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意外北州城

  • 铜罗镇爱情
  • 一杆老炮铳
  • 3414字
  • 2020-04-19 10:23:02

现在我们沿着阿拜的思绪,回头再说说粟素这边的事情。

那天粟素跑了十几里地才追住父亲开的拖拉机。

到了壶镇二话没说就拿起家里的手机给布巴校长打电话。

布巴正在开车从壶镇前往北州城,而且已经快进城了。

听见这消息,立刻掉转车头。

为了联系方便粟素征得同意拿走了弟弟的手机。

不过她本来可以在家等布巴校长过来的,因为从壶镇去铜罗镇只有这一个口子。只是粟素不知道这些,而且心急,总觉得应该去北周城到壶镇的路口等才不会错过。

粟素觉得这是能把阿拜救出来的唯一希望。

她没问校长什么时候到,只知道在那里傻等。

从铜罗镇出来尘土弥漫,拖拉机上无遮无拦,浑身上下满是尘土。

回家也没顾上洗一把。

她就那么站在路口靠着一堵断墙等了整整一夜。

布巴校长也不知道粟素会是站在路边傻等,中途开车累了,停下车睡了一觉。等到返回壶镇已经是第二天上午。

打通电话见到粟素的时候,布巴校长的眼泪刷刷的往下流。

“你个傻丫头!手里有电话的,在家等着多好,我到了会给你打电话的。”

“我怕错过时间,阿拜等在镇上很灰心的。早一点去了把他带出来我才能放下心来!”

“唉,就凭一个漂亮的女孩子把自己弄成这样,阿拜也应该感恩你一辈子的。好了先回家洗洗我们再去铜罗镇。”

“还是早点去吧,我担心时间长了阿拜会伤心,都走了就剩下他一个人很难熬的。还是去了镇上再洗吧!不过,校长,你确定能把他就出来吗?”

“我离开之前去过铜锣山,阿支爷爷说好的让阿拜离开镇子的,我已经告诉了他一出来就会上大学。”

“啊?那怎么突然不算数了?镇长展爷已经安排岗哨严防阿拜私自离开了!”

“那好吧,我们现在出发。”

一上车,粟素就睡着了。

为了不耽误他休息,布巴校长把车速放得很慢。

到了铜罗镇,才知道阿拜已经离开了。

再回到壶镇去打听,成叔只知道阿拜是跟一个开越野车的人走的,去向就不知道了!

“怎么会这样?我不给你们说好要去北州城上学吗,北州城大学是免费的,而且毕业以后找工作很容易。对对对,我得打个电话,看阿拜是不是去了北州城。”

布巴校长显得很焦躁。

电话打通了,布巴校长的神情显得小心翼翼的。

看得出电话那头的人不是一般人。

“董事长,对不起。有一件很不好的消息,阿拜好像并没有跟其他同学一起去北州城。不过这是我的感觉,请您先让人查查,北州城大学入学的名单里面有没有他。”

电话里面好像是女人,声音很高。

“我这几天都在让人关注,根本没有!你不是跟他们一起过来吗?怎么你感觉没有来?你到底在干什么!”

“对不起董事长,我之前给他们安排好的,我以为会一起去的!没想到镇长把阿拜多留了半天时间,然后就错过了。不过你放心,我一定先打听到他的下落。”

挂了电话的时候,布巴校长立刻就变得愁眉不展。

粟素没搞明白,会有谁在等候着阿拜去北州城。

更搞不明白,现在阿拜不知去向为什么布巴校长会那么焦急。

“粟素,让你父亲跟另外那些人的家长打电话,看他们几个去没去北州城。”

粟素的父亲成叔听见了已经把电话拿起来开始拨打了。

最后得到的信息是除了美琪都去了北州城。

美琪是跟着伽罗去了南州城。

这些人的去向布巴老师好像并不很感兴趣,“粟素,这样吧,你明天起来也赶紧到北州城大学去报道。我什么时候找到阿拜就去的。”

“校长,从现在来看,阿拜去南州城的可能性比较大。美琪去了那里,阿拜也有可能去!”

“美琪不是跟那个富二代去的吗?怎么能跟阿拜有牵连!”

粟素没有说出阿拜喜欢美琪的事,但他感觉阿拜那犟种要是知道美琪去了南州城,跟着去的可能性很大。

“如果阿拜去不北州城,我也不去。校长,我跟你一起去找他不行吗?”

“你跟着我也帮不上忙,还是自己先上学,晚了就无法入学了。”

“阿拜去不我也不想上什么学了!”

“听我的话!阿拜早晚会去北州城的,你去了就知道为什么了!现在只能告诉你们一点,我跟其他老师都是北州城大学的教师,是被派过去给你们上课的。至于为什么你以后就会明白!”

粟素楞了一下,因为短时间她还没有分析出布巴校长刚才说的这些情况里面有什么实质意义。但已经预感到,他们去铜罗镇教学应该是跟阿拜有关联。

她就决定先去北州城看看,然后再说下一步。

“粟素,去做准备,明天赶紧去北州城!我也会把你为他付出的这些告诉阿拜的。”

“那好吧,校长,那我们就在北州城见!”

布巴校长开着车匆匆离开了。

粟素第二天坐火车去了北州城,进了北州城大学,才知道铜罗镇的人在这里是受到特殊待遇的。

其他那几个男生听见粟素来了,都跑来找她。

在陌生的地方跟这些从小一起长大的伙伴相见自然是一件好事。

正在宿舍思考问题的粟素就跑出来跟他们会面。

在异地他乡相聚,就感觉大家都是亲人一样。

“粟素,你知道吗?这所学校还有好多高年级的学生老家也是铜罗镇的。有一个铜罗镇联谊会,你要不要参加?”

说话的是一个叫青藤的男生。

“阿拜来之前,我什么都不会做,对什么都不感兴趣!”

“阿拜他如果不来这个学校上学,你怎么办?那时候就听他说过,北州城大学并不是他理想的学校。”

“那我就找他去!他在哪里我就在哪里。”

“可是阿拜能进去的学校,你不一定能进去!他的学习成绩,跟我们可不是一个概念。你没觉得吗?那些老师都偏重阿拜,我们一直好像就是陪衬。”

“不能跟他同学,那我就在他学校附近找份工作陪她!不过你们没觉得吗?要不是沾了阿拜的光,我们这些人在铜罗镇可能没学上!还有,你们就没感觉到这座学校跟阿拜有密切的关系!”

“唉,这阿拜上辈子做什么了!让你这样死心塌地。那微信总的加吧?毕竟我们几个是一起长大的。不,你说铜罗镇那些老师,哦,现在想明白了!看来外面来这里上学也是预先安排好的,不会是有阴谋吧?”

“先别说这么多,慢慢外面就会知道这背后有什么。不过,微信肯定要加的!毕竟外面是同乡,而且一起长大。”

每个人的家里都给他们买了一部新手机,虽然都是最廉价的哪一种但他们都很满足。

粟素刚把手机拿出来,电话铃声就响了,是一个陌生号码。初来乍到,打电话的应该学校的老师之类的。

粟素赶紧接起来。

“是铜罗镇来的粟素吗?”

打电话的是一个女的。

“是我,请问你是哪位?”

“董事长要见你,请你现在下楼,车很快到你宿舍楼下。”

“啊?董事长是谁?为什么要见我!”

那边的电话已经挂了。

“你赶紧往你们宿舍楼那边走吧!这是鸿运来了,董事长就是这所学校的总老板,瓦罗最有钱的人!”

青藤说这话的时候满脸的严肃。

“可这些跟我有什么关系!”

“粟素,这可不是任性的时候。赶紧去!”

其他人也催促他,还有人推了她一把。

这时候他们都在校园中心的一个大花园里,虽然离粟素他们的女生宿舍区不是很远,但走回去也的一段路程。

粟素懒洋洋的往前走,其他几个人陪在他后面。

这时候电话又过来了,“车已经到楼下,请你快点好不好!”

“我还没说完,你就把电话挂了!我不在宿舍在花园这边。还有,你们董事长为什么要找我!”

“为什么找你董事长才知道!我们只是负责接人的,可不敢乱打听。请问你在那个花园,附近有什么建筑物。”

“就能看见一座生态科技大楼。外面在大楼的西边。”

“那好,你就在哪里等着,我们马上过去。看见车过去你给我们示意一下。”

看着粟素对这件事很不热心,那几个人男生有些着急,就四处张望主动替她关注开过来的车。

校园里是不准外面的车进来,所以很少有车通行,远远的就看见一辆很豪华的轿车开过来了。

青藤他们冲着那边招手,车很快就过来了。

开车的和车上坐的另一个人都是女的。

不过粟素很快就确定,给她打电话的是坐在副驾上的那个女的。

粟素上了车之后,那车就飞速前进,竟然开出了校园。

“这是要去哪里?一会我怎么回来?”

“你放心吧!一会我们还要送你回来。你是董事长的贵客,还愁没有车送吗?”

坐在副驾上的那个女的大约三十多岁,穿着笔挺的西装,路上不停的回过头来看她。

“我真不知道董事长是谁,更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成为贵客的。”

“呵呵,那你知道我们这个国家最有钱的人是谁吗?”

“抱歉,不知道,真不知道!”

“你就不看新闻,不看报纸电台吗?”

“我们那里没有这些东西!”

“哦,我忘了!董事长说过的,铜罗镇是这个世界上最落后的地方。”

“你们董事长去过铜罗镇吗?”

“肯定是去过的,不然她怎么会对铜罗镇的人那么好!”

在校园对面的一座园林一样的地方有一座别墅,车就在这里停下来了。

副驾上那女的抢先下来车,带着粟素进了别墅,里面有一个笑容可掬的老太太,上上下下打量他半天。

“你就是诚如他们家的丫头粟素?”

“您真去过铜罗镇,能知道我爸爸的名字?”

“布巴说,你很聪明。那就猜一下我是谁,大胆的猜!”

一听到老太太提到布巴校长,粟素就把一切都想明白了。

“难道您就是阿拜的奶奶真珍婆婆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