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孤注一掷我为先

  • 我能隔空取物
  • 初秋正午
  • 2424字
  • 2021-09-28 11:37:19

原本何雨柱已经决定今后行事,要以和为贵,尽量不跟谁发生矛盾冲突,但是见到贾张氏欺负到雨水头上后,啥都不顾了。

什么取物能?

什么被调教?

什么苟道为王?

全都抛之脑后!

没错,对一个不修口德耍无赖的泼妇,你是不能出手打人。

无论在哪个时空都一样,先行动手的都会被追究首要责任。

所以,何雨柱可以愤怒,但也不会过头。

怎么说也是个宅,哪怕戾气颇重,很委屈,想发泄。

但九年义务教育出来的优秀老实人,没被逼到尽头,是没有勇气真动手的。

他的心中始终被绷着一道弦,一道道德法制之弦。

但,经过昨晚之事后,要说何雨柱没啥恨意,那是假的。

尤其是在贾张氏再次挑衅的情况下,他又抓住对方的把柄,不借此机会打掉贾张氏的嚣张气焰,还真丢了穿越者的脸。

气不过骂了几句后,越说越生气,何雨柱直接上前,抓住贾张氏的胳膊就要往外走。

而这老虔婆肯定不会答应啊,这不就张牙舞爪反击么?

何雨柱也不知咋想的,松开她的胳膊,直接一把捏住贾张氏后脖颈,稍微那么用力一点,直接摆平。

好家伙!

众人都被何雨柱这一手给吓坏了!

都知道傻柱脾气上来容易犯浑,以前也动手过,但那只是揍许大茂啊。

他俩从小打到大,虽然尽是许大茂挨揍了,但也没像今天这样凶狠啊。

没人能想到,傻柱居然直接对贾张氏这样的老人动手了。

乖乖,傻柱还真不能惹急了呢!

得亏刚才没有第一时间说风凉话,否则...

细思极恐啊!

一大爷他们见了这种情况,甭管是否对贾张氏心怀不满。

他们都下意识要阻止何雨柱这么干啊!

这场面要是到了四合院外,那笑话可就闹大了。

指不定会传出什么风言风语,影响四合院的名声呢。

眼瞧着被一大爷带着人给拦住,何雨柱故作发火的样子,指着他们说道:“都给我让开啊,小心伤到自个儿!”

“我今儿个就不信了,还收拾不了一个靠耍泼来欺负人的老虔婆!”

“你们给她面子,昨儿个面子有了么?”

“敢污蔑我偷窃,想毁我名声,呵呵,我倒要看看,上面还管不管了?”

“要是不管,任由这老虔婆这么胡来,那我就去市里,实在不行就去XX海告状去!”

贾张氏此时已然被何雨柱那副豁出去的姿态给吓懵了。

不就是随口胡诌一句么,咋就真翻脸不认人呢。

贾张氏再也没有之前的嚣张气焰,直朝着一大爷他们苦苦哀求道:“一大爷,二大爷,你们快来救救我啊,我快要被掐死了啊。”

“给老子闭嘴!再特么嚷嚷,老子一巴掌捏死你!”何雨柱“凶神恶煞”地吼道。

“别,千万别,柱子,柱子,有话好好说,先放开张大妈,咱们一定给你主持公道好吧?”

“对对对,柱子,别跟她一般见识,回头,不,今晚就开全院大会,咱们集体批评这股随意污蔑人的歪风邪气,好不?”

“柱子啊,你大人有大量,千万别为了一时之气,把自个儿都给耽误进去啊。”

“秦淮茹,你还躲在屋子里干嘛,还不赶紧出来,跟人柱子赔礼道歉,要不然你婆婆就要被送去执法队了!”

“...”

秦淮茹心里正恼怒贾张氏又忘了昨晚的教训,说好的别轻易得罪院里的人,怎么就记不住教训呢?

她还真以为靠着那点撒泼耍浑的手段,遇到啥事都能解决了?

瞧呗,没遇上心狠的人算她走运,这惹火了傻柱,直接就给撂倒了。

真丢人现眼啊!

她迟疑了会儿,严令棒梗小当不许出门,这才在三大妈的再三催促下出去。

“哎呀,这是怎么了?我正躺着歇息呢。

呀,这,柱子,你,有话好说,你能先放了我婆婆吗?

她年纪大,身体又不好,你先放开她,有啥事对不住你的地方,我先给你赔礼道歉还不行嘛。”

听听,秦淮茹可真会说呢。

啥叫正躺着歇息,也就是说她之前根本没听见什么动静?

糊弄鬼呢!

就贾张氏那性子,你要是迟点起来,她不骂得你狗血淋头才怪呢!

可其他人不这么认为啊,都觉得这秦淮茹会做人,也会做事。

甭管自家有没有理,先道歉赔不是了,你还好意思跟她计较么?

何雨柱冷笑道:“道歉?哼,要是道歉能解决问题,还要执法队做什么?”

一大爷有点看不过去了。

“柱子,这就是你的不对了。”

“先前张大妈的确是说错话,但你也不能揪着不放吧?”

“你非得把她带到执法队去,最后也无非就是给你道个歉,然后教育她一顿而已,这对你有什么好处呢?”

“咱们都是一个四合院处了多年的邻居,有点磕磕绊绊的,很正常,只要相互包容,相互理解,相互原谅就好了嘛。”

“柱子,你总不能因为这点小事,让咱们院的名声被毁掉吧?”

何雨柱冷冷地看了眼一大爷,又看了看众人,这才把手给松开。

贾张氏逃脱“魔爪”之后,恐惧退去,嚣张气焰又重新回涨。

“傻柱,你...”

“你特么再嚷嚷,你叫谁傻柱呢,你特么算个什么东西?”

何雨柱故意向前一步,吓得贾张氏急忙闭嘴往后躲。

“我特么今天告诉你,也就是看在三位大爷的面上,看在咱们四合院名声的份上,要不然你以为这就完了?”

“真当没人敢惹你,你就成土霸王啦?”

“啊呸!”

“不跟你一般见识,你当谁都怕你啊!”

“我今儿个算是看透了,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

我告诉你,别再惹我,否则,

甭管什么大爷,就是天王老子来了,也别怪我心狠!

勿谓言之不预!”

说吧,何雨柱狠狠地剐了眼贾张氏,这才转身回屋,然后催促雨水赶紧收拾,吃了早餐好上学去。

这期间,贾张氏唯唯诺诺真怕何雨柱把她怎么着,那点子撒泼的劲头消失的无影无踪,心里却把傻柱给诅咒个没完。

明着骂?

她可不敢呢?

这会儿小腿肚子都是软的呢,连后勃颈都还有点疼。

其他人可不在意这些,全都悄咪咪议论起来。

“呼,好可怕哦。”

“嘶,想不到柱子发起火来,还真有点吓人呢。”

“是啊,要不是一大爷及时给劝住,呵呵,张大妈估计就得去执法队走一遭呢。”

“嘿,那是她活该。”

“昨儿个柱子买废旧的自行车部件和新零件回来,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谁让她非得造谣说柱子的东西是偷来的呢。”

“人柱子要是不在意,那就算了。

可要是在意,真追究起来,可不是污蔑么!

这没凭没据的,肆意破坏别人的名声,说道哪里都没理。”

“反正啊,咱们以后都得注意了。

贾张氏最好别搭理,柱子呢,也好好处,说话都得注意着点才行啊。”

“哎,你们说,今天要是许大茂在的话,嘿嘿,不知道会怎么样呢?”

“许大茂?嘿,刚才他要是在,真把柱子给惹火了,你看柱子揍他不?

也就是贾张氏年纪大,否则你以为柱子真不会动手打人啊!”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