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 一大爷败退
  • 我能隔空取物
  • 初秋正午
  • 2203字
  • 2021-10-01 12:04:55

一大爷的突然发飙,差点把三大爷手中的烟都给吓掉了。

咋啦?

一大爷今天很奇怪呢。

刚吃完人柱子的大餐,怎么能翻脸不认人呢?

人柱子不就是困了么,也明说了,这有啥?

他又不是四合院里的领导层,不想参与进来也正常,换个地方聊怎么了?

凭啥对人柱子,啊,这是什么?

这是,端起碗吃饭,放下碗骂娘啊!

哪有这样的呢?

咋都跟贾张氏似的胡来呢?

这,很不好。

三大爷就这点好,得了别人的好处,肯定会向着别人说话。

“一大爷,你这是不是有点不太合适啊?”

一大爷本身就有点后悔刚才的冲动行为,又见三大爷帮腔了,这下也明悟过来。

可不能因小失大,让人以为他作风有问题呢。

然而,今天这事,他想了很久,没有柱子参与,根本行不通。

“三大爷,你先别急,等等再说,先让我问问柱子。”

一大爷朝三大爷说完,又对着何雨柱问道:“柱子,我感觉你最近变了,变得没以前那么有人情味了。”

“我很失望啊,也很痛心,我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让你变成这个样子。”

“你说说,你怎么就听不进去我的话,怎么就不愿意施善行,讲团结呢?”

何雨柱是忍了又忍,最后说道:“一大爷,我都把面子留给你了,啥难听的话也没讲,你还要我怎么样?”

“咋滴,我刚才说的话,哪里有问题?”

“要不要现在,咱们就去找街道办王主任主持下公道?”

二大爷好歹刚吃了柱子一顿,见一大爷跟他发生矛盾,自然得要上前劝解。

“柱子,一大爷,都好好说,别动不动就发火。”

“那个,一大爷,我得为柱子说句公道话。”

“你的确做得有点过了。”

“甭管柱子说了什么,但我没觉得他有啥问题。”

“反而是你,你这态度,是不是对柱子不公平啊?”

他没好意思伤一大爷的面子,说你才刚吃了别人的饭菜,喝着别人的酒,你怎么就好意思冲人发火呢?

关键问题在于,柱子根本没说什么过分的话。

这,说到哪里都说不过去嘛。

一大爷深呼吸几次,也冷静下来。

“呼,对不起柱子,我有点太冲动了。”

“我只是一想到贾家将来凄惨的生活,一想到两个孩子吃不饱穿不暖,我这心啊,哎,难受着呢。”

何雨柱冷笑道:“没关系,我不在意这些。”

“但是,我就纳闷了。”

“一大爷你说我变了,我倒想问问你,凭啥你这几次,非得把我给拉扯进来,啊,非得要去趟贾家那趟浑水呢?”

“咱四合院没人了?还是我傻,可以随便忽悠?”

“之前你把我拉扯进去,跟人贾张氏发生矛盾,以至于今天早上我又跟她闹起来,你就没感觉对不住我?”

“嘿,现在你是不是又要旧事重提,再把我给拉扯进去,让我帮衬贾家啊?”

“呵呵,我今儿个就明说了,有贾张氏在这四合院一天,休想我掺和贾家任何事。”

一大爷闻言并没有气急上火,反而苦口婆心地说道:“柱子,我知道我在这方面做得的确有些欠妥。”

“可是,我是为了自己么?还不是为了整个四合院着想。”

“咱们啊,都是从苦日子过来的,你当初困难的时候,大院里不也是伸出援助之手么?”

“你应该还记得东旭当初也帮衬过你吧?”

何雨柱就笑了。

“是,贾哥当时的确帮过我,嗯,我记得很清楚呢,三斤棒子面。”

“但是,我就没回报么?”

“当初谁家帮衬过我,我没有回报的?”

“不说别人,就说贾家。”

“我后来不是还了五斤玉米面,还多次帮他家的忙么?”

“而且你们应该知道,谁家请我去帮厨,不都得给点钱票啥的,这可是行业规矩。”

“贾哥没了,我可是无偿帮忙,甚至份子钱还出了两块呢。”

“后来,我还让雨水给送了十斤玉米面过去,难道这不算还人情?”

“咋滴,非得要我倾家荡产,才能还清那点情分?”

三大爷不敢让一大爷插嘴,直接比划着大拇指说道:“柱子在这点上,没得说,仗义!”

“一大爷啊,我得说句公道话,你这薅羊毛,是不是换个人薅啊?”

“柱子刚跟他张大妈闹得挺不愉快,这会儿你让柱子上杆子帮她家,换谁来他都接受不了嘛。”

想到柱子可能因此解脱,而一大爷或许会把目光对准他们,三大爷就有点后悔多嘴了。

“一大爷,你不是说贾家的生活还能维持么,就是缺点营养。”

“这好办啊,一大爷你工资待遇最高,你有那个心,稍微帮衬下,完全就解决问题了嘛。”

“哈哈,二大爷,你说是不是这个理?”

二大爷一听,对啊,可不就是如此么。

“对啊,一大爷,也就秦淮茹缺点营养,你给送点营养品过去,这事儿不就解决了么,用得着商量啥呢!”

一大爷闻言,差点吐血呢。

好家伙,我本来是想跟你们商量下,大家伙一起帮衬来着。

怎么突然团结起来,让我单独帮呢?

这可不成。

别说现在家里多了两个宝贝,他们也同样需要营养呢。

就说这事吧,他不仅仅是单独个例,而是四合院的事,咋能让一个人或者一家帮衬呢?

这要是传出去,别家心里难免会有意见。

到时候,万一传出点什么不好的传闻来,他一大爷还怎么见人呢?

“二大爷,三大爷,话可不能这么说。”

“我这些年来,哪家困难没有帮衬过?”

“但是我一个人的力量是有限的,帮不了所有人,单独帮贾家,其他人还怎么看我?”

“再说,我家进人了,他俩都还小,以后开销大着呢,我好不容易有后,难道不该为自己家人想想?”

“哎,今天我酒可能喝得有点上头,话说得重了点,大家见谅下。”

“这样,柱子不是说困了么,我看啊,咱们就到这里吧,各自回家休息,明儿个还得上班呢。”

三大爷一听,高兴啊。

“我看行,这,等等,杯中酒,都干了,别浪费了。”

二大爷:“行,那就喝了杯中酒,咱们都散了吧。”

何雨柱:“干杯。”

喝完酒,各自散去。

何雨柱望着一大爷那仍旧有些不甘心的眼神,他知道,这事儿没那么容易糊弄过去。

可是,他不是傻柱呢。

说他傻的人,其实自己才傻呢!

也不知道秦淮茹她们会玩出什么样的花招来呢?

莫名有些期待。

这是肿么肥事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