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忽悠一大爷成功
  • 我能隔空取物
  • 初秋正午
  • 2219字
  • 2021-09-19 19:05:05

“那依着您的意思,咱们四合院这么多人,该怎么帮衬贾家呢?”

四合院?

这么多人?

何雨柱有意无意间,点出这两个重点来,是有意还是无意呢?

要是无意间说的,那还好办。

可要是有意点出来,这,

傻柱以前那副一根筋的样子,是不是故意装出来的?

这,是不是有点太可怕啦。

一大爷将这些怀疑暂且放下,又在脑子里转了转傻柱的话该怎么回答,却发现有点不好开口。

咋说呢?

无论他给出什么样的答案,结果是啥?

就算傻柱赞成,但是呢,光他赞成没用啊,肯定要开全院大会讨论嘛。

如此一来,就会给院里其他困难户增添困扰,甚至是怨恨。

救助吧,他们都困难,拿什么出来?

不救助吧,开会的意义在哪呢?

再者,一碗水得端平啊。

凭啥要特意为贾家召开大会救助呢?

不能帮这家,不帮那家,是不是?

否则,好事做了,回头还会落下埋怨。

这就不是一大爷的初衷了。

可,要是让傻柱单独出面帮衬吧。

这,他刚才还在说要为成家做准备呢。

又要装修屋子,又要买自行车,还要找对象,哪样不要钱呢?

就傻柱那点存款,根本不够用,哪有多余的救助秦淮茹家呢?

再说,之前雨水还送了点粗粮过去,难道就不算帮衬么?

要是为了那点粮食,他又何必亲自过来谈呢?

贾家自个儿都够吃,实在不行,他每月支援点,也不算什么事。

麻烦了啊。

一大爷考虑再三,最后说道:“我只是说说,没有别的意思。”

“我吧,之前也看见雨水那丫头给贾家送东西过去,你做的很好。”

“只是,秦淮茹如今怀了身子,要是能给补充点营养,也是一份善心。”

“这不,我想着你不是在食堂当主厨么?”

“要是食堂有剩下的菜,你是不是,啊,给她送些过去,也算尽一份心意。”

何雨柱闻言,笑了起来。

“一大爷,我这人说话直,您也是知道的。”

“那我就有什么说什么了哈。”

一大爷点点头,示意他继续往下说。

“一大爷,没错,我是在食堂任主厨,可食堂不是我一个人说了算啊。

不说平级的主厨还有好几位,就说上面还有班长,食堂主任管着呢。”

“是,我平时是有带剩菜回来,这我承认。”

“可那些剩菜,全都是大伙吃剩下的,倒了也可惜,本着节约的原则出发,上面也默认我们给带回来。”

“但是,你要说这剩菜营养好,这...

呵呵,您也是吃过食堂的饭菜,您觉得比咱们自家的,营养高到哪儿去?”

“至于领导用餐,那个,现在可不是我负责,自然也轮不到我来收拾,更别提带回来了。”

“当然,即便真有那么一天,轮到我带那些剩菜,我还是得说上一句,不合适。”

“院里困难的人家不在一家两家,如今全国什么情形,您也是知道的。”

“古话说:不患寡,而患不均。”

“我无论给谁带,都讨不了好,始终会得罪另外一部分人。”

“更何况,营养嘛,这年头谁还不缺呢,您说是吧。”

何雨柱笑嘻嘻地要跟一大爷碰个杯,抿了口酒后,继续往下说。

“秦淮茹那婆婆的为人如何,您又不是不知道,我这大龄单身青年,上杆子照顾他们,您说我的名声还能有个好?”

“我这还等着找媳妇儿呢,总不能跟寡妇扯到一块儿吧?”

“这要是传出去,呵呵,谁家姑娘还愿意嫁给我啊!”

一大爷等何雨柱说完,他叹了口气,一口闷掉杯中酒,不知如何劝说为好。

再坚持劝说,这就有点不上道,摆明了欺负人嘛!

何雨柱见状,给他倒上一杯酒,劝说起来。

“一大爷,您的心思,我想可能全院都知道。”

“您不就是为将来在做打算嘛,按我说,您的路走歪了。”

???

怎么提到这个了呢?

话说,全院都知道啥?

一大爷沉吟片刻,问道:“柱子,你这话怎么说,我有点搞不太懂啊。”

何雨柱笑道:“一大爷,您和一大妈不就是心忧养老问题嘛。”

“我想着,您是不是把棒梗那小子,是吧?”

“照我的想法啊,这不靠谱,真的。”

“我倒有个主意,不知道您愿不愿意听呢?”

虽然他没说透,但一大爷还是心里透亮的。

对于这个问题,早就急坏了他们老两口了。

原本他是很看好傻柱的,可现在嘛,先听听傻柱怎么说吧。

“来,柱子,你给一大爷我说说,我洗耳恭听。”

何雨柱:“一大爷,您现在年纪也不算大,身体也没啥问题,怎么就没想着从孤儿院,或者困难人家那边领养一个呢?”

“您看啊,只要您有这个想法,不管是跟街道办那边打听,还是其他人打听,总能找到适合的人家不是。”

“就如今这困难时期,多少人家因为人口多,吃不饱饭。”

“要是您,啊,肯与对方谈妥,有街道办做担保,这种事难道还不好办么?”

“反正孩子小,又不懂事,您亲自养大,这还不行吗?”

“俗话说:生恩不如养恩大。”

“您觉得这事儿,靠谱不?”

一大爷听了何雨柱的话,心里也在琢磨。

是啊,他如今才五十多点,自信再活个一二十年没啥问题。

到时候孩子大了,不就刚好么。

从小养到大,由他亲自教导,难道还怕孩子将来长大不孝顺吗?

越想越觉得是这么回事。

以前可能觉得不好意思,现在嘛,突然感觉这个主意棒极了!

一大爷完全冷静不下来,着急忙慌地想回去跟一大妈商量。

“柱子,时间也不早了,今天就先到这里吧。”

“那个,刚才说的事,我回去跟你一大妈商量下,你可别给我露出去啊。”

何雨柱拍着胸脯保证道:“您放心,我保管不会说出去,就等着您亲自去挑选呢。”

“嗨,你小子,行吧,走了,酒剩下全给你。”

一大爷说完,抽身就走,看那行走如风的姿态,就知道他心急如焚呢。

何雨柱一边收拾桌子,一边在心里想到。

如果一大爷有了养老的养子,他还会跟剧情中一样,继续全力帮衬秦寡妇一家么?

何雨柱扪心自问一番。

如果换了是他自己,可能偶尔会出手帮衬一下。

但是要让他掏钱掏粮,还费心费力帮忙,呵呵,不可能地。

家里有条件,干嘛不给自己的人呢?

谁还没个亲疏远近来着?

有些东西,给自己人心甘情愿,再多都无所谓。

可是给别人,

想啥呢?

就问你,凭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