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新工作新气象

  • 我能隔空取物
  • 初秋正午
  • 2366字
  • 2021-09-20 11:50:27

一夜无语。

或许是因为生物钟的关系,又或者心里有事,何雨柱发现他居然醒的比较早。

虽然没有表和钟,但院里尚且没啥动静,想来也知道这时间段有多早。

简单洗漱之后,何雨柱趁着时间足够用,便将泡了一夜的衣物等给清洗出来。

嗯,虽然洗的不是很干净,但对于一个宅来说,只要看起来不邋遢也过得去。

收拾妥当之后,院里的人也都已经纷纷起床忙活起来。

何雨柱见状,也懒得在家准备早餐。

出了院门,他在外面摊点上买了点菜包子回家,就着之前烧好的凉白开和咸菜对付一顿。

“咦,哥,今儿个你怎么起这么早?”

“嚯,还有包子吃啊,你发财啦,这么奢侈?”

雨水说着就要上前捡包子吃,被何雨柱一巴掌给拍开。

“你这死丫头,不知道去洗漱完了再吃么?”

“又没人跟你抢,着什么急呢?”

雨水哼了一声,满脸的不乐意。

“哼,去就去,你别给我吃光了啊。”

切。

就几个包子而已,说的我很馋似的。

谁家厨子饿着肚子过呢。

何雨柱满不在乎地吃完嘴里的包子,喝了一大口凉白开,缓缓神。

无法确定时间,起床早晚都不好,看来手表的问题得抓紧解决才行啊。

然而,何雨柱估算了下现有的钱票,不得不摇头叹息。

至少短时间内,别想手表的事,没可能的。

倒不是买不起,主要是优先顺序不对。

吃的问题,对他来说不算什么,再不济还能让本体那边支援下。

只是,很多事情不是拍脑袋就能干的。

像是什么钱票可以通过网上购买之类的,何雨柱想都没想直接就给否决了。

不说本体那边本就困难,只说来源问题就说不清楚。

甭管有人没人注意上,他心虚啊,没那胆。

反正在这边吃喝用度,只要不太夸张,根本不用愁。

唯一问题就是,如何获取取物能,然后找到适合的物件或者别的什么,改善本体窘迫的状况才是急需之事。

心中仍然没有头绪的何雨柱,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哇,好久没吃包子了,好怀念呢。”

雨水莽莽撞撞地闯了进来,一把抓起桌上的包子就往嘴里塞,一脸的满足感。

“嗯嗯,好吃。”

“对了,哥,你昨天答应过我的东西呢,还有我的伙食费呢?”

何雨柱无奈地叹了口气,这养妹妹,跟养闺女似的,不能亏待啊。

“喏,你自己看着办吧。”

雨水飞快地从何雨柱手中抢过钱和糖,一脸兴奋地说道:“哇,哥,你不过啦?”

“今天怎么这么大方,居然给我这么多钱?”

呵,不就一块钱么?

用得着这么高兴嘛?

何雨柱没好气地说道:“这是你这几天的伙食费,自己省着点花,别又拿去送人,知道吗?”

“嗯嗯,我没那么傻,送人?”

雨水一脸傲娇地说道:“我都不够花呢,怎么可能送人嘛。”

“行了,你自己吃完早餐,赶紧去上学,记得关门啊,我上班了。”

何雨柱说完,啥也不带,就这么背着手往外走。

“呦,傻,呃,柱子,上班啊,这么早。”

“是啊,三大爷,您也早。”

三大妈望着傻柱远去的背影,跟三大爷嘀咕着:“他爸,我怎么感觉傻柱今天有点不一样呢?”

“嘿,昨儿个别人柱子都说了,不能叫他傻柱,小心他跟你翻脸。”

三大爷眨了眨眼,摸着下巴说道:“也是啊,反正说不出那里不一样,就是感觉跟平时不同。”

“嗨,甭想了,你还是赶紧吃完饭去学校,别迟了。”

“对,快去把几个孩子都叫起来,谁起来迟了就没饭吃。”

......

“师傅,您今天真早啊。”

“你小子,我来早点怎么了?”

“没,没怎么,就是有点奇怪。”

“废什么话,忙你的吧。”

何雨柱此时尚且不是班长,可没权利坐在那看别人干活,自己偷懒。

“师傅,您的茶。”

“嗯。”

何雨柱接过马华递过来的茶缸,抿了一口,准备到点就开工。

作为食堂的主厨之一,手底下还是带着几名帮厨,马华正是刚来没多久的学徒工。

因为没有转正的关系,只能拿十几块的工资。

就这么点钱,他要养活一家老小,日子过得不咋滴,迫切希望能学点本事,早日转正。

马华呢,是傻柱转主厨后,自己挑的徒弟,也就这么一个,其他的不算。

那什么胖子,何雨柱也不知道长什么样,不过现在还没出现。

原本傻柱的打算是,先让马华当学徒几年,等认可基本功之后,再教他做菜。

这是老一辈传下来的规矩。

教会徒弟,饿死师傅。

不帮师傅白干几年活,凭啥教你本事呢?

然而,何雨柱就不同了。

虽然也会让马华锻炼基本功,比如切菜的刀工什么的,至少得看得过眼才行。

等他学的差不多,便可以一步步教马华手艺。

咋说马华的本性不错,至少余超看过的同人文里,都对他印象极好。

既然如此,适当放宽点要求,那也合情合理嘛。

他可没有那种古板思想,就算是当年还在工厂上班时,面对学徒都是有什么教什么,从不会留一手。

至于会不会被徒弟给顶岗,何雨柱根本不在意。

没多久,带班班长给安排了中午的菜,自然分配给每个主厨。

何雨柱也没多说什么,直接领着马华和其他几个帮厨开始忙活起来。

“马华,你看好了,这刀工说起来,很简单。”

“怎么下刀,该切多少,都是一目了然的事情。”

“但是,要切得快,切得好,这就需要长时间的练习,这是急不来的事。”

“我先用慢动作,你看清楚,然后再加快速度,你再看,哪里不懂你问我,以后就得自己练习了。”

“是,师傅,徒儿一定好好学。”

就这样,一个教,一个学。

没多久,何雨柱见马华没什么问题,便让他到一旁练习着。

至于他嘛,总不能光看着呗。

当然继续准备了。

有人说,主厨嘛,负责炒菜就好,其他的准备工作自然有帮厨负责。

你自己非得上杆子去做不属于你的工作,有什么好处呢。

对于何雨柱来说,好处什么的他不在意。

咳咳,厨艺同步率还没到百分之百,当然多练习没错嘛。

难不成让本体那边练习?

少来啦。

单身汉一顿饭最多一菜一汤,能有多少练习机会呢?

为了尽快掌握技能,何雨柱当然是当仁不让,从头到尾都参与进去。

咳咳,当然了。

洗菜摘菜这类的活,也没必要一个大师傅亲自动手不是。

要不,那些杂工组的就有意见了。

你啥都干,是嫌弃我们干得不好?

还是觉得厨房人多,想跟领导申请裁掉点编制呢?

而何雨柱带着他小组的人干活,那就不同了。

没见着,其他几个主厨的小组成员,都一脸羡慕地望着何雨柱这边么。

而那些大师傅,则看笑话似的看着他。

可惜,何雨柱根本没注意到这些,全身心沉浸于厨艺练习之中。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