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 这女人的心,也太难猜了吧?

  • 我能隔空取物
  • 初秋正午
  • 2413字
  • 2021-10-03 11:45:04

顺利混到下班,何雨柱再次启程前往鸽子市。

刚把车停在寄放处,还没到鸽子市入口呢,就见着三哥带着几人在那蹲着抽烟。

“三哥,您这是?”

“哎呦,哥们,你终于来啦,我这不是特意在这等你嘛。”

三哥笑着站起来,搂着何雨柱的肩膀说道:“走,咱们换个地方说话。”

“不远,就在那边。”

何雨柱心想,反正他也没带啥,不至于有什么危险,便跟着过去。

好在,就他跟三哥两人在一个拐角靠墙的位置停下。

三哥的人都在稍远处,何雨柱心里安稳多了。

三哥掏出烟来,给何雨柱递上,并点上烟,这才开始交谈起来。

“哥们,我也不问你的来路。”

“昨儿个我试了下,这罐头还别说,虽然味道不咋样吧,但油水倒是挺足的。”

“只是吧,你也是知道的,我们这种人,冒着大风险干这活,还是要吃饭的。”

“而且你这罐头,虽然没变质,但变现出去不是那么容易...”

何雨柱一听就知道,这又是奸商那一套。

不多指出点毛病来,怎么把价格压倒最低嘛。

反正他也是白得来的,只要有的赚就成。

“别,三哥,别再继续往下说了。”

“按你这么说下去,我真怕不仅白送你罐头,还得给你交钱呢!”

“这样,你也说了,这罐头质量没问题,那么,你出个什么样的价?”

三哥闻言,也没啥尴尬不尴尬的。

要在这年头混饭吃,脸皮是个啥?

“哥们,我手底下也有一帮子人跟着我混饭吃,说得不周到,多多包涵啊。”

“这样,这种罐头,我给三毛钱一个的价格,这还是看在吃完里面的东西,罐头还能卖点钱的份上,咋样?”

三毛钱?

这是多,还是少?

傻柱也没买过罐头,不知道啊!

关键是,大家都知道罐头贵,具体贵到什么程度,没个具体概念。

不过,就算知道了也没法。

毕竟,这是以前的军用罐头,不能跟现在的相比。

为了早日出手,何雨柱准备...

“三毛钱?”

“三哥,你这就有点太扣了吧?”

“百货大楼里面,那些个罐头,你没见卖多贵?还得要票呢?”

“我这罐头,油水可足呢,就是进馆子点份肉菜,它也不止三毛钱吧?”

三哥故作苦笑道:“哥们,话不能这么说啊。”

“你要是只有三五罐,我还能给你添点,但你这不是量大么?”

“量大就意味着容易出事,风险高啊,我得多花时间才能换出去,你想想,你这罐头太特殊了,一旦被上面知道,这里面风险得多高啊。”

“就是这鸽子市里,你要买的多,别人不也会便宜点卖,或者送点啥,你说是这个理不?”

艾玛!

早先就不该让他知道有一仓库的罐头!

这,真是,算了,就这样吧。

何雨柱摇摇头说道:“三哥,你应该也看得出来,这批罐头可不是我的,你说,要是就这价格,我回去怎么跟人交待?”

三哥一听就知道有戏,对方不就是在暗示好处么?

“嘿嘿,哥们,放心,规矩我懂!”

“你把我说的,回去跟你背后那人好好说说,我想应该没问题的。”

“当然了,三哥也不会让你白辛苦不是。”

“这样,每次交易,我给你一成的利,怎么样?”

嗯???

还能这么来?

也就是说罐头是三毛三分钱的卖价,这...

何雨柱咬了咬下嘴唇,默默地抽着烟思考着。

好一会儿功夫才说道:“三毛钱不行,真的不行。”

“这不是一两个人的事,运送过来还得要点手续费呢,三毛钱跟白送没啥区别。”

三哥心里也知道这价格的确很低,但谁做生意不是低买高卖呢?

“那,哥们,你说说,你背后的人最低什么价能往外出?”

何雨柱没说话,直接伸出五指来。

“五毛钱???”

三哥心里都乐疯了,但面上却跟要他命似的苦笑道:“哥们,你跟我闹着玩呢?”

“我五毛钱入手,得以多少钱才能出手?”

“又有多少人买得起,你考虑过没有?”

何雨柱一想也对,那么多罐头,真有钱的人,谁吃这玩意儿啊。

就是送人吧,这种罐头送人也不好看啊。

“那你说多少吧,反正三毛钱肯定不行,而且我的那份不能少。”

三哥暗笑着说道:“这样,我呢,也不让你为难,但你也不能让我吃亏不是。”

“嗯,你那一份还是一成的利,不过嘛,这价格,我最多出三毛五。”

何雨柱摇摇头:“三毛五可不成,这样,四毛五,我回去还能解释一下。”

“...”

就这么来来回回,最终敲定以四毛钱一个罐头的价格成交。

当然了,何雨柱的回扣自然不能少。

三哥装作一副吃亏了的表情说道:“哎,哥们,你这倒腾一手,可比我们还赚的多呢。”

何雨柱当然不能赞同了。

“嗨,瞧你说的,你还真以为就我一个人分啊?”

“这看守物资的,运送物资的,哪个我不照顾着点,到我手上,能有一分钱的利,我就偷乐呢。”

三哥淡淡地笑道:“哎,是啊,大家都差不多,每个环节,每个兄弟,不都得打点才行啊。”

“对了,第一批货,你能出多少量?”

何雨柱笑道:“那得看你要多少了?先说好啊,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三哥早就计算过,他说道:“这样,我这也是第一次倒腾这种罐头,得探探路再说,先来一千罐的量怎么样?”

何雨柱点点头道:“一千罐?这么少,嗯,可以。”

“另外,我不全要钱,你得给我换点票,什么票都要,主要是粮票副食品票之类的。

你也知道,这年头光有钱没票,那也没法买到东西的。”

三哥闻言乐了。

“嗨,这当然好啦。”

“但是我这就不能再给你优惠啦,就按市场价算了!”

“成,没问题,只要有就成。”

二人商议好,三天后进行第一次交易。

至于在哪,怎么交换,倒也给商量个明白。

与三哥告别后,何雨柱一看天色,想了想,他还是决定先不回家。

好歹知道刘岚的事,不去看望一下,心里多少不是滋味。

人情世故嘛。

以前懒得理会这些,如今嘛,哪怕只为了取物能,也不能错过不是。

他想了想,去百货商店里买了点水果和糕点之类的东西,然后立即赶往第二人民医院。

跟护士打听了下房间后,何雨柱鼓起勇气出发。

“呃,何,何师傅,你怎么来了?”

刚到病房门口,还没进去呢,何雨柱就遇上刘岚出来了。

“我,那个啥,我听说你爹住院了,这不,刚好有时间,过来看看。”

刘岚瞥了眼何雨柱手里的网兜,她突然有些害羞,然后眉头紧锁,似乎很为难的样子。

“这,谢谢何师傅了,你有心了。”

“只是,嗯,今天可能不太方便,要不,你就先回去吧?”

“???”

肿么肥事?

哪有来看病人,反被病人家属驱逐的道理?

何雨柱心说,他又不是肇事者,根本没有得罪过刘岚家人啊?

难道还为了之前那搞不懂什么情况的事闹别扭呢?

这女人的心,也太难猜了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