声,“阿拜小少爷!”

随即催促女儿,“这就要走了!还不去收拾东西?”

粟素的目光一直在阿拜身上,连父亲一眼都没有看,好像生怕一眼看不到这个人就会消失了一样。

“阿拜走不了,我也不走!”

显然是阿拜此时满脸的悲切感染了她,粟素喊出这句话的时候带着哭腔。

成叔听见了一愣,看了女儿一眼,又看阿拜。

随即冲着阿拜点了点头,然后转身离开了。

从小到大,全镇的人对阿拜他们家所有人都很敬重。就连说起已经到了外面的那些人,也都恭敬有加。

一直都在为自己这个家族而自豪,现在才知道享受这种恭敬是需要付出代价的。

“粟素,你赶紧跟他们一起走吧!”

阿拜劝了一句。

远远的看见其他那些伙伴都已经爬上拖拉机的货斗里面,发动机冒着黑烟,像是要开走了。

“我要想走,前些年就离开了!”

“可是——”

“阿拜,你就别可是了!”

粟素警觉地向四周看看了看,压低声音说,“要不我们今天晚上乘黑偷偷摸出去?”

“唉,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要是我们这样的人能跑出去,那山上的铜锣早就被偷走了!别小看镇上这些上了年纪的人,个个都身怀绝技。”

“那怎么办?”

“我现在才想明白了,这一走涉及到几百人的生死存亡。我留下他们会感恩戴德,假如执意离开就会成为仇人一样的。现在看来自从阿支爷爷把我抢回来那时候起就注定要为铜罗镇牺牲自己了。”

“可怜的阿拜!这么帅气,这么有才华的一个大好青年就要为一个败落的古镇陪葬了,真是一出悲剧。”

这时候的阿拜好像一下子把什么事情都想明白了,用开玩笑的口吻反问,“我真的帅气,真的有才华吗?”

“你没听见巴布校长和其他老师说吗?你要是到了外面,真的是前途无量!”

“那美琪——”

“美琪不傻!看来她早就知道你不可能离开铜罗镇,所以才一直无动于衷。”

“那你呢?为什么!现在已经知道我这辈子都走不出铜罗镇了。”

“我爱你,你在哪里我就会在哪里!如果这一生注定会在铜锣山上度过,那么陪你的那个人肯定是我!”

阿拜有些感动,可是他自己知道此时此刻心里挂着的还是美琪。

而且美琪就牢牢的拴在自己的心上,她走的越远心揪得越痛。

“粟素,我真的不想耽搁你。我心里——,我——”

“好了,阿拜!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你还是想想有没有办法离开。你没离开过镇子,我可是去过外面的。说实话,外面的生活真的就像老师告诉过我们的,简直是另外一个世界。我说这话不是自己迷恋外面,我知道把你关在这里确实是委屈你了。”

“唉,我现在突然有点想开了。既然镇上的这几百号人需要我,而且除了我之外再没有人可以取代,那执意走了才是罪过。”

“可是,你还年轻!这里的生活已经不适合我们这些人。”

“好了,粟素。我已经完全想开了。你可以走了,出去一个算一个。你对我做这么多真的没必要!”

这时候成叔驾驶的那辆看上去很庞大的拖拉机已经开动了。只是车速很慢,车轮卷起的尘土也好像上升的慢。远远地看着,就像是一团灰尘包裹着那辆慢腾腾的拖拉机往前走。

“阿拜!你还记不记得,巴布校长走之前说的话!”

粟素像是想起了什么重要的事情,显得有点兴奋。

“什么呀?我不记得了!不过不管他说过什么,对我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从现在开始,阿拜只属于铜罗镇,属于铜锣山上的铜锣庙。”

看着阿拜一副听天由命的架势,粟素有点急了。

“阿拜,我突然想现在可能只有巴布校长可以救你离开铜罗镇!校长给外面留了电话号码的。”

“唉,现在这情形,恐怕谁也改变不了我的命运了!”

“阿拜,你也许没有完全领会校长的意思。他说的是不管谁往外面走出现困难可以去找他!她并没有说阿拜除外啊。”

阿拜一听楞了一下,“唉,校长只是一个人。铜罗镇现在还有几百个老人驻守,一个人一张嘴怎么能说服几百张嘴!再说了,我们可能再也不可能见到校长了!电话号码又能怎么样?铜罗镇可以打通吗?”

“哎呀,阿拜!你平时那么聪明的一个人,现在怎么笨成这样!你出不了镇子,我可以啊!我去了壶镇就可以给校长打电话了,他肯定有办法解救你出去。”

粟素说着站起身来拔腿就跑。

她显然是要去追已经开走的那辆可以带她离开的拖拉机。其实这时拖拉机已经看不见了,只能远远的看见半空中有一团尘土在慢慢的向远处飘。

拖拉机再慢也是机械,人怎么可以追的上。

阿拜正想劝阻粟素,却看见人已经在很远处了。

这时他才突然发现粟素的腿好长,是那种很健美的大长腿。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