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吵架吵出来的那啥

  • 我能隔空取物
  • 初秋正午
  • 2356字
  • 2021-09-20 19:22:03

“傻柱,你今天吃错药啦?平时不是抄着手看你徒弟他们干活吗?”

刘岚阴声怪气地说道:“怎么着,对他们的活看不下去,打算自己干?”

另外三个主厨全都抱着茶缸,笑眯眯地在一旁看戏。

叫你破坏规矩,看你怎么收场?

本来嘛,大家都是主厨,责任就是负责炒好菜完事。

别的一些个杂活,不给帮厨干,谁有那能耐都干完呢。

再说了,你都干完了,难道打算让别人失业不成?

虽然傻柱以前不是这样,但这个头不能开,否则以后不好带徒弟。

都说多年的媳妇熬成婆!

好不容易熬出头了。

他们可不想有一天,就因为傻柱破坏规矩的缘故,还要回到当学徒工时的日子去。

别的组帮厨明显看戏,就是同组的帮厨脸色也有些难看。

不用想都知道他们被刘岚的话给带进去了。

何雨柱瞥了眼刘岚,自然也发现了厨房里有些不对劲。

他的确是个宅,但心里亮堂的很。

哪怕因为宅出的毛病,经常说错话,做错事,但事后总会第一时间反应过来。

故而他也能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

只是,不管刘岚是好意,还是别有用心,反正他心里不爽。

“刘山风,有你什么事?用你在哪挑拨离间,四处扇风?”

“马华才刚来,工作还不熟练,我不帮衬着,难道非得让他忙中出错,伤了自个儿你才满意?”

刘岚此时还尚未被李副厂长给收入囊中,甚至李副厂长还没来呢,自然没有什么靠山。

但因为她性格泼辣,为人又善交际,以前总是跟傻柱言语发生冲突。

所以,今儿个不知怎么地,就想撩拨下傻柱。

可没想到傻柱居然给她起外号。

刘山风,这不就是把岚字给拆开念么?

照这么传出去,别人会怎么想?

哦,刘岚啊,刘山风嘛,就喜欢煽风点火,传别人的八卦,不是个好人呢。

啧啧,哪个大姑娘愿意被人传坏话呢?

刘岚气呼呼地骂道:“好你个傻柱,我要去厂里告你,你居然给我起外号,你不是个好人!”

“你才不是好人,你全家都不是好人!”何雨柱随口回应道。

刘岚闻言,一把扔下手中的白菜,气呼呼地站起来。

“傻柱,你跟我说清楚,你凭什么污蔑我,还污蔑我全家?”

“我告诉你,你要不讲清楚,我跟你没完!”

何雨柱手下没停,嗤笑道:“真特么好笑。”

“你刘山风算哪个牌面的?”

“只准你叫别人外号,说别人不是好人,轮到你头上就跳脚啦?”

“咋滴,老话说:只准州官放火,不准百姓点灯。”

“到了你这儿,来,你跟我说说,你算哪门子的官啊?”

刘岚急了,她虽然嘴巴不饶人,但也不是不讲理的人。

傻柱这么一说,她貌似没站住理这个字啊。

“你...”

“厂里谁不知道你傻柱的大名,都叫这么多年了,凭啥今天因为我叫了你一句,你就冲我发火?”

“你就是瞧不起我,瞧不起女同志。”

“你,呜呜呜,你欺负人!”

嘶,得,把人给说哭了呢。

何雨柱正不知所措之际,带班班长老李师傅出场了。

“干嘛呢,干嘛呢?”

“我就没在一会儿,你们就给我惹事是吧?”

“刘岚,你别哭了,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食堂出什么大事了呢!”

“小何,你怎么回事?”

“你跟一个女同志有什么好计较的?”

“快,给人道个歉,大家都相互包容一下,别让人看我们食堂的笑话。”

何雨柱可不是傻柱,他可不会犯倔驴脾气,自然是顺着梯子往下爬。

“哎,李班长,我都听您的。”

“咳咳,那个,刘岚啊,我这人你也知道,心直口快。”

“要是刚才有什么说的不对的地方,还请你大人有大量,多多包涵。”

“那什么,我跟你道歉了还不行吗?”

“对不住了,刘岚同志,我何雨柱从今以后,再也不犯了。”

老李师傅见状,诧异地看了眼傻柱。

他没想到傻柱今天居然这么给面子,但他也没多想,赶紧结束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才好呢。

“好了,刘岚,小何都给你道歉了,你也别放在心上。”

“那个,在这里,我得多说一句哈。”

“咱们小何同志呢,什么样的人,大家心里都有数。”

“这叫人外号,嗯,不太好,尤其是有侮辱性的外号,那就更不可取。”

“所以呢,从今往后,都管管自己的口舌,要不就称某某同志,要不就称某某师傅,实在不成,你叫全名也没问题,对吧?”

老李师傅资格老,又是带班班长,说出来的话没毛病,大家自然纷纷赞同。

“对对,李师傅说的对,我们以和为贵,别让外人笑话咱们。”

“是,李师傅说的有理,以同志称呼最好。”

“没错,同志,师傅都好,说出去也好听。”

“...”

刘岚当时只是一时气不过,被众人一说,加上傻柱也道歉了,她自然不会不给大家面子。

“何师傅,我也有不对的地方,请你原谅。”

何雨柱有点不太习惯地摆摆手说道:“哎,没事,没事。”

“哎,这就对了嘛,好了,继续忙吧。”老李师傅松了口气,安排众人继续忙活。

何雨柱有些不太好意思,继续忙活手中的活,可心神却不由自主地往刘岚处飘。

起初并没有过多关注厨房的人,刚才虽然一时气愤,说了点不恰当的话,可后来...

他发现其实刘岚底子不错,要是稍微再打扮一下,貌似蛮不错的呢。

话说,记忆中,刘岚是接她父亲的班进的轧钢厂。

她家老爷子身体不好,退休的早,家里又有好几个孩子,她是老大。

全家就靠着她一个月二十多块钱的工资,生活有点紧巴巴的。

当家做主的人嘛,为人处事上强势一些,也能理解。

要是...,或许可以吧?

越是往那方面想,何雨柱的眼光就越控制不住偷瞄刘岚。

因为次数太多,加上被人注视的关系,总会引起对方的察觉。

故而,刘岚发现傻柱今天有些不对劲呢。

不说之前跟她对上,这在以前也常见。

但之后,傻柱先是道歉,后来嘛...

这家伙偷偷看她,怎么感觉他有些害羞的样子呢?

咦,貌似脸都红了。

肿么肥事?

难不成...

不会吧?

刘岚不敢多想,只能强忍着那道炙热的目光时不时落在身上,埋下头慌里慌张地忙活着。

她虽然许配过人家,但还没过门呢,男人就意外没了。

搞得有人暗地里说她克夫,还叫她寡妇。

这会儿突然遇上男人那种有特殊含义的目光,心里头就有点打鼓呢。

话说这边,何雨柱被发现后,也不敢再继续看。

或许因为何雨柱加入准备工作,小组的帮厨自然不敢怠慢,进度快了不少。

忙活大半天后,也准备的七七八八,只等主食煮好,再炒菜就好。

正当何雨柱放下手里的菜刀,拿起茶缸喝水的功夫,马华的一句话让他破防了。

“师傅,您...”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