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灯下黑
  • 我能隔空取物
  • 初秋正午
  • 2336字
  • 2021-10-08 11:59:31

午间休息的铃声响起。

一大波人流如出闸饿虎般汹涌而来,食堂中很快人声鼎沸。

“排队啊,不排队的不给打饭啊!”

“说你呢,看啥看,去后面排队去。”

说来也怪,无论什么时候,但凡在食堂这种地方吃饭的,总有人喜欢去前面看看有啥吃的。

难不成看了心里会舒服?

又或者吃个饭,还得提前考虑具体吃啥?

等排队到人了,当场选择,这能花多少时间呢?

何雨柱心里瞎想着,手里的动作也不慢。

当然了,他今儿个不想打菜,只给窝窝头或者馒头,都是数量清晰明了,也就多块少块皮的事,没啥麻烦。

“呦,这不是许大茂嘛?”

“瞧这架势,你这是学成归来,定岗转正啦?”

许大茂一边排着队,一边得意地说道:“哼,那是当然,今儿上午刚办好,打今儿起,我许大茂就是炼钢厂宣传科的正式放映员啦。

以后啊,咱们厂的电影放映工作全归我负责。”

“许大茂,那咱厂什么时候有电影放啊?”

“呃,嗯,这个嘛,得上级领导开会决定下发通知后才知道。

你们别急啊,回头我有消息了,会偷偷通知大家的。”

“许大茂,放电影时别忘了给我占个座啊?”

“哈哈,小意思,回头人人都有,先到先得,后到没有啊。”

“...”

何雨柱心说,这许大茂别看为人不咋滴,在处事方面,最起码不会当众得罪人。

但没有利益纠葛的情况下,那是根本没一个准的。

什么人人都有,还先到先得?

其实就是狗屁!

到时候放电影,谁先去,他就说给人占了座,赶紧坐下。

至于最后来的嘛,没座他也不能赶人走不是,只能怪对方来太晚。

反正都是露天电影,有没有座,全看你带没带板凳和来的早迟。

至于说占座嘛。

呵呵,有!

但那是给领导占的座,让谁去,谁还真敢坐着不成?

说白了,他啥也没付出,就是嘴里说的好听点,还让人欠他人情呢。

要是这事换到何雨柱身上,他嘛,呵呵。

肯定是把事情说清楚,根本没有占座一说。

瞧,这就是会不会说话的对比例子了。

很快,轮到许大茂打饭了。

“何雨柱,瞧见没?哥们儿已经转正啦,你来得早也没用,咱什么时候都比你强!”

“屁话真多!你有本事别吃我做的饭菜啊!”

“嘿,凭什么啊?你就一厨子,我又不是吃你家的,我给饭票的,赶紧给我拿两馒头。”

何雨柱:“...”

这特么无法反驳啊!

糟心!

见何雨柱不吭声,许大茂心情特好。

又赢了傻柱一次,见傻柱吃瘪,心情咋就那么爽呢!

“呦,许大茂,你们这又是对上眼啦?”

“啧啧,话说,许大茂要是变成女的,这,能看得下去么?”

“哈哈,不行了,我一想到那个场景,咋就突然想吐呢!”

“何师傅,就许大茂这模样,换成是个女的,你也吃得下去?”

“哈哈...”

“...”

尼玛!

这混蛋的傻柱,瞧你做得好事!!!

许大茂顿时被破防!

“你特么才变女的,你全家都是女的...”

“嘿,许大茂,你有本事再说一遍!”

“我,我不跟你们一般见识!”

“哼!”

许大茂惹不起那几个五大三粗的青年,心说迟早要找机会收拾这些家伙。

他横了何雨柱一眼,不敢多待,飞快溜走了。

何雨柱暗自瘪嘴,对许大茂的认识更加深刻了。

这狗东西真是,得意便猖狂啊!

尤其是对傻柱,跟特么上辈子有仇似的,这辈子非得纠缠不清不可。

虽然何雨柱不愿意跟人发生矛盾,也不想招惹麻烦。

但,总是被挑衅,不说面子上过不去,就说他心里也腻歪不是。

然而,何雨柱也不想跟同人文里见到过的那样对付许大茂。

可,打蛇不死,后患无穷啊。

真要他怎么下决心对付许大茂吧,这,处处为难呢。

不急!

总有机会!

真正的猎手,得一击必杀,迟早让许大茂吃个大亏!

何雨柱突然想起来,这会儿许大茂貌似还没结婚。

那,他是不是有机会截个胡呢?

娄晓娥,这个剧情中给傻柱生了儿子的女人,要不要提前拿下?

可,机会在哪呢?

何雨柱想了半天,也没想出办法来。

“柱子,听说你昨晚上独战群雄,连你们院里的三个管事大爷都拿你没辙?”

“不仅如此呢,柱子啊,还说他跟那个放映员许大茂是天生一对呢?”

“我说柱子,你这么久都没找对象,该不会真喜欢那啥吧?”

“哎呦呦,不会吧,看不出来啊,柱子你的口味挺独特啊!”

何雨柱:“...”

早知道,昨晚就不开这个玩笑了。

不就是看当时气氛很尴尬么?

随口那么一说,想缓解一下当时的气氛,谁知道这话传话的,就给变样了呢!

果然,什么时候都缺不了小人。

唯恐天下不乱的贼子太多啊!

何雨柱:“我说,各位姨,咱能好好说话么?”

“这谁瞎传话呢?这不胡说八道么?”

“我当时就开个玩笑而已,用得着上纲上线么?”

“至于院里嘛,呵,我不惹人,人也别惹我,正当反击而已,没啥可说的。”

“嗯,柱子那事我听说了,真是,哎,柱子做得对!

要换我身上,看我不骂他们个狗血淋头不可!

给自家房门上个锁,就这还能招惹是非,柱子,你以后可得小心点啊!”

“嗯,我提防着呢,想害我,门儿都没有!”

“对了,柱子,你之前说要给你家房屋重新修整是吧?”

“对,这不找人来着么?”

“嗨,你说你啊,咋就灯下黑呢?你们院的那个陈卫国,他不就是搞这个的嘛,你还到处找什么啊!”

“陈卫国?这,我们院的,谁啊?”

“就是那个家里有个儿子在咱们厂二车间干活时,手被机器压断那个!”

“哦,是他家啊,我想起来了。”

何雨柱脑子里那么一回想,便知道花姨说的是谁。

这陈卫国就住在前院,全家八口人,唯一一个有正式工作的儿子手还受了工伤。

如今虽说厂里照顾让看库房,但工资少,只有二十多块钱,日子过得可紧张了。

不过,他家可不比贾家,从不哭穷卖惨,陈卫国老两口一把年纪还四处打零工养家糊口呢!

“哎呀,要不说花姨熟人多,见多识广呢!

我这还真不知道他会这手艺,平时也没太在意。

得,有了这消息,回头我找他家去,总算能解决我的大问题呢!”

“柱子,你这又是修整房屋,又有车的,是不是准备找对象成家啦?”

何雨柱:“嘿嘿,有这个想法呢!回头再攒点钱,给家里置办点家具啥的,也差不多了吧!”

“嘿,那好啊,说说,有目标没?”

目标?

呃,如果以颜值论选拔目标的话,貌似有点多呢。

比如说:秦京茹,娄晓娥,燃秋叶,于莉,于海棠等等。

何雨柱:“那啥,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