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全院第一诞生记
  • 我能隔空取物
  • 初秋正午
  • 2319字
  • 2021-09-27 19:14:07

“哥,贾家张大妈也朝你耍泼啦?”

雨水自信地说道:“哼,那是我不在,我要在的话,看我不骂她个狗血淋头。”

何雨柱闻言直接一巴掌拍过去。

“你个小丫头片子,你懂什么,人心险恶你算个屁啊。”

“就你这点道行,对上那老虔婆,三两下就得把你骂哭。”

“再说了,跟人比耍泼骂街,这是个姑娘家家应该做的事么?”

“有你哥在呢,啥时候轮得到你出头了!”

雨水十分鄙视地说道:“哼,也不知道刚才是谁灰头土脸地回来,还在我面前装啥装啊。”

“嘿,你这死丫头,你懂什么懂?”

何雨柱开始教育起雨水来。

“你以为我真的败了么?我那是给三位大爷面子呢,否则我连街道办那边也得说个一二三四五。”

看着雨水那鄙视的表情,何雨柱就知道这丫头没听进去,肯定以为他在吹牛。

“你也听了那么久,那你能告诉我,你听明白我讲了什么,又收获了什么吗?”

雨水眨眨眼,小脑袋歪着想了半天,最后得出一个结论。

“你不就是想表明你不愿意帮衬秦姐家么,还有啥?”

“嗯,还成,还没傻透,有的救。”

“你说谁傻呢?我跟你没完我。”

“好了,好了,你聪明,你聪明还不成嘛。”

哄好雨水之后,何雨柱打开门,接着跟她说下去。

“我可不只是表明那个意思,而是要提前给三位大爷敲个警钟。”

雨水好奇地问道:“敲什么警钟?哪里的?”

“闭嘴,听我说。”

“哦,听着呢,你说。”

何雨柱没好气地说道:“我只是要明明白白让三位大爷知道,贾家有钱着呢,而且以后的生活也不会那么难过,更用不着谁上杆子去救济。”

“嗯,我懂啊,贾哥的抚恤金什么的不少嘛,你也说过了,然后呢?”

“然后,呃...”

何雨柱突然想起来,他不能预言嘛,会被当做心怀叵测,心底灰暗的小人。

“然后,就是要你这丫头别乱说话。”

他没好气地说道:“瞧瞧你今天说的那些话,多有歧义啊。”

“啊,什么叫让我快去,别让秦姐被欺负了?”

“这话要是被其他人听了会怎么想?”

“我跟秦淮茹有啥关系,为啥你会这么说?”

“嘿,不知道的还以为我跟她搞破鞋呢,你这是要把我的名声往地上践踏,是不是?”

“另外,别咱家有个啥,你就四处显摆,你就不能自个儿偷着乐?”

“还有,贾家那边,你少插手,别动不动就被感动,然后哭着喊着主动上别人的当!”

“停!”

何雨水做了个暂停的手势,气呼呼地说道:“我知道我说错话了,还不成嘛!”

“呼,哥你的意思我懂啦,不就是装穷么,谁还不会呢!”

“谁跟我面前卖惨卖可怜,我同样会装,保证让对方身同感受,说不出啥话来。”

何雨柱突然间愣了下,然后朝雨水比划个大拇指的手势。

“厉害,你真要能这么做,我就放心啦。”

“呼,行了,就这样吧,你去准备下,做完作业睡觉去吧。”

雨水没动,反而指着一地的零件和废旧自行车问道:“哥,你这是想干嘛,我早就想问你了。”

“还能干嘛,我准备组装一台自行车!”

“你行吗你?”雨水一脸怀疑地问道。

何雨柱扯了扯嘴角,对这问题不予答复。

他直接蹲下,开始找出工具拆卸起来。

雨水看了一会儿,耸耸肩,也没说什么,转身回屋去了。

......

“哇,哥,你,你真的组装出来啦?”

雨水看着门外明显是新旧部件组装在一起的自行车,心里那个激动就别提了。

虽然这自行车大部分都是二手,甚至有些地方还锈迹斑斑,但怎么说也是完整的自行车啊。

只要再给捯饬一下,刷点漆什么的,跟新的也没两样嘛。

再说了,哪怕就这样,只要能骑,没啥大毛病,都能羡慕死人呢。

这会儿,谁家拥有一辆自行车,就连街道办都会关注上。

要是遇上点啥事,这不得来借着用用。

骑着辆自行车在外面办事什么的,可别本体那边开辆法拉利还来的轰动呢。

不说别的,整个四合院,这辆不算新的组装自行车,可是唯一一辆呢。

就这,够雨水臭屁的呢!

何雨柱挑了挑眉,一脸得意地说道:“那是,这可花了我一整晚功夫搞出来的呢。”

还没等何雨柱炫耀完,因为雨水的惊呼,把院里的人都给引出了了。

大伙纷纷上前观摩这四合院第一辆自行车。

一大爷直朝何雨柱比划大拇指,三大爷眼睛都快看直了,二大爷同样有了小心思。

一大爷:“呦,柱子你行啊,还真把自行车给折腾出来啦。”

三大爷:“柱子,你这自行车骑着好使不?用不用我帮你试试?”

刘光福:“柱子哥,哪天有空把这自行车借我骑骑呗?”

龙套:“他柱子叔,你花了多少钱搞出来的这自行车,能不能帮我家也搞一辆?”

二大爷:“对,柱子,也帮二大爷我搞一辆呗?”

“...”

何雨柱心说他早知道这自行车搞出来,就会有这样的事。

不过,他还是没能放弃这样做。

“好啦,都不用上班么,回头晚上回来,喜欢看就再多看看啊。”

何雨柱这么一说,众人有点不好说啥了。

但凡要点脸的,顶多再看几眼,要不就直接回头,该干嘛干嘛。

可还是少不了阴阳怪气,说闲话的人。

比如说,贾张氏。

“哼,也不知道从哪偷来的,还骗我们说是组装的,等执法队上门就好看呢。”

何雨水耳朵尖,心里一急,顿时忘了昨晚何雨柱的交待。

“贾家婶子,你说谁偷东西呢,你有什么证据说我哥这车是偷得,要是没有却还要污蔑我哥的话,我这就去执法队告你去?”

贾张氏被雨水挑衅,怎么可能服软,当然要反击嘛。

“好你个没教养的赔钱货,有你这么跟长辈说话的么?”

“果然是有娘生,没爹养的赔钱货,就是没教养,小心将来没人要,嫁不出去!”

何雨水被气得跳脚,眼泪巴巴地就要冲上去。

却被何雨柱冷着脸给推到身后,死死地盯着贾张氏冷笑。

“老虔婆,你今早吃屎啦,嘴这么臭!”

“别给你脸不要脸,真当谁都怕你耍泼犯浑啦!”

“你特么再跟冲我家雨水骂骂咧咧的,老子可不管你是老是少,说不给你脸,你特么就没脸!”

贾张氏哪能被何雨柱轻易给吓倒呢。

正待她想出口反击,又或者倒地撒泼时,何雨柱又有新行动了。

“叫,你叫啊,我特么今天不把你弄进局子里,这日子谁也别想过了。”

“好你个傻柱,你给我松手!来人啊,快来看啊,傻柱欺负老人啦!”

“别,柱子,别冲动,你快放手!”

“快,把柱子给拦住,一定要拦住!”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