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聋老太太的高招,贾张氏傻眼

  • 我能隔空取物
  • 初秋正午
  • 2560字
  • 2021-10-09 18:25:07

何雨柱承认,他打小就是农民家庭出身,身上多多少少也有点小农意识,斤斤计较时常会有。

但是,他也不是绝对的抠搜,至少不是三大爷那种人。

真要是个被他内心认可的人,付出再多,即便没有回报,他也心甘情愿。

可,如今被当前的情形所逼迫,心中充满了抑郁之气。

给,还是不给?

无论怎么选择,都让他不痛快。

给吧,何雨柱感觉憋屈的很。

凭啥他就得上贾家的套,她们要啥,就要给啥?

他又不是原来的傻柱,脑子一根筋,被忽悠两句就心软,啥都能给出去。

尤其是,自家妹妹,呃,好吧,这具身体的妹妹亲自往他心口插刀。

那感觉,啧啧,别提多糟心了!

可,不给吧?

这...

虽然常理上也能说得通,可,这世道,这风气,这四合院,繁多种种都会给他带来麻烦。

根本不能用后世的常理,来推论这个时期的人。

就在何雨柱难以选择,陷入迷障之际,聋老太太出声了。

“傻柱子,这有什么为难的?”

“老太太我知道,你是不愿意张家丫头占你便宜。”

“可你反过来想,贾家媳妇和她两个孩子是无辜的,咱们有条件的情况下,帮衬一把,添几双筷子的事,能怎么样呢?”

咦,这个提议,貌似可以?

何雨柱的确不想让贾张氏阴谋得逞,可老太太的话给了他启发。

或者说,老太太暗地里的意思,可不是要把烤鸭给贾张氏吃呢。

没错!

至少到现在为止,秦淮茹和她两个孩子没有如后来剧情中那般可恶,也没对他造成过什么实际的心理伤害。

别人脸皮都不要了求上门,今儿个真要是啥都不付出,传出去之后,其他人肯定不会说什么好话。

他毕竟还要在这里生活,入乡随俗嘛,没个好名声,难道真不与其他人打交道了?

都已经怼了三位大爷,本身在院里影响就有点不好,现在他可不能再得罪所有邻居呢。

三人成虎,众口铄金的道理他还是懂的。

“老太太,您说的有理。”

“雨水,你就站在外面喊一声,让棒梗和小当过来吃饭。”

“老太太,要是贾张氏敢进来,您可得为我做主啊!”

聋老太太笑着说道:“放心,有老婆子我在呢,那丫头不敢过来放肆,否则老婆子我这拐棍可不是吃素的。”

何雨水见状,先是将聋老太太扶进屋坐下,又请秦淮茹也进去后,便站在门外喊了起来。

“棒梗,小当,快出来。”

贾家。

贾张氏听见何雨水的喊声,嘴里大骂道:“这该死的赔钱货,居然都没叫我这做长辈的,哼,瞧我非去啐她一脸口水不可。”

“棒梗,小当,走,我们去吃烤鸭。”

“喔,吃烤鸭了!”

“哥,等等小当,小当也要吃烤鸭。”

何雨水见棒梗和小当出来后,理都没理后面的贾张氏。

“棒梗,小当,快过来,雨水姑请你们吃好吃的。”

“嗯,谢谢雨水姑。”*2

何雨柱闻言,心说还成,还没变坏呢,至少还懂得礼貌。

等棒梗和小当进屋后,雨水在何雨柱的眼神示意下,将房门一关,可把没来得及进屋的贾张氏气得跳脚呢!

“啊呸!”

“谁稀罕你家的东西,给狗,狗都不吃!”

“哼,一家子没良心的东西,都不等等我,还敢关门,我诅咒你们吃多了拉稀,整晚都不消停!”

“...”

要是换了其他时候,贾张氏指不定就闯进去了。

可是,聋老太太在里面呢,她可没那个胆量。

真敢闯进去,老太太那拐棍敲过来,她都没处躲呢。

再说了,就何雨柱那脾气,她之前又得罪过何家人,这下子真要做些或者说些什么,有老太太给傻柱撑腰,也没人会支持她的呢。

最终,贾张氏只能小声地骂骂咧咧半天,气呼呼地回屋躺着去。

何雨柱虽然心里厌恶剧情中的贾家人,可这会儿还是保持基本冷静状态。

这顿饭对于何雨柱来说,吃得很别扭。

好在秦淮茹心里有点数,等吃光桌上的饭菜后,没敢多留,便向何雨柱三人道了谢,然后领着两个孩子离开。

趁着雨水去收拾碗筷的功夫,聋老太太跟何雨柱谈心了。

“柱子啊,你也别怨恨秦淮茹,她也不容易。”

“老太太我知道你长大了,有自己的心思和主意,可咱们啊,要向前看,别为了那么点东西蒙蔽了自己的双眼。”

“吃亏是福啊,这个你慢慢会懂的。”

“雨水这丫头,心思纯洁,你好好跟她说,别动不动就朝她发火,你这当哥哥的还能没这点肚量?”

何雨柱此时点着根烟,默默地点点头。

这会子,他也想通了。

有人可能说,你明知道何雨水脑子不好使,专门坑傻柱,你咋就不知道教训她呢?

你都明白秦淮茹将来是什么样的人,你还不赶紧想出办法,至少远离她家嘛。

能不能别这么放毒?

“老太太,我想明白哩。”

“以前吧,雨水还小,我又忙着工作,在咱们院里,也就跟秦淮茹能说说知心话,这点上,秦淮茹的确做得比我好。”

“我也知道,雨水单纯,说话做事不过脑子,虽然很让我为难,可谁叫我是她哥呢,都是我的责任,我得担着。”

“至于贾家嘛,嗯,能避就避,实在避不过去再说。”

聋老太太:“嗯,你看着办吧,别让仇恨蒙蔽你的心就好。”

“柱子啊,我听说你跟一大爷两人之间有点争执,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具体怎么回事,您老人家能不清楚?

全院里,就您看得最清,这会儿还问什么呀?

何雨柱知道老太太的意思,不就是想缓解他和一大爷两人间的矛盾么。

“老太太,我开窍啦,不是以前的傻柱了!~”

“易中海以前想什么,我心里明白,也给他想了辙,现在他都儿女双全了,我也对得起他哩。”

“可是,这人啊,不能专坑老实人啊!”

“我再三忍让他,可他也太过分了,一点余地都不给我留,我不反抗心里难受呢。”

聋老太太叹了口气,问道:“那你以后准备怎么和他们相处?”

何雨柱:“哎,只要不再招惹我,就当平常人一样相处呗。”

“都在一个院里住着,还能当成仇人,老死不相往来不成?”

“我知道,这是易中海让您跟我说和呢。

我表个态,只要他不再坑我,别动不动就指使我干这干那,我就当之前的事没发生过。”

聋老太太闻言,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来。

“好咧,老太太我乏了,要回去了。”

“唉,老太太,我送您。”

......

贾家。

贾张氏对着刚回来的秦淮茹母子三人破口大骂。

“你们真是白眼狼啊!”

“要不是我给你们出主意,你们能混上一顿好饭菜?”

“明明知道我还饿着肚子呢,也不知道给我带点回来,你想把老婆子我饿死,好改嫁是不是?”

“秦淮茹,我告诉你,你休想!”

“儿啊,你怎么就不带着你妈一起走啊,让你妈被你媳妇儿孽待,连口饭都不给吃,我好可怜啊!~”

“...”

棒梗这时吃饱喝足,早躺上床玩自己的去了,才不管贾张氏怎么撒泼呢。

这种情形,他都不知道看了多少回,早就习惯呢。

小当嘛,心里怕着呢,躲在一旁怯怯不敢吭声。

而秦淮茹,她也只能默默忍受,还得挺着个大肚子,给婆婆做晚饭,心里委屈得不行。

这事能怪得了谁呢?

还不是你自己作恶的结果?

要不是为了两个孩子,和肚子里的宝宝,秦淮茹真不想忍受这种噪音折磨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