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 秦淮茹的第一次

  • 我能隔空取物
  • 初秋正午
  • 2518字
  • 2021-10-09 11:38:55

画面回到雨水去往后院之时。

“呦,雨水,你回来啦。”秦*洗衣能手*卖惨专家*淮茹一边搓揉着盆里的衣物,一边打着招呼。

“哎呀,秦姐,你这都快生了,怎么还出来洗衣服啊?

我说,你可不能惯着你家婆婆呢,这些体力活就不该你做呢。

哼,我就没见过那么可恶的人,哪有让自家儿媳妇大着肚子还要做这些活的!”

雨水对贾张氏那是怀恨在心,见秦淮茹都快生了,还在操持这些活,顿时就有打抱不平的想法。

然而,她一想到贾张氏那副德性,自认惹不起,最终还是没敢多说什么。

她倒不是怕跟贾张氏对上,只是担心自家哥哥犯浑,要是把贾张氏打一顿,那就不好呢。

秦淮茹心知自家婆婆之前得罪过雨水,这会儿也只能卖可怜。

“没事,我,我这都习惯了。”

说着,秦淮茹还故意鼻腔抽搐一下,双眼微红,似乎下一刻就要落泪一般,谁看了不心生同情呢。

“对了,你这是要干嘛去啊?”

雨水也不想跟秦淮茹讨论贾张氏如何可恶的事,毕竟当着人家儿媳妇说她婆婆坏话,这也太三八了点。

面对秦淮茹的发问,她也没多想,随口说道;“哦,我这不是好不容易回家改善生活么,我哥带我去买了烤鸭,这不,他让我去后院请老太太过来吃饭呢。”

“烤鸭?”

秦淮茹都忘了是什么时候吃过的烤鸭,此时光是想想,口水都不由地分泌出来。

“呵呵,雨水,你哥对你真好,他还当着大伙的面,说有啥好的都给你,不能让你抱怨他对你不好呢。

瞧,如今连烤鸭都给你买回来了,我可真羡慕你,你真是命好呢,有那么一个疼爱你的哥哥!

不像我,嫁了人,家里条件不好,男人还没了,一大家子就靠我一个人支撑,我的命咋这么苦呢?”

“...”

好半天之后,何雨水才将秦淮茹给安慰好后,这又想起要去请老太太的事,立即跟秦淮茹告辞前往后院。

而秦淮茹呢,心情低落之余,感觉身体有些不太舒服,便回了屋。

“你刚才在外面跟何家那小丫头片子聊什么呢?是不是又在说我的坏话?”

贾张氏早就从窗户那里观察到秦淮茹二人的动静,这会儿见秦淮茹进屋,立即率先发起攻击。

“妈,你怎么能这么说我呢?”

秦淮茹一想到自己悲催的命运,眼泪又瞬间流了出来。

“雨水好不容易回来一趟,何雨柱给她买了烤鸭,她正要去后院请聋老太太吃饭,我们就是随便聊聊而已,你怎么能污蔑我呢?”

“烤鸭?”

贾张氏顿时就火大了。

“我说怎么闻着肉香味呢,原来傻柱又吃好吃的了。”

“哼,这傻柱也太不是个东西了,他一个厨子又不缺那一口吃的。

明明知道我们家条件困难,也不知道拿过来孝敬一下我这个做长辈的,真是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啊。”

秦淮茹一听,完全傻眼了。

这,做人能不这么无耻么?

“妈,你这话可别放在外面讲啊,哪有你这样的说法。

别人家有什么东西,难道非得拿出来送人才行啊?”

贾张氏可见不得秦淮茹反驳她呢。

“你懂个屁啊,还不都怪你!”

“要不是你这个扫把星克死我家东旭,咱家日子能过得这么紧张吗?”

“我年纪大了无所谓,可棒梗还小,他还在长身体呢,正是需要营养的时候。”

“趁那丫头还没带那老婆子回来,你赶紧去找傻柱,把他家的烤鸭给我拿回来,给棒梗好好补补。”

秦淮茹怎么可能答应这么无耻的事呢?

她即便不怕丢脸嘛,那也得看别人是否接受她卖惨嘛。

如果换了是以前,她还敢厚着脸皮去找何雨柱卖卖可怜,现在嘛,何雨柱变化太大,她可不敢呢。

就在秦淮茹不知如何回复之时,棒梗带着小当从外面跑了回来。

“妈,何叔家肯定又吃肉了呢,我从门口过都闻着了。

妈,我也想吃肉。”

“妈,小当也想吃肉肉。”

“听见没?咱宝贝孙子要吃肉,你还不赶紧去!

反正你挺着个大肚子,我就不信傻柱那个魂淡真敢对你怎么样!

他要是不给你烤鸭,你就直接往地上躺,到时候烤鸭算得了什么,不赔钱你就不起来?”

面对贾张氏的催促和算计,再见到棒梗和小当期盼的目光,秦淮茹面色一沉,咬了咬牙,转身出门。

当她挺着个大肚子,来到何雨柱房门前时,本想敲门来着,可不知怎么地,就这么突然伸手把门给推开了。

“柱子,你在家吗?”

何雨柱还以为是雨水带着老太太回来了,一见是秦淮茹,脸色立即暗淡下来。

“嘿,我说贾家嫂子,你这是干嘛啊,门都不敲就推开,什么意思?”

秦淮茹心里委屈啊。

以前还没干过这档子丢人现眼的事,这手法生疏,又被当场指责,心里一急,眼泪哗哗往下流。

尼玛!

这,故意上门卖惨?

可要他凶神恶煞对待秦淮茹吧,说不过去啊。

毕竟秦淮茹之前没跟他发生过矛盾,这么多年来,又跟雨水关系要好。

不看僧面看佛面!

要是他不管不顾,强行驱赶对方,或者说话过重什么的,秦淮茹假装倒地,那就惨了。

不管如何,对方还挺着个大肚子,这特么都跟国宝似的,惹不起啊。

何雨柱左右为难来着,心中一气,就这么话也不说,盯着秦淮茹看。

看她到底要哭多久,又想干嘛!

恰在此时,雨水搀扶着聋老太太过来了。

“咦,淮茹姐,你怎么在这里,呀,你怎么哭了?”

“哥,你干嘛呢,怎么能惹哭淮茹姐呢,你没见她还大着肚子么?”

何雨柱闻言,恨不得一巴掌扇过去。

就没见过这么坑自家人的。

“雨水,你瞎说什么呢?”

“不会说话,就特么给我闭嘴!”

何雨水虽然有些怕何雨柱发火,可这同情心一起,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哥,你居然凶我!”

“你要是什么都没做,淮茹姐为什么在这里哭,你就坐在那看着什么都不做呢?”

何雨柱那个气啊!

这特么跟后世的“不是你撞的人,你为啥要扶他”一个歪理。

上哪说理去!

他手指着何雨水,脸色纠结万分,很想大发雷霆,好生发泄一番心中的郁闷。

好在聋老太太见状心知不好,便开口说道:“雨水,别说了。”

“贾家媳妇儿,你这是怎么了,跟老太婆我说说。”

秦淮茹哽咽着,最终开口说话。

“老太太,都是我不好。”

“对不起,雨水,这不关柱子的事。”

“我,我婆婆说棒梗想吃肉了,让我过来,看看能不能给分点肉回去,给棒梗补补身体。”

“我,我不知道如何说,又被婆婆逼着过来,心里委屈所以才...”

喔,明白了,原来如此啊。

何雨水有些不好意思地看着何雨柱,讪讪一笑道:“哥,你瞧,淮茹姐多可怜。”

“她都快生宝宝了,还被那恶婆婆逼着干活,现在又...”

“反正咱们买了一只烤鸭回来,还有其他菜呢,也吃不完,要不,就分点给淮茹姐?”

何雨柱:“...”

PS:说实话,之前写到这里时,我心里那个气啊,整整一天没敢继续往下写,差点就想把书里的人拉出来打一顿才舒心呢。可是,之后又想想,这也算是都市文,打打杀杀的,不符合核心价值观,最终想了很久,才把心中那点子郁闷给散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