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自古谣言害人不浅啊

  • 我能隔空取物
  • 初秋正午
  • 2235字
  • 2021-10-07 19:22:04

好说歹说,何雨柱已经尽量解释了一番,然而,貌似没多大用。

别看他们一个个嘴里说的好听,指不定背后怎么传谣言呢。

“哦,何师傅,原来刘岚是来感谢你借钱给她,渡过难关的啊。”

当然是这样啦,你还想是怎么回事?

“啧啧,何师傅行啊,好样的,嘿嘿。”

你嘿个什么嘿,总感觉你不怀好意是肿么肥事?

“柱子,我家也挺困难的,要不,你也借点?”

想屁吃呢你?什么人啊!

“柱子,你这是看上刘岚了吧?借出去多少钱,是不是准备当聘礼的礼金啦?”

滚!再胡说八道,撕了你的嘴,信不?

“...”

何雨柱没好气地挥挥手,说道:“干嘛呢,干嘛呢,都不用上班啦?”

“我告诉你们,别特么胡说八道啊。”

“别忘了哥们是干啥的,有能耐继续说啊。”

得,本想继续调笑几句,被何雨柱这么一威胁,才想起别人是食堂的人。

回头人心里一不舒服,打饭时,颠颠勺,多亏啊。

人群虽然散开,但何雨柱还是能感觉到一些个人背对着他指指点点,还特么嬉笑来着。

你说这个刘岚是不是有毛病啊。

这不是恩将仇报么?

咋想滴?

非得大早上,趁着大伙上班的时候过来,就不能到食堂单独聊聊么?

何雨柱气呼呼地往里走,满脸的不开心。

原本就头疼来着,这会儿更加严重了。

“师傅,您喝茶。”

“嗯。”

“???”

何雨柱这生人勿进的表情,可把厨房里的人给搞懵了。

这是谁又得罪他来着?

嗯,回头找时间打听打听去。

结果,还没正点上班呢,杂务组的大妈们就给打听清楚回来了。

“柱子,你来,姨跟你说说话。”

何雨柱一瞧就知道谣言传过来了。

不,指不定是她们特意去打听的呢。

“刘姨,我这忙着呢,有话咱们回头空了再聊哈。”

“嗨,你着什么急啊,这些活你让马华他们先干着,姨跟你就说两句,耽误不了活的。”

“咋滴,柱子,瞧不起我们这些个杂务工,不愿意跟我们说话?”

“嗨,别,张姨,您可千万别这么说,得,我这就来。”

何雨柱很无奈,只能乖乖地走过去,被一群娘们给围住说点悄悄话。

然而,你们能不能说话小声点。

说好的悄悄话呢?

“柱子,早先我就看准了,你跟刘岚两个之间有苗头,真是对欢喜冤家。”

“瞧,你这是不是醒悟过来,准备那个啥了?”

“别急着否定,跟姨好好说说,回头姨也好帮你去刘家勾兑一下嘛。”

“对,柱子,你这年纪也不小了,既然看上了眼,那就早点下手,夜长梦多啊。”

“嗯,柱子,你是不是已经跟刘岚商量好了,她怎么说的?”

“柱子,我咋听他们讲,刘岚今儿个好像还哭了来着?是不是你欺负人来着?”

“柱子,是不是刘岚那边有什么意见?姨下班就去帮你说说,保管你得偿所愿。”

“没错,就柱子你的条件,配刘岚那是完全没问题。”

“只是吧,你清楚刘岚家的情况不?用不用再考虑下,别回头再后悔,那就不好了。”

“是啊,柱子,这人生大事,得多考虑,你们到底是怎么回事,跟姨们说说,我们也好帮你参考一下。”

“...”

好家伙。

他还一字未说呢,这群老娘们就七嘴八舌,叽叽喳喳说个没完。

没错,她们的确很热心,闲着没事就喜欢找点别人的八卦闲扯。

可是,这八字还没一撇呢,能不能别这么传啊?

何雨柱做了个举手投降地动作,哭笑不得地说道:“姨,各位姨,你们放过我吧!”

“我坦白交待,保证实话实说!”

“昨儿个,我不就跟马华打听了下,谁会整修房间么?”

“结果,马华就说刘岚她爹会这手艺,我不就打听了下,然后知道她爹的情况么。”

“这不,大家都是熟人,我想着过去探望一下,顺便跟她爹打听下还有谁会这活儿,还干得好的。”

“然后吧,你们也知道刘岚家的情况,我那不是一时心软,刚好身上有点钱,所以就想着帮衬一把么?”

“然后呢,刘岚这不是特意来感谢我,顺便还写了借条给我来着。”

“嗨,我就搞不懂,怎么好端端的事情变成如今这个样子了。”

几个大妈一听,稍微琢磨一下,感觉以何雨柱的为人,貌似还真有可能是这么回事呢。

“可是,刘岚是个什么情况?”

“对啊,咋听说她还流眼泪来着?”

“柱子,真不是你说了什么话惹哭刘岚的?”

何雨柱举起右手,做了个对天发誓的样子说道。

“嗨,我对天发誓,绝对没有说谎。”

“另外,各位姨,您们说,我这雪中送炭的壮举,换谁能不感动么?”

“所以啊,这人啊一感动,情绪就会激动,流点眼泪也正常嘛。”

“你们别听其他人胡说八道,好好的一件事被传成什么样了?”

“回头别人一瞧,嚯,帮人还能帮出谣言来,得,以后做好事都得再三斟酌才行啊。”

“您看,这样一来,是不是有点不利于团结,令人心寒啊。”

还别说,何雨柱这番话,初听真有那么点道理。

换位思考一下,几个大妈也感觉真有可能发生这样的事。

于是...

“嗯,柱子,你放心,回头要是被我听见谁瞎说,看我不打他嘴巴子才怪。”

“对,咱们不能让谣言害人,不能让做好事的人心寒!”

“对了,柱子,你这年纪也不小了,真不考虑下成家的事?”

“哎呀,对啊,柱子你刚才说要修整房间,是不是打算好好捯饬一下家里,然后...”

“嘿,别害羞啊,这是好事嘛。”

“来,跟姨说说,对女方有啥要求或者条件没?姨回头帮你寻摸寻摸,保准给你找个合适的,来年就生一大胖小子。”

何雨柱实在不敢继续下去了,越说越心动来着。

“呵呵,各位姨,那什么,时间不早呢,咱们回头闲了再聊哈。”

“嗯,也对,要是被主任知道咱们挤在一块闲聊,会被批评的。”

“这样,回头午休的时候,继续聊哈。柱子,你可别瞎跑啊。”

“嗨,瞧您说的,我能去哪啊。得,就这样吧,我回去继续忙哈。”

“...”

emmm,也就是快正点上班,领导马上就会过来,此事终于告一段落。

一想到午休时,还要被那么多热心的大妈围观,何雨柱就心烦的很。

咋来到六十年代,也遇上催婚这事儿呢?

不过嘛,要是能有个漂亮的,腿长的,肤白的,可咸可甜的妹纸日夜相伴,貌似也不错呢。

嘿嘿...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