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独战群雄,谁堪一敌
  • 我能隔空取物
  • 初秋正午
  • 2526字
  • 2021-09-25 19:52:18

何雨柱跟在三位大爷后面凑人数,哪怕不愿意看吧,但眼睛也无法控制不是。

当然了,贾张氏坐在地上撒泼的恶心样,他当然没兴趣看了。

秦寡妇嘛,啧啧,不是他见识少。

这特么,真的,那心里委屈面上不说,还眼泪巴巴的小模样,真是我见犹怜啊。

高手!

茶道顶尖高手!

何雨柱才不信,秦淮茹真的就是这样子的。

要不是装出来的,贾张氏之前能闹腾的起来么?

或许是同样恶心贾张氏的关系,见没问出什么来,一大爷干脆跳过她,直接询问秦淮茹。

“秦淮茹啊,你也快别哭了,来,给我们说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秦淮茹可怜巴巴地擦拭下眼泪,正待回话,却被蛮横的贾张氏给打断了。

“好啊,我就知道,你们一个个都没安好心。”

“明着是来协调纠纷,实际上是被她迷了心窍,故意来找老婆子麻烦的是不是?”

“大家快来看啊,都看着点自家的爷们啊,一个个都不安好心,私底下打我家孤儿寡母的主意啦。”

“我的命怎么这么苦啊,儿子刚死,媳妇就往外勾搭奸夫,现在都要来谋害我这个孤苦无依的老婆子啦。”

众人:“...”

这尼玛!

这是无差别全范围大规模群体攻击啊!

被贾张氏耍泼般的言语所伤,真是黄泥巴掉裤裆里——不是屎来也是屎!

看来,以后贾家的事,千万别沾,沾上就是一嘴毛。

别偷腥不成,反被污啊!

一大爷此时最为尴尬。

我特么好心过来协调一下,问啥都没得到反馈不说,反而被扣了顶帽子,凭啥?

“你,贾张氏,你别给我胡说八道,指桑骂槐的,小心我跟你没完!”

贾张氏怎么可能会怕这老好人呢?

要不咋说人善被人欺呢!

她直接从地上翻了起来,怼着一大爷叫嚷道:“啊呸!”

“你个人老心不老的老家伙,你要是真的是来主持公道的,你不问我,问秦淮茹干啥?”

“怎么着?你俩是有一腿,还是你早就打她的主意,这会儿上杆子给她撑腰?”

二大爷心里偷乐着,但面子上还是要维护一大爷的嘛。

毕竟,等会儿还得吃一大爷家的丰盛酒菜呢!

“唉,张大妈,你可别往咱们一大爷身上泼浑水啊。”

“一大爷的为人,咱们全院全厂都有目共睹的,可不是你能够随便污蔑的。”

“要我说啊,你就不该对你媳妇那么苛刻,秦淮茹的为人处世怎么样,这些年来,咱们谁不称赞呢。”

贾张氏见二大爷顶了出来,心中更是不屑一顾。

连自家的事都没搞好,还有脸出来找老娘的茬?

想得美呢!

不把你们都干趴下了,以后老娘还怎么管家呢?

“你也不是个好东西,你以为你刚才往秦淮茹身子上瞟那恶心目光,我没注意到?”

“咋滴?二大妈人老珠黄,你这是想休了再娶?”

“啊呸,老娘告诉你,没门儿!”

“秦淮茹生是我贾家的人,死是我贾家的鬼,没我的同意,谁都别想沾她这块臭肉!”

二大爷被贾张氏那嚣张跋扈的样给气坏了,居然敢污蔑他,心里那个气啊!

谁没看上两眼呢,凭啥就把他拉出来鞭尸?

他手指着贾张氏抖个不停,嘴里却说不出什么话来,只能不停地骂道:“泼妇,泼妇,简直就是没法沟通!”

二大妈见状,面无表情地一把拉着二大爷就要后退。

“对,二大妈,你可得看好你家刘海中,可别让他变心了,指不定将来有了新人,就把你扫地出门呢。”贾张氏“乘胜追击”道。

二大妈也不是个好相与的。

“你闭嘴吧你,不修口德,迟早会遭报应的你。”

“从今以后,你贾家的事,我家一概不管,谁愿意搭理谁去,反正休想与我家扯上瓜葛。”

说罢,二大妈拉着还气不过的二大爷就往一大爷家去。

啥?

回家?

想啥呢!

一大爷请客,不去那是不给面子,这可不成,得给一大爷撑个场子呢。

再说了,傻柱还特意弄了红烧肉呢,不吃那哪成呢!

至于三大爷,早就梭边边了。

贾张氏火力太猛,他可不想凑上去挨骂。

文人嘛,跟个泼妇无赖有什么好争吵的,又没好处,他才不干呢。

一大爷回头一瞧,好家伙,全都退远了。

他瞥眼瞧见傻柱,心中有了主意。

要说耍浑,谁还能比得上傻柱呢。

他要是犯浑起来,除了聋老太太,没人制得住。

“柱子,你来说句公道话,张大妈这样瞎胡闹可不行,太影响咱们院的团结和名声了。”

“???”

何雨柱傻眼了。

怎么又是我?

我特么都躲开了,你怎么还特意点名呢?

这就过分啦,一大爷。

您三位大爷都劝不住,凭啥让我这个愣头青往前冲?

真当我傻是不?

何雨柱眼睛转了转,说道:“一大爷,刚才我听了下,我感觉吧,咱们得向街道办举报去。”

“大伙刚才都听见了吧?”

“张大妈刚才说的都是什么话啊?”

“这都新社会了,怎么思想还那么陈旧,一点都跟不上社会的进步,完全就是活在旧社会嘛。”

“如今可没有什么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的说法,只要过得不痛快,也是可以和离的!”

“更何况,贾家大哥是人没了,这完全不阻碍秦淮茹寻找她的幸福嘛。”

“这是法律赋予她的权利,谁都没资格阻挡。”

“还敢拿旧社会的那一套来说话,张大妈这是拿前朝的剑斩今朝的官啊!”

“要我说,她这思想觉悟就不行,必须得让正负(谐音,防和谐)好好教育一下才行,否则传了出去,还以为咱们院里的人思想觉悟都出了问题呢。”

贾张氏心说你个愣头青也配跟老娘斗,看我怎么收拾你。

“啊呸!”

“傻柱,你个傻了吧唧的混小子,咋滴,你也瞧上秦淮茹啦?”

“嘿,我告诉你,你想得美,臭鞋都不给你闻的!”

“还我的思想觉悟不够,我看是你不尊重老人,不尊重妇女同志,你才应该被教育。”

“我就知道,你跟你爹一个德行,都喜欢寡妇是吧?”

“嘿,还真是一脉相承的种呢,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众人一听,得,傻柱也被贾张氏一杆子打倒了。

嘿嘿,这瓜挺甜的。

何大清当初跟着寡妇跑了。

现在,傻柱嘛,呵呵,二十多岁了也没听说找媳妇的事,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大家不知道的内幕呢?

哇,好激动哦。

快,快说!

何雨柱嗤笑一声,对于这种泼妇的话,他“浑然不在意”。

那当然是假的啦!

然而,狗咬你一口,难道你要反咬回去?

何雨柱深吸一口气,对自己默念道:不生气,不生气,都是为了取物能。

反复几遍之后,他转身面向大家。

“切,大伙都瞧见了吧?”

“我突然想到一个问题,大伙也帮我想想该怎么解决。”

何雨柱跟没听见贾张氏刚才说什么一样,自顾自地继续对着众人说着。

“请问,面对一个蛮不讲理,还胡搅蛮缠振振有词的泼妇言语挑衅时,你该怎么办?”

“讲理?”

他自顾自地摇了摇头:“对方根本不同你讲啊,她自有她的理,只要不符合她的想法,那就是你没理。”

“那该怎么办呢?”

“不搭理?”

“嗯,看起来貌似没啥问题,可你能保证可以忍气吞声后,躲的过去,而不受任何损失么?”

“有人可能要说,不讲理,揍她!”

“嘿嘿,恭喜你,你要赔大发了!”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