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这寡妇,演技也忒好了吧
  • 我能隔空取物
  • 初秋正午
  • 2338字
  • 2021-09-22 18:54:51

“来,我倒想听听,到底是什么问题把我们何师傅给难住了?”

何雨柱眼带笑意地说道:“这个问题啊,就是,像我这么一个五好有为青年,不惹事也不找事,怎么就有姑娘故意找我麻烦呢?”

“刘岚,你说,那姑娘是不是喜欢上我了?

所以才特意用这种另类的方式,想引起我的注意?”

有人故意找他麻烦?

是不是喜欢上他了?

特意用这种另类方式,想引起他的注意?

妈耶,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咦~,我呸,何雨柱,你胡说八道什么呢!”

刘岚气急败坏地嚷道:“你,你这自我感觉未免也好过头了吧?”

“还,还说...,呸,你也太自作多情了吧!”

刘岚再是性格外向,再是大大咧咧,遇到这种情况,加上心里的确有点小心思,可不就着急上火了么。

眼见着对方面红耳赤,跺脚娇嗔的,都快急出眼泪来了。

何雨柱见好就收,笑道:“嘿嘿,其实,我突然发现,你挺不错的哩,我有点那个啥...”

关键时刻,怎么停电...

不对。

怎么每到关键时刻,总有人打扰呢?

“怎么了,怎么了?”

“刘岚,谁又招惹到你了?”

“嚯,是何师傅啊,我说,你们今早上才来过一回,这怎么又闹腾起来了?”

“来,说说,到底怎么回事?”

“团结还要不要讲了?”

老李师傅的突兀出现,让心里乱成一团的刘岚,越加紧张起来。

“没,不是,您误会了。”

刘岚有些过于着急,话都说不利索呢。

还是何雨柱怕她说错话,给接了过去。

“没什么事,李班长,我跟刘岚逗闷子呢。”

“我俩没闹矛盾,真的,就是闲着无聊,唠嗑呢。”

闲着无聊唠嗑?

你何雨柱到底有没有一句实话?

刚才说的那些,难道都是哄她玩的?

骗子,流氓!

不是好人!

刘岚越想越生气,气急败坏地将手中的抹布朝何雨柱狠狠地扔了过去。

“何雨柱,你去死吧你!我讨厌死你了!”

说完,捂着脸埋头就跑了出去。

“嘿,小何,你不是说没事么,这什么个情况?”

老李师傅一脸的严肃表情,很是为何雨柱而感到头疼。

“你看你,上午才把人刘岚给弄哭,这会儿又招惹她,你就不能安分点么?”

“还愣着干啥,还不快去给人赔礼道歉!”

“我告诉你,食堂的安定团结局面,可不能因为你们那点破事,给破坏了啊!”

何雨柱自己都傻眼了。

咋回事啊?

发生了什么吗?

刘岚是不是有毛病?

“啊?哦,李班长,是,我真没有干啥啊,刚才还好好的。”

“你这一进来,就...”

李师傅闻言不乐意了。

“嘿,你小子还把责任推到我身上了?”

“没进来前,我就听见刘岚在那冲你嚷嚷呢,你怎么说成是我的过错了呢?”

“小何,你这思想觉悟有问题啊,我得跟你好好掰扯掰扯清楚。”

妈耶,说教时间到了么?

何雨柱急忙说道:“那啥,李班长,我这就追过去问问,啊,不,是给刘岚同志赔不是啊。”

说着,他飞快地溜出厨房,可不敢听老李师傅唠叨呢。

“嘿,小何,你跑错方向了,刘岚从前门跑出去的,你往后门跑啥?”

老李师傅冲着何雨柱的背影叫喊几句,最终只能无奈地摇摇头。

这些年轻人啊,哎,莫名其妙的很!

一下午的时间,何雨柱每次想跟刘岚说话,都被她用各种方式给躲开了。

可他又不敢当着食堂众人的面,强行跟刘岚对话。

再加上午休之后,这不得准备晚上的饭菜么。

大家都有活干,他也不例外,自然空闲不下来。

一直到下班,他都没找到合适的机会,跟刘岚问个明白。

下了班,何雨柱没再从食堂带剩菜回去,他瞧不上那些东西。

直接去菜市场买了一斤肉,一点菜,和一些调料什么的,总共才花了不到两块钱,一路晃晃悠悠地走回四合院。

“嚯,柱子,你这是改善生活啊,啧啧,你真够奢侈的,这得有一斤吧?

可你这肉没买好,肥肉太少了。

下次要买,你通知三大爷我,我去帮你买,保证肥肉足够多。”

三大爷跟旧时的守门伪军一般,感觉哪天都能见着他在门口守着。

见谁进来,就想看看能不能沾点小便宜。

这不,何雨柱被碰上了。

“三大爷啊,嗨,我这不是想给雨水补补身体嘛,随便买点,我也不在意肥肉多不多。”

三大爷眼馋地说道:“啧啧,当厨师就是好,不缺嘴儿。”

“柱子,正好我屋里有瓶好酒,回头等你做好菜,三大爷陪你喝上一杯怎么样?”

拉倒吧你!

还好酒呢,就你,能有啥好酒?

不就是想混顿肉吃么!

何雨柱想了想,说道:“那可不凑巧,我最近想戒酒呢,酒喝多了伤身,回头,回头有机会再说啊。”

他急忙往里走,再不,指不定三大爷又出什么幺蛾子。

比如,上前捏捏肉,嘴里说着看看肉质如何,其实是想沾点油,回头洗洗手,还能把洗手水烧开当油汤喝呢。

这三大爷,出了名的会算计。

别人家抠门吧,是对外人抠门,算计着钱票,节省着过日子。

他呢,不仅对外,对自家人都扣,连花生米都得按个分,还说什么公平。

这也就算了,但跟伪军似的,总想从他人手里掏摸点便宜过去,这就过分了。

有好处时,嘴里说话那叫一个漂亮。

没好处,休想他动一根手指头。

何雨柱对三大爷感官不佳,但也不想因此得罪对方,影响邻里关系。

这种人,什么时候都有,免不了的。

你还真不好说啥,有时候何雨柱很想离开这破地方,可回头一想,其实这里挺锻炼人的哩。

“嘿,这傻柱,不就是买了点肉么,瞧那副得意的劲儿,赶明儿个我也去买,嗯,买二两回来。”

“他爸,你这个月的生活开支都计算好了没,有多余的钱买肉?”

“你懂什么,不就是肉么?嗯,回头我寻摸着从哪节省点出来,怎么着也得买个二,不,三四两大肥肉回来,补一补油水。”

“嚯,那好啊,我等着啊。”

“...”

何雨柱一进中院,就见到秦淮茹蹲在水池边洗衣服。

他看都不敢多看一眼,生怕被对方给缠上。

“柱子,你下班啦。”秦淮茹故作一副强颜欢笑的模样说道。

“哎,下班了,秦姐你忙,我回屋做饭了啊。”

“柱子。”

本想赶紧回屋,却被秦淮茹叫住,何雨柱心里那个忐忑啊,就别提了。

“唉,秦姐,您有事?”

秦淮茹故作无意地扫了眼何雨柱手里的肉,说道:“柱子,我还没感谢你前些天的帮忙呢,要不是有你帮忙,我...”

何雨柱见状,不由地倒吸了口冷气。

嘶,这寡妇,演技也忒好了吧!

眼泪咋就说来就来呢。

还有,什么叫要不是有我帮忙?

敢情没其他人什么事吗?

何雨柱:“...”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