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神秘的首富

  • 铜罗镇爱情
  • 一杆老炮铳
  • 3343字
  • 2020-04-20 15:11:48

知道一切以后,粟素心情很复杂。

阿拜的奶奶竟然是全瓦罗最有钱的人。

让她想不明白的是真珍婆婆手下有那么多的铜罗镇人士,为什么消息就没有传回镇上去呢?

估计现在就连壶镇住着的那些人也不知道真珍婆婆是瓦罗首富。

她为阿拜高兴,那傻子可能现在也不知道自己是富三代,而且从小到大教给他做人学知识的那一帮子人也是奶奶给他安排的。

阿拜其实不是一个无依无靠的孤儿,如果现在能知道他的联系方式,粟素会迫不急待告诉他的。

因为只有粟素知道,阿拜虽然在镇上受到的礼遇有加,但他自己很期盼能拥有亲情的。

从小到大,她一睁眼就想跑他身边去关注他,看到他一个人背地里叹气,她就不由的心疼。

每当这种时候,就特想告诉他,我粟素永远是你的亲人,不管发生什么变故都会对你不离不弃。

现在让她不安的是自己与他的距离越来越大了。

更让他不敢想的是,假如美琪知道了这一切情况可能更加复杂。阿拜比伽罗帅酷好多倍,现在友善豪门继承人,对她那样的女孩子是很有吸引力的。

真珍婆婆留她在家吃晚饭,虽然跟真珍婆婆不熟悉,但她想也没想就就答应了。

这里归根结底是阿拜的家,待在这里就感觉离他近一点。特别是在这个陌生的城市,在阿拜的亲人面前有一种说不出的温暖。

真珍婆婆是那种高大壮实的女人看上去根本没有她的实际年龄那么大。看着她笑眯眯的,满脸的慈祥,

这让粟素很快就没有那种陌生感。

真珍婆婆真是太体贴人了,吃饭的时候担心她别扭,打电话叫来一个人一起吃饭。

这个人一露面又让粟素吃了一惊。

竟然是镇上的玉婆婆。

只是眼前的玉婆婆跟铜罗镇上的玉婆婆判若两人,要是在外面看见了肯定不敢认。

那时候的玉婆婆跟镇上的其他婆婆差不多,穿着灰暗,两眼无神。而现在的浑身上下都是亮色,一点看不出老态来。

她们开始记事的时候玉婆婆就在镇上了,尽管镇上的人不怎么跟他来往,但是,他对阿拜格外的好。

不停的给他做衣服,还像亲人一样指正他的一些不好的习惯。

“你慢点你慢点,小心摔着!”

“直起腰来走路,不要老弯着腰!”

“走路先迈左腿!不然走步不好看。”

那时候,镇上的人都对阿拜另眼看待,没觉得有什么,现在才知道真珍婆婆真的是用心良苦。

有玉婆婆在,粟素就觉得自在多了,毕竟是在镇子上看着她们长大的,不管现在外表变得怎么样,那种熟悉感是变不了的。

粟素拉住玉婆婆的手挨着她坐下来。

“玉婆婆,那时候我们都喜欢你的纺车。但你只对阿拜小,对着其他人总是虎着脸,这让我们都不敢接近你!”

“傻孩子,那些东西都是做样子的。别看我没事就在种棉花养蚕。其实阿拜身上穿的大多数都是从外面弄回去的料子做的。”

“啊?那你为什么还真种棉花,真养蚕。我们小时候每天就想去你那里看蚕宝宝。”

“你这么聪明的丫头怎么就不想想,不那样我怎么瞒得过铜罗镇的人。整整十七年啊!”

“真是为难了玉婆婆,这么时尚的人在那里呆了那么长时间。我只是不明白,从来没见你出过镇子。只是见我爸爸回镇的时候经常给你捎东西,你总是喊阿拜带着那几个男孩子给你搬回去,你还给他们蜜饯吃。”

“你们上学的还不明白吗?我有卫星电话!那东西节省着点用一板电池可以使用一年。”

一起吃饭的只有他们三个人,饭菜都是粟素没有出过的。

一时间还看不出玉婆婆跟真珍婆婆是什么关系,但知道是很亲密的那种。

真珍婆婆叫玉婆婆小玉,玉婆婆称真珍婆婆阿珍。

“阿珍,咱家那阿拜有时候也真不是东西。人家粟素从小就跟在他PG后面,他不买账,颠颠的上赶着巴结美琪。唉,别看美琪那丫头看上去傻兮兮的,其实心眼很深的。”

“小玉,你就放心吧!我看着粟素才像我们家的孙媳妇。布巴打电话过来说,这傻丫头为了帮阿拜,把自己弄成个灰人人在路上沾了一晚上。这么漂亮的女孩子成了那副样子,要是阿拜看见了还不动心那就是这小子脑子进水了。”

真珍婆婆这话让粟素有点不好意思了。

“真珍婆婆,我帮阿拜做事就数觉得自己心里高兴,并不敢奢望什么!”

“唉,丫头,你要知道,这情字有时候真的很伤人的。万一觉得不是很合自己意千万不敢陷得太深!小玉就是年轻时候受过一次伤,再也不敢结识任何男子。去铜罗镇也是她自己愿意去的,去那里就跟出家是一样的!”

“真珍婆婆放心,我真的只要能远远的看着阿拜就觉得开心。”

“唉,还是傻!”

吃饭的功夫,真珍婆婆接到布巴校长的电话。婆婆就把手机放在桌子上按了免提键。

“董事长,有阿拜的下落了!”

“他在哪里?他还好吗?”

“他在都城,进了都城音乐学院。而且已经成了京都娱乐唯一继承人艾米的男朋友!”

“啊?这才几天!这小子该不会是一个花心大萝卜吧?”

真珍婆婆说着不由的扫了粟素一眼。

“那边有我一个中学同学,是他证实的,肯定没错!哦,对了,照片都发到网上了,我还看了的。一会我把链接给你发到微信上。”

“这小子真是的!艾米那丫头我也见过的,我还开玩笑说过跟我们孙子是天生一对。没想到他们竟然能碰到一起了!”

“董事长,要不要我现在就去都城?”

“不要了,你回来就行了。辛苦了这么些年,好好的休息一段时间,然后再上班。这可能是命运吧,京城文娱跟咱是有合作的,咱们那边也有人,我让他们关注着点就行。”

“那好吧,我现在就回。”

接完电话,真珍婆婆给粟素夹了菜,“粟素,他们只是交往而已!”

“没事的,婆婆。我已经习惯了。他的长相那样出众,气质又好,而且有聪明有才华,很多人喜欢是正常的!”

“粟素,你真好!我是喜欢你多一些。今天你就住这里吧,反正明天不上课。我有好多话想跟你说。”

粟素楞了一下,她看了看玉婆婆。

“丫头,你就住下吧!今天我也住这里,阿珍是想知道阿支那个老男人的消息,我可是自从到了铜罗镇也没有见过。就像那个破落的镇子上根本没有你们个人一样!”

“其实我也是小时候跟着阿拜上山时看见过,阿支老爷每天就躺在床上发呆。只有到时间敲锣了,才突然跳起来,敲完又回到床上去了。”

“唉,这老家伙,我想把他带出来,说什么也不走。那我就只能想办法创造条件,终有一天让自己能真正回到铜罗镇去。”

“婆婆,你要回到铜罗镇去?”

“当然!我的男人在那里。我肯定得回去。只不过这种回去是不一样的。阿支是个好男人,他给我说这一生只要我一个女人就够了。没我的时候他会在回忆中跟我会面,我相信他能做到的!”

“婆婆,我当时想着如果阿拜也跟阿支爷爷一样,我会陪着他留在铜锣山上的。”

粟素说这话的时候不由得带出了哭腔。

“粟素,你生在铜罗镇你可以做到。我可是生在北州城的!我想让他体验外面的世界,可是他丢不开历史强加给他的责任。”

“婆婆,我不是说你离开阿支爷爷不对。我是说凭什么要让一个家族世世代代为那么多人牺牲!”

“丫头,我这么给你给个比方你就知道了。比如我吃过龙虾,吃过好多好吃的东西,当爱上一个人的时候就想让他也能吃到。因为这是可以做到的事情,这就是我想带他出来的真真实想法。”

“唉,镇上现在住的那些人不知道怎么了,本来是可以离开的。博物馆想收藏那面铜锣,给镇上的人足够的搬迁费。可那些人就是不离开铜罗镇,不离开那种原始的生活。”

“哈哈,这是淑蓉那丫头做的事。并不是什么博物馆,是她出钱让博物馆收购那只铜锣的。她现在生意也做得很好,快赶上我的公司了。”

“不会吧!难道是阿拜的妈妈淑蓉婶婶?”

“是啊,那丫头也挺能干的,不过她做事的手法跟我不一样。”

“那是不是淑蓉婶婶也在暗地里照顾阿拜?”

“那丫头贼的很,他担心铜罗镇的人把阿端给弄回去,从来不跟铜罗镇的人直接联系。有什么事就把消息传递给我,他知道我会管的。”

“可是展爷已经带人去找端叔了!据说展爷有祖传的追踪术,不管人在那里都能追回去的。”

“唉,那几个老家伙真是瞎想,他们斗不过淑蓉的!那鬼丫头做事七分正气三分邪门,根本拿她没办法!”

“那他们不会转而再去把阿拜找回去吧?”

“那倒不会,外面是讲法律的。老阿支是自己不想离开铜锣山,不然的话,镇上的人是不能困住他的。”

“那我就放心了,可是我们能为阿支老爷做点什么呢?”

“自从离开铜罗镇,我一直在做。铜锣山是野蛮开采铜矿引发的一个魔咒,只是这个魔咒不应该只让阿家的人来承担。我只有破掉魔咒才能把他解脱出来!”

“婆婆,你说的是不是有些抽象?”

“我说的魔咒不是正常意义的的魔咒。你刚来不知道!我开公司,办学校,就是为了铜罗镇。这里有很多铜罗镇的人,他们跟我有一样的目标。到时候,我们就可以开开心心去铜罗镇了!”

“如果,阿拜不在铜罗镇,我是一辈子都不想回去!”

“唉,真是个痴情的傻丫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