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心软的毛病又犯了
  • 我能隔空取物
  • 初秋正午
  • 2356字
  • 2021-10-03 19:20:43

听到刘岚的话,何雨柱心里就有点不高兴了。

哪有这样的人嘛。

就跟好心当作驴肝肺一般,甭管她有什么苦衷,心里不舒服免不了的。

“那行,喏,这是我给伯父买的一点营养品,你给拿进去吧,我就先走了。”

嗯,别人怎么做他管不了。

但做事上,尽量大气点。

来都来了,东西都提着呢,这要是拿回去像什么话!

当然了,要是刘岚不要,那他就不客气呢。

毕竟,他又不是舔狗,那啥还没完全上心呢,上哪找不着更好的呢!

至于找刘岚她爹问房屋装修的事,得,瞧这情形,还问啥问啊。

刘岚见状,抹了一把微红的眼睛,抽搐下鼻子,默默接过何雨柱手中的网兜。

“谢谢。”

“那行,你,嗯,我走了。”

何雨柱说罢,转身就走,心里那个火大的,恨不得给自己一巴掌。

你说你过来看望个球啊!

“咯吱”

“姐,你快来,爹说他不治了,要回家。我怎么说他都不听。”

刘岚闻言,急忙转身就往病房里钻。

何雨柱本来就已经走了两步,听到身后的话,他又停下了。

这该死的好奇心!

嗯,只是听听。

她不是说不方便么,就是好奇为啥不方便。

何雨柱悄咪咪又回到病房门口,侧着身子,耳朵贴在门上倾听。

“大姐儿,都是爹耽误了你啊,爹不治了,咱回家好不?”

“爹,您说啥呢?您要再这样,我可真生气了!”

“可是,咱家就这条件,还不如回家养着呢,在医院花钱老多了,爹不能再给你添麻烦哩。”

“你甭管,家里的事有我呢,我都没说什么,你别给我添乱堵心就成。”

“姐,要不,我不去上学了,反正也读不进去,我跟哥一起去煤场打零工挣钱。”

“三儿,你再跟我说这种混账话,我真揍你,你信不?”

“你们一个个的,都得要气死我才罢休是不是?”

“能不能让我安心点,都给我该治病治病,该读书读书,再敢多嘴,我可要大耳瓜子打人啦!”

“...”

嚯,啧啧,瞧这小脾气,挺横的啊。

看来刘岚这姑娘还真是家里的一把手呢。

“大姐,你手里拿的是什么呀?”一个小姑娘的声音突然响起。

“娟子,这,嗯,是大姐同事送来的,回头姐给你冲一点麦乳精喝哈。”

“不了,不了,娟子不馋,给爹喝,爹需要营养哩。”

“等等,大姐儿,你刚才出门时手里头还没东西呢,这么快就拿回来,你这,同事人呢?”

“爹,他,人家有事忙,先走了。”

“...”

何雨柱没在继续听下去,差不多了解情况就行了。

再多听一会儿,要是被来往的护士医生之类的碰见,那多尴尬啊。

下了楼,何雨柱不知咋想的,又来到入院处。

“医生,向您打听下,302病房的,呃,就是那位在地窖里摔伤的那位老伯,他住院费够么?”

“嗯,哦,你说的是302的刘老根吧?

嗨,他住院后,她闺女就给拿了十五块钱,到现在还欠着八十多呢。

你这是?”

“那,您能帮忙估算下,到出院那会儿一共需要多少钱么?”

里面的白大褂将何雨柱破有深意地看了眼,想了想说道:“这个啊,可说不准哩。

他可不仅仅是骨裂的问题,还有好些个毛病,都得治。

我大概估算下,怎么也得要两百来块呢。”

尼玛!

果然,无论哪个时代,看病这玩意儿就是贵!

何雨柱咧了咧嘴,从内衣内衬中掏出一卷钱来。

数了数,最后直接剩下二十多块钱。

然后,将其余的二百五十块递给白大褂。

“医生,麻烦您把这钱记在,嗯,刘老根名下,对了,她闺女叫刘岚,您可别给搞错了。”

鬼知道302病房有几个姓刘的,万一给搞错了,那不白瞎么。

“呵呵,小伙子真是个好人哩。

放心,302就一个姓刘的,他闺女刘岚,我知道,轧钢厂的工人嘛,她跟我说过,错不了。”

白大褂再次飞快地点了点钱,迅速开了张收据。

“喏,这是缴费收据,你收好了,出院的时候要对账的。”

何雨柱有心请对方帮忙递交吧,可万一,咳咳,别人上班呢,哪能走得开呢?

“谢谢了。”

他接过收据之后,叹了口气,又重新上楼。

再次来到302病房前,何雨柱懵了。

天啊,刚才发生了什么事?

二百五十块钱?

真特么二百五呢!

非亲非故的,将身家大部分送出去,这...

心软的毛病又犯了?

好吧,钱都出了,多想也没意思。

只是,这收据怎么办?

何雨柱就这么六神无主地坐在门外的长椅上,不知如何是好。

他没胆进去啊。

进去了,怎么说?

可不说又不成,这收据在他身上烫手呢。

想了半天,何雨柱鼓起勇气上前敲门。

“咚咚”

“谁啊?”

房门被打开后,一个约莫十一二岁瘦瘦的男孩探出头来。

“叔叔,你找谁?”

叔叔???

会不会说话啊你?

何雨柱嘴角抽搐下,讪笑道:“哪个,你能帮我叫一下刘岚么?”

“你找我大姐?她不在,去医生办公室了,要不,你等会儿?”

一听刘岚不在,何雨柱心里放松了许多。

他直接将手里握着的收据,一把塞给对方。

“这个交给你姐,我走了。”

望着眼前这奇怪的叔叔,三儿还没反应过来,人就不见了。

“哎,你等等啊,嗨,这是什么呀?”

“嘶,收据?两百五十块?”

“大姐!!!”

“...”

出了医院,何雨柱飞快地蹬着自行车往家赶。

两百五十块,按照工资计算,约莫等于本体那边的两万多?

嗯,没事儿。

穷则独善其身,富则妻妾成群。

啊呸,不对。

忘了这个吧。

虽然他算不上富,但有那一仓库罐头在,三天后多得都能拿回来,不算啥事。

反正跟白捡的没啥区别,没啥可心疼的。

何雨柱心中这么想着,居然真的一点都不心疼呢。

要是换了没系统那会儿,嘿嘿,他还真做不出这种事呢。

别说两万多了,就是送个三百块的礼金出去,心里都不是个滋味呢。

妈耶,半个月生活费就这么没了。

胡思乱想着,时间过得挺快,感觉一眨眼的功夫就已经到四合院门口了。

运气不错,今儿个居然没见着三大爷守门。

“呦,柱子回来了。”

“嘿嘿,有好戏看了呢。”

“柱子,许大茂买自行车啦!”

“好家伙,全新的永久自行车,将近两百块呢。”

“要我说,还是柱子的车好,自个儿组装,省下来的钱都够吃一个月的肉呢。”

“那不一样,新车毕竟是新车,瞧着多好看,质量都要强得多呢。”

“...”

一帮只吃饱了撑得慌的家伙。

别人买车,你们高兴个球啊!

咋滴,还想着看他跟许大茂之间的好戏?

嘿,也不想想,再咋看,你们也没车啊!

许大茂似乎听见何雨柱回来的动静,很快从屋里走了出来。

这家伙,一开口说话,就跟喷大粪似的,咋听咋觉得恶心。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