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初次交易完成,雨水回家

  • 我能隔空取物
  • 初秋正午
  • 2206字
  • 2021-10-08 19:09:30

何雨柱突然想起来,这事儿吧,不能明说啊。

随口说句话没什么,回头指不定又被传成什么样呢。

何雨柱:“嗯,不急,先把准备工作做好,到时候自然是种下梧桐树,引得凤凰来嘛。”

“呦,还说的一套一套的呢,你还想等姻缘自动上门啊?”

“他花姨,你可别说,柱子想找对象这事要传出去,指不定真的有人自动介绍姑娘来呢。”

“那可不,柱子有手艺,家里情况又简单,工资也不少,这可都是优势啊。”

“哎,这么一说,我突然想起来,我娘家侄女今年也都二十了,长得那是一个如花似玉,干活样样行,柱子,要不你们抽空见个面?”

“不急不急,再等等,嗯,过了今年再说吧,我得先攒点钱再说。”

“嗨,好姑娘可都抢手呢,你要再往后推,可就没你的份了呢。”

“没事,就这一年半载的功夫,我不差这点时间。”

“...”

聊天打屁时间过得挺快。

忙完下午的工作,何雨柱又准点下班。

跟马华一起去确认过地点后,何雨柱让马华化妆打扮前去通知三哥交易地点,并变更交易时间。

没错,之前虽然说是三天后,可这事儿吧,不能完全按照商量好的来。

谁知道对方会不会黑吃黑来着?

至于对方会不会同意,何雨柱相信这不是问题。

这天,下班后,何雨柱带着马华悄悄来到鸽子市附近的一处破败旧宅。

“马华,你去通知对方过来,我让人把货卸在这里,小心点啊!”

“师傅,您放心,我这都门清呢,反正我身上啥都没带,我不怕。”

“行,你去吧。”

交易过程十分简单。

来人之后,先是逐个清点罐头数量,以及其完整度,别有破损的就成。

按照预先商量好的价格,一千个罐头以四毛钱每个计算,总共是四百块。

当然了,不能全是钱嘛。

所以,何雨柱跟对方换了两百块的各种票据。

大多是粮票,副食品票、工业票之类的票据。

“哥们儿,你的那份,也换票么?”

“那就不用了,还是换钱吧。”

“得咧,这是四十块,你收好啊。回头咱们怎么联系?”

“喏,这是我徒弟,回头他会时不时过来,你要是还想要罐头,通知他就行。”

“好咧,那就这么定了。”

“...”

交易完成,何雨柱和马华迅速撤退。

何雨柱骑车带着马华,将他送到离家不远处停下。

“马华,今儿个很顺利,喏,这是你的那份。

我跟对方商量好了,回头有空了你就过去转转,对方要还想交易,会通知你的。”

马华接过钱票,因为光线暗淡的关系,也看不太清楚,只能凭触感知道收获不小。

“师傅,这,怎么还有票啊?您是不是给太多了?”

“废话,只给你钱,没票你怎么买啊?还非得去鸽子市不成?

得了,别废话,给你你就收着,嘴巴紧一点,回头还有进账呢。”

“呃,那,谢谢师傅!我保管不会说出去的,您放心吧。”

“得,就这样吧,我得回了,你去吧。”

“唉,慢走啊,师傅。”

......

又是一天过去。

何雨柱下了班,紧赶慢赶前去接妹妹回家。

何雨水早前就提醒过他,要他周末时过去接她回家。

没办法,谁叫何雨柱有车呢?

“哥,你怎么来得这么迟,我同学都回家了呢。”

嗯???

合着你还想跟同学炫耀?

何雨柱没好气地说道:“我几点下班你不知道啊,我这都把车轮子当风火轮踩了呢,你还嫌我慢。”

“哼,说你两句,你还朝我发火,本来还想给你介绍我同学认识呢,现在你没机会啦。”

“切,就你那帮同学,一个个跟豆芽菜似的,我才不想认识呢。”

“你,哼,懒得理你。

对了,等会儿咱们吃啥?

我这一周全吃素了,就等着回家你给我补补呢。”

“嗯,要不,咱们上馆子去?”

“真哒?太好了,呃,哥你不过啦?”

“废什么话,我还差这点钱不成?你去不去?”

“去,当然去,有的吃,总比没得吃强,我今儿个就吃大户啦,要全吃肉。”

“行吧,走着,咱们去吃烤鸭!”

“喔,走走走,我都等不及了。”

“...”

二人最终没有在馆子里吃饭,而是打包了一只烤鸭,顺路买了些东西回四合院。

为啥?

雨水这丫头居然还舍不得花钱太多,说什么买回家,能省不少钱呢。

这,貌似大头就是烤鸭好不好,别的能吃什么呀。

何雨柱摇摇头,也不在意这点。

今儿个怪了。

或许是被何雨柱点名的关系,好几天没在院门口见着三大爷,今儿个居然又出现了。

不仅如此,三大爷家门口还围了不少人呢。

“三大爷,你,这是买车啦?”

“呦,雨水放学回来啦。嘿嘿,瞧,怎么样,全新的二八大杠,凤凰牌的,今儿个刚买回来。”

“嗯,是挺漂亮的,比我哥自个儿组装的看起来漂亮多了呢。

三大爷,你这,怎么突然舍得花这么多钱买自行车啊,您有票?”

“嗨,我这不是因为教学成绩突出,学校奖励了一张自行车票么,我琢磨着不能浪费不是,这就狠心买了下来。

哎呀,就为了这车,回头我家得好几个月沾不了油水呢。”

“瞧您说的,回头您骑车去钓鱼,指不定还能把这车钱赚回来呢。”

“哈哈,你这丫头真会说话,那就借你吉言啦。”

“...”

何雨柱有观察到,二大爷一脸郁闷地悄悄溜走,也不知道是眼气三大爷有车呢,还是觉得没车不符合他二大爷的身份呢。

得,照这情形,刘光福他们今晚又得挨打了。

啧啧,父母不慈,儿女不孝,怪得了谁呢!

回了家,何雨柱去煮饭蒸馒头,何雨水回房不知道忙什么。

“哥,哥,听说你之前跟三位大爷都怼上啦?”

“你又从哪听来的消息,都过时啦。”

“哼,你甭管,我还真没想到一大爷这人居然会这样,别人都还没说什么呢,他就...

哼哼,看我以后还理不理他!”

“嘿,你个小丫头片子,怎么就长不大呢?这些事是你能掺和的起的么?

得了,你去后院把老太太扶过来,我们马上开饭。”

“哼,知道啦,你可别偷吃哦。”

何雨柱:“...”

好半天功夫,何雨柱都把烤鸭切片热好,汤水准备到位,就等人上桌呢,这何雨水咋还不回来呢?

好在这时,房门被推开了。

得,人总算来了。

何雨柱刚想说怎么才来呢,抬头一看,脸都黑了。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