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我,何雨柱,摊牌了
  • 我能隔空取物
  • 初秋正午
  • 2334字
  • 2021-09-27 11:34:04

这真是人算不如天算。

不!

应该是说,所有人都成了贾家的棋子,全都成了别人利用的工具。

秦淮茹,或者说她和贾张氏把所有人都给耍了!

原来啊。

大家以为秦淮茹被她婆婆贾张氏欺负,或者二人闹出什么矛盾来,这不就想主持公道么。

可谁知刚想问问看是怎么回事,就因为贾张氏耍泼,搞来搞去,连贾家发生了什么事都不知道,就去找街道办和执法队。

然而呢,嘿,别人和好了。

没错,你没看错。

贾张氏和秦淮茹私底下商量妥了!

你说说,这特么多尴尬啊!

一想起当时的场面,何雨柱都为三位大爷尴尬不已,恨不得找个缝儿钻进去才好呢。

怎么说呢。

当着街道办和执法队的面,秦淮茹自称因为孩子想吃肉,而贾张氏因为家里生活困难,所以说话大声了点。

而,一大爷他们前来协调纠纷时,贾张氏因为儿子过世,一时情急,想多了点,情绪激动说过了点,也值得理解。

就这?

糊弄谁呢?

合着在她们嘴里,院里的人帮忙解决纠纷,全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呢!

你说说,当着街道办王主任和执法队的面,三位大爷面子往哪放?

好家伙。

你们真是不拿街道办和执法队当干部啊?

屁大点事,也要叫我们来协调。

还能不能继续当院里的管事大爷,给大伙解决协调问题了?

组织上信任你们,才给你们管事的名义,结果你们就是拿出这样的成绩来?

要是啥事都要街道办和执法队出面,那这管事大爷的名义,你们也别担着了。

反正也没啥用不是!

当然了,何雨柱也跑不了!

贾张氏不仅记恨着三位大爷,何雨柱这个牵针引线的当然不会放过。

当即就告他的黑状。

可何雨柱谁啊,能吃她那一套么?

他当即就把贾张氏说过的话给摘录出来。

嘿,有全院人都听着呢,还能跑得了?

组织自然不会放过这种思想觉悟低下的落后分子,当场就给了贾张氏一通思想教育。

有执法队在呢,她能,或者敢撒泼犯浑么,更别提她跟秦淮茹都商量好了。

反正装可怜就是呗,说说又不会少块肉。

但何雨柱也没跑。

明确教育他,不要传播一些不利于团结的话。

秦淮茹要是真从贾家离开,贾张氏又没工作,谁来养?

棒梗小当,还有她肚子里的遗腹子,将来怎么办?

王主任告诫他们,要和睦相处,多关心关心困难群众的生活,不要只顾自己,多发挥爱心之类的话。

反正就是各打五十大板,你们都给记好了。

再有下次,决不轻饶。

所以,从贾家离开后,谁不是跟落败的溃兵似的,一点精气神都没有。

何雨柱不一样。

他是左耳朵进,右耳朵出。

关心?

照顾?

he~tui!

谁特么愿意谁去,就是街道办他也没权利强迫人这么做不是!

也不知为啥,原本闷葫芦似的性子,人熟了,自信回来了,那心里的话是根本憋不住,脱口就来。

“我说一大爷,您看明白没?有什么深刻体会没?”

一大爷正心烦呢,也没给何雨柱好脸色看。

“柱子,你别在那说风凉话,有什么话就直说,真当你是什么狗头军师啦?”

“嘿,还生气着呢?”

何雨柱笑道:“您还别不乐意听,我倒还不想说呢,只不过嘛。”

他看了看两个乖巧懂事的孩子,正安静地在一旁怯怯地听着呢。

“我要不是看在芳芳园园的面上,您以为我愿意出这个头啊,是谁把我拉进去的心里没点数?”

三大爷此时出来打了个圆场。

“好啦,柱子,你有什么话就直说吧,三大爷也想听听呢。”

二大爷虽然没说话,但注意力也集中到何雨柱身上。

他倒要听听看,何雨柱到底有什么主意,能不能把心里这口气给出了。

何雨柱笑道:“别以为我不知道,我心里透亮着呢。”

“一大爷,当初贾东旭没了,贾家两婆媳是不是装着可怜兮兮的样子?”

“是,她们是可怜,毕竟家里的顶梁柱没了嘛。”

“您当时就想着以后救济她们一家对吧?”

一大爷沉默了下,淡淡地说道:“没错,咱们院里谁家困难,不帮衬着,难道能眼睁睁见他们饿死么?”

何雨柱嗤笑道:“那我就想问问您了。”

“您明知道厂里给了贾家不少抚恤金,这之后每个月都还有不少补贴,甚至秦淮茹还能接替贾东旭的班。”

“这算是困难么?为啥还想着要帮衬,甚至还要拉着别人,特别是我,一起帮衬她家呢?”

一大爷不出声了。

他能说啥,啥都不能说。

何雨柱没有继续怼人的意思,他又接着说道。

“现在咱们都清楚一件事,那就是贾家并不困难,甚至从某种意义上讲,她们富有着呢。”

“那么,以她家今天的表现,呵呵,反正我是不敢再多管她家的事,甚至都不敢跟她们打交道。”

一大爷闻言,老好人的思想又占了上风,浑然忘却之前的尴尬了。

“柱子,大家都是邻居,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你别把人心想得那么坏,不至于到你说的那个地步。”

“别!一大爷,您可别再继续说了。”

何雨柱急忙说道:“再让您说下去,您就得说,甭管贾张氏如何,她家的孩子是无辜的,有能力的话,该帮衬还得帮衬。

人心都是肉长的,一点矛盾而已,怎么能斤斤计较,怀恨在心呢?

是吧?”

一大爷被戳破心思,略微有些尴尬地说道:“没错,这样有错么?柱子,我相信将心比心,做好事一定会有好报的。”

三大爷一边听着,一边时不时喝上两口酒,然后偷偷扒拉着花生往兜里塞。

反正只要不让他损失点啥,他是无所谓的。

二大爷呢,只觉得何雨柱说得对,不管别人怎么想,反正他是不会给贾张氏什么东西的。

甚至有机会的话,他也不介意上去踩上一脚。

何雨柱笑道:“我也不说您说的对不对,有没有理。”

“我只知道,从没听说过有穷人救助富人的?”

“如果真有,那也只能是过去那会儿,穷人给地主老财上供。”

“呵呵,一大爷,您啊,做好事值得鼓励,也值得赞扬。”

“但是呢,您可别忘了,您现在不是以前,您还有芳芳和园园呢。”

“您就不为他们考虑一下么?”

“一大爷,做善事,也得量力而行啊!”

说罢,何雨柱感觉他的话已经深入三位大爷心扉,便叫上雨水回家去。

至于他们能想出个什么名堂来,这就与他无关了。

反正在他看来,与贾张氏达成协议的秦淮茹,已然黑化成功。

这之后的秦寡妇,嘿嘿,可不能小觑呢!

明哲保身,不好这么说,但表面态度得拿出来。

只要没了一大爷过来扇风,就靠秦淮茹,呵呵,不是何雨柱自夸。

就算她脱光了站在他面前,他也,嗯,绝不眨眼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