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围观贾家一地鸡毛
  • 我能隔空取物
  • 初秋正午
  • 2521字
  • 2021-09-25 12:01:20

怎么回事呢?

按说贾东旭在时,一个月工资三十多块,每月都能增加点积蓄。

这么多年算下来,少说也得有个七八百块吧?

再加上厂里给的抚恤金,当时她可是看着呢,其他慰问品还不算,光是钱就有三百块,各种票据也有不老少呢。

至于说之后的日子,厂里给了保证,起码在秦淮茹生产完半年之前,每个月也有基本生活补助,大概是十八块钱的样子。

咋就困难了呢?

两个孩子闹着要吃肉而已,对于刚获得厂里抚恤的贾家来说,根本算不上事。

而贾张氏是怎么做的呢?

偷偷摸摸回房拿钱,结果就拿出来一毛钱,以及二两肉票。

这特么的!

以前东旭在时,虽然每个月吃肉的次数不多,可哪次这么抠搜过啊?

是,如今大家过得都紧巴巴的。

钱还好说,但粮肉供应上急缺,加上还需要额外相应的票据,有时真是有钱都没处买。

虽然这会儿猪肉八毛六分钱一斤,一毛钱还买不到二两肉,但不少人家馋嘴了,打牙祭时都是这么干的。

好歹有点油水不是,少则少已,也没人笑话。

(懒得仔细找,只找到六八年的价格是五毛两份钱一斤,六零年不知道,但供需关系紧张,贵点也能理解,一切就当是设定好了。)

但是,那都不是理由,因为这根本不符合贾张氏之前的作风!

之前她可是大手大脚惯了,就喜欢看别人羡慕的眼光。

现在却一改常态,这说不过去啊。

难道是东旭没了,贾张氏在报复她,有意为难她不成?

还是...?

秦淮茹想到了婆婆老家来人时,他们悄悄说话时的情形....

秦淮茹没去接那钱票,反而问道:“妈,您这次送东旭回乡下安葬,花了多少钱?”

“咋滴,东旭不在了,你就开始敢质问我了?”贾张氏语气不善地说道。

“我告诉你,咱家的钱,都是我儿子挣回来的,所有的钱都跟你无关!”

“家里的钱票,无论是从前,还是现在以后,都得由我来掌管分配,你少问这些不该你管的事!”

“我怎么用,用多少,是你这当媳妇的能问的么?”

秦淮茹心下有了不好的猜测,冷着脸继续问道:“妈,你就说吧,你给东旭他舅舅那边多少钱了?”

“你也别冲我嚷嚷,东旭是您儿子,但他也是我男人,他的钱怎么就与我无关了?”

“你也知道咱家现在困难,你居然还那么大方。”

“把那些厂里送来的罐头什么的拿走,我当是为东旭的后事请人帮忙该给的。

但是咱家的钱,你要是直接都给了东旭他舅舅,我就问你,咱们以后怎么过?”

贾张氏一听,立即从塌上跳了下来。

“反了,真是反了!”

“好你个丧门星,刚克死我儿子,现在居然敢跟我翻旧账了是吧?”

“我明白着告诉你,我就是给了东旭他舅舅钱怎么了?”

“嘿,我倒要看看,你今天能翻起什么浪来?”

“大家快来看啊,我儿子刚死,这农村媳妇就开始作妖啦!”

“...”

一大爷家。

“咦,这是贾家张大妈的声音吧?”

一大妈尖着耳朵听了会儿,说道:“她这刚从乡下回来,是跟她媳妇吵起来了?”

二大妈:“嗨,贾张氏那性子,不奇怪,哪天要是不嚷嚷了,我还奇怪呢。”

三大妈:“不过,秦淮茹怎么招惹上她了,哎,回头她可不好过呢。”

一大爷见状,皱了皱眉头,再看看两个小的,心中一动。

“二大爷,三大爷,嗯,柱子,你也来,咱们去看看。”

“东旭刚走,不能让他家就这么散了,得给说和一下才行。”

二大爷当即就答应下来,这种事他一直都很活跃的。

三大爷嘛,看了看还在忙活的傻柱,心说反正还没开席,早点过去也成。

反倒是何雨柱...

“啊,我?一大爷,我这手里头还忙着呢。”

他才不想去呢,躲着贾家还来不及,去趟那趟浑水干啥呢。

关键是,他怕一大爷叫上他,又老毛病犯了,想给他下套呢。

一大爷:“没事,我看了,锅里炖的肉还要点时间,让雨水看着点,咱们快去快回。”

“呃,好吧,雨水,注意着点火候,别给焦了。”何雨柱无奈地说道。

谁叫他得多跟人交流,啥样的情况都得尝试,否则,取物能还怎么增加?

“知道啦,你快去吧,别让秦姐被欺负了。”雨水催促着说道。

嘿,这话说的。

秦淮茹关他毛事啊!

这倒霉丫头,就是不会说话。

知道的,是她和秦淮茹平时关系好,多有交流,这会儿看不过眼帮忙呢。

不知道的,还以为他跟秦淮茹有什么瓜葛呢!

一大妈要看顾着两个孩子,还得在家陪着聋老太太,自然不方便过去。

二大妈,三大妈见状,好奇心旺盛的很,也一起陪同过去。

好家伙,出了门,就见着院里的人已经出来了,一个个都躲在外面侧耳倾听呢。

你们这是有多大的好奇心,才能让你们在第一时间出现啊。

“嚯,三位大爷都出来了。”

“能不出来么,哪次哪家有事,三位大爷不出面协调呢?”

“就是,有三位大爷出面,天大的事也能给糊弄下去。”

“我看悬,就张大妈那性子,嘿嘿,秦淮茹有理都弱三分,只能干受着呢。”

“瞎说啥呢,别让人听见了,小心张大妈过来骂街。”

“嘿,她敢?我,我不跟她一般见识。”

“...”

“咚咚”

“东旭他妈,你们这是怎么啦?”一大爷敲了敲门问道。

贾张氏见来了人,立即打开房门,跟见了靠山来了一般哭诉着。

“一大爷,你们三位大爷来了正好,快来给我主持公道。”

二大爷当即上前问道:“怎么了?张大妈,你别急,慢慢说,我们三位大爷一定帮你家把事情给掰扯清楚。”

领导的公信力怎么来?

当然是从点点滴滴做起,从鸡毛蒜皮的小事上深入人心。

二大爷对此深有体悟,从来不会放过任何出头的机会。

三大爷老谋深算,没好处的事,当然不会强出头。

贾张氏跟怨妇似的,指着秦淮茹哭诉道:“我家东旭才刚走,我这儿媳妇就要翻天啦。”

“呜呜,要不是有我这宝贝孙子棒梗在,我都不想活了,跟着我儿东旭一起走了算了。”

“老天爷啊,你怎么就那么狠心,让我这老婆子去死就好,为何要把我儿东旭给带走啊?”

“...”

围观邻居见状乐了。

“嘿,瞧见没?有好戏看了。”

“贾张氏就这德性,啥都别说,先卖惨再说。”

“啧啧,瞧她耍泼卖浑的样子,指不定把人秦淮茹给欺负的什么惨样呢。”

“是啊,你们瞧,秦淮茹那被欺负还不敢吭声的可怜样,唉,真让人...,嘶,孩他妈,你干嘛啊?”

“咋滴,心疼秦家那寡妇了?心疼了你上去帮忙啊?”

“说啥呢,我这不是看不惯贾张氏欺负人么,哪有心疼。”

“哼,你少给我动什么花花肠子,她们一家子的寡妇,以后少跟她们来往,听见没?”

“这,人家多可怜,嘶,听见了,听见了,少来往,快放手,耳朵要掉了。”

“呸,瞧你刚才那眼神,一副恨不得把那寡妇给吞了的模样,真是恶心死我了。”

“我不管,今晚上要是你不把老娘伺候高兴了,我跟你说,这事儿没完!”

“嘶,不用了吧,我明儿个还得上班呢,哪有...,行,没问题,我保证!”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