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 诸事繁多,有得忙呢(求月票,推荐票)
  • 我能隔空取物
  • 初秋正午
  • 2311字
  • 2021-10-02 18:33:07

三哥环视一周后,见没人能听见他们说话后,这才怯怯地问道:“我说哥们,你身后的人不会是动公家的仓库了吧?”

“我可先说好,你们要是真动了,数量少我还能揽下,数量多,呵呵,你可别害我啊。”

何雨柱闻言着急忙慌地说道:“我说你可不能胡说啊,什么叫动公家的东西,谁敢啊?”

“我告诉你,这可是,嗯,你甭管,反正跟公家扯不上一毛钱关系。”

三哥一听这话,脑子里自动为何雨柱找到了解释。

嗯,听他这么说,想来应该是找到当年小鬼子留下的秘密基地,从里面弄到的。

如今这时候,别的都不敢拿出来,也就这嘴里的玩意儿好消化呢。

只要不是从公家的仓库里拿东西,这种捡漏的罐头,嘿嘿,吃下去也好说话呢。

“那成,既然如此,只要这罐头还能吃,我就收。

当然了,第一次肯定不能全部收。

这样,你明天这个时候再过来,我们详谈如何?”

“没问题,就这么说定了,我先走了,明儿个在谈。”

“...”

离开鸽子市后,何雨柱抽空去买了锁,然后去了趟菜市场,这才返家。

解决了背包中罐头的事,何雨柱心中总算是放下一桩事。

主要的,还是为能有钱票支撑整改厢房高兴。

但是吧...

这特么怎么跟人解释,他哪来的钱呢?

咦,为嘛解释不清楚?

问就是存款呗。

明儿个找人问问,这厢房装修什么的,找什么人,又会花多少钱再说吧。

指不定身上的存款够用呢。

一夜无语,院里没人给何雨柱添麻烦,就是有点闲得慌。

“马华,我想把家里重新给修整一下,你知道该从哪来找人不?”

“师傅,您是想找木匠吧?”

“呃,木匠得要有,但还要砌筑砖墙什么的。

我那厢房,准备着隔出三间来,除了卧室和客厅外,还想隔出一间来,分成两半。

一半当厨房,另一半做浴室。

冬天洗澡太麻烦,家里要有个洗澡的地方,那多好啊。”

说到这里,何雨柱想起聋老太太来。

“对了,还要给我们院里一位老太太屋里盘个炕。”

“嘿,师傅您可真会享受啊。

这事儿吧,嗯,倒是巧了。

我听说刘岚她爹早前那会儿好像就是泥瓦匠,早前专门给人修房什么的。

您需要的这些,他保准能给您凑齐了。

师傅,您看?”

何雨柱沉思片刻后,说道:“得,你去帮我打听下,刘岚家什么情况,住哪,回头有时间,我找她爹问问看。”

“得嘞,包在我身上啦。”

马华这小子办事速度就是快,午休时间就把情况打听清楚回来了。

“师傅,我给您打听清楚了。”

“听说,刘岚她爹身子骨不好,在下地窖的时候,一不小心给摔了一跤,结果就住院了。”

“您看,要不要我重新帮您找找看,给您家装修的人?”

何雨柱紧了紧眉头,诧异地问道:“嘶,不对啊。

刘岚她爹生病住院,咋没听说有谁组织着去医院看望一下呢?”

马华讪讪地说道:“呃,这,刘姨她们昨儿个倒是有代表去看望过了。”

剩下的话,他没说,何雨柱也能理解。

这年头嘛,女同志之间相互来往还好说,男同志嘛就有点不太方便了。

领导还好说,同事什么的嘛,好说不好听嘛。

别人就问了,这谁啊?

你们关系很好么,怎么还亲自过来呢?

是不是你家刘岚的对象?

你说纯洁的同志关系,谁信啊?

反正,嗯,不好说,谣言害人不浅啊。

至于说组织人去,这...

一来刘岚也没跟食堂这边说,或许就是托人请个假。

领导那边嘛,不清楚,大概率是不会去看望的。

二来嘛,谁家好过了?

要不是关系到位的人,怎么可能舍得多开支一笔呢?

更别提组织大家了,谁提谁是犯公愤好伐!

咦,貌似哪里不对劲?

嘶,咋把自个儿都给骂了呢!

何雨柱讪讪地说道:“嗯,行,我知道了。

对了,在哪家医院呢,回头我去看看去,顺便问问刘岚她爹,请他帮忙找下人什么的。”

马华朝他比划了个大拇指,忽又咬了咬牙,从衣兜里寻摸出几张零票来。

“师傅,我这,嗯,就这么点钱了,您给带过去,就当我这做徒弟的一点心意?”

何雨柱没听出话外音来,摆摆手道:“得了,有这个心就好。

你啊,自个儿都困难呢,回头我帮你说说就好。”

一想到马华的家庭情况,再想想各同人文里对他的为人评论,何雨柱有了想法。

“马华啊,嗯,来,师傅给你说点事。”

马华搞不懂状况,但见师傅那副说悄悄话的表情,也没多想,跟着来到厨房角落。

“师傅,您说,徒儿一定给您保密。”

瞧,这孩子,脑瓜子好使嘛。

何雨柱低声问道:“去过鸽子市没?”

“嗯???

这,不瞒您说,家里不够吃的,不去换点粗粮没法过啊。

师傅,您的意思是?”

“咳咳,那啥,我知道你家里情况有点不好,要是你胆子够大的话,给你弄点外块咋样?”

马华顿时紧张起来。

“这,师傅,您说是什么事吧!

您放心,就算我不敢干,我也绝对不会说出去的。

要是从我嘴里把事情说出去,就让我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嗨,没那么严重。”

何雨柱再次观察一番,确定无人后继续说道。

“是这么回事,我昨儿个去了趟鸽子市,跟那边一个叫三哥的人交流了一下。

我这边呢,有条渠道,是一批小鬼子当年留下的军用罐头。

我这不是帮着人出手么,回头要是能成,手里头也能给分润一点。

你呢,要是敢跟着我干,不说多,每次交易完成后,至少能分个十块八块的。

当然了,这得看交易数量和价格情况,反正肯定不会亏了你的。

你回头想想,想清楚了再告诉我。”

马华一听是这事,当即就放松下来。

“师傅,不用想,我愿意跟着您干。

嘿,师傅,徒儿这可沾您的光呢。

有这好事儿,嘿嘿,你放心,只要做得隐蔽点,保管没事儿。”

嚯,这小子,胆子比我还大呢。

何雨柱当即跟马华交流起来。

一人计短,二人计长嘛。

比如说,在哪交易隐蔽又安全啊。

怎么不被人跟踪啊。

遇到事情,怎么逃脱之类的。

反正怎么安全怎么来。

最主要的就是地方要选好。

毕竟,那么一大堆物资,总不能用自行车驮着过去吧?

得找个人少又不容易被发现的地方,而且还要多找几处。

每次都换地方,这才足够安全。

好在马华对鸽子市比他还熟悉,就随即点出了几个地方来。

只等着明天何雨柱亲自去踩下盘子,实地落实呢。

今天嘛,何雨柱不是要去跟三哥谈谈么,没空呢。

至于马华嘛,他也得先去瞅瞅,再次确认一下才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