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秦寡妇的救助问题还是来了
  • 我能隔空取物
  • 初秋正午
  • 2246字
  • 2021-09-19 13:10:30

何雨柱有了初步构思后,开始了人生第一次表演。

“一大爷啊,要说这人吧,真是...”

“啧啧,生死不由人啊!”

“来,喝一个。”

一大爷陪着喝了一口,一边剥着花生,一边点头。

“嗯,那柱子你悟出什么道理来了?”

他也不着急,反正就当闲聊呗。

何雨柱绞尽脑汁琢磨着用词,借着吃花生的功夫给组织了一下思绪。

“嗨,我这人,您也不是不知道,文化程度低,能想出什么道理。”

“我吧,就是觉得生活不应该这么过。”

“您说,我这都二十六岁了,换别人孩子都可以打酱油呢。雨水呢,我也把她拉扯这么大。”

“眼见着明年就毕业,能不能考上大学,那得看她。”

“只不过呢,我如今也是九级工的待遇,每个月工资31块,再加上偶尔出去帮厨什么的,条件不算差吧?”

“我想,我也该到了需要成家的时候,不能就这么单着过吧。”

一大爷闻言,恍然大悟。

合着柱子这是被贾东旭的死给吓着了。

生怕要是有个万一,连个继承香火的都没有。

所以呢,他开始不那么咋呼,想改变一下,给将来可能的对象一个好印象啊!

只是吧...

一大爷脑子里转了几圈,笑道:“好,柱子你长大啦,也的确该考虑个人问题。”

“嗯,回头我跟厂里那边琢磨下,给你介绍个对象?”

“别,可别,这事儿我自己来就成。”何雨柱急忙拦住。

他早就从很多书里见过,说是一大爷介绍的对象,反正没法看。

叫什么名来着,姓刘,一女的,挺胖的。

这可不是他的爱好。

承受不起啊!

这种事儿嘛,眼下这种困难时期,难道还不能找个条件差,但底子好的吗?

也许在本体那边,身家和相貌问题是单身的主要原因。

但在这边嘛,一是看家庭成分。

他家据说三代贫农,成分没得挑,上佳呢。

二嘛,看工作和工资。

他工人身份,工资也不少,加上家里人少,就更吃香啦。

三嘛,看作风之类的。

傻柱以前虽然咋呼,但人善心好,还有本事,随便打听一下,都没问题。

至少现在还没跟秦寡妇有什么瓜葛呢,这时候不抓紧,还等什么时候呢。

“一大爷,我寻思着再攒点钱,好好把屋里捯饬一下,顺便看看能不能找机会弄张自行车票。”

“嘿嘿,到时候有了自行车,这,咳咳,不是更容易嘛。”

一大爷朝他比划了个大拇指,点头说道:“好,柱子你有计划就好。”

为了那点子想法,一大爷决定支持一下。

“自行车票不用去外面弄,容易出事,这个交给我来办。”

“你放心,柱子,我保管给你弄张自行车票,绝对不耽误你找对象。”

“哎呦,那我可就多谢您了,一大爷。”何雨柱闻言,急忙感谢道。

这可解决了他的难题呢。

自行车票哪怕去黑市买,不得大几十块啊。

瞧,这不就解决了么。

又省了一笔。

至于人情嘛,

嗨,虱子多了不慌,债多了不愁。

早晚有还上的时候呢。

一大爷摆摆手,这事儿对他来说不难。

本身他手里头就有一个奖励名额,跟厂长提一嘴的事,提前给,应该不难。

只是吧,他想到了今天来的第二个目的。

“咳咳,柱子,你的事呢,我都放在心上呢。”

“另外啊,我想跟你聊聊另外一件事。”

何雨柱知道他要说什么,便示意他尽管说。

“一大爷,您有事早说啊,来,再喝一个。”

一大爷喝下杯中酒后,一边倒酒,一边说着。

“柱子,你也看到了,贾东旭这一去,贾家的日子就困难啦。”

“咱们作为同一个院里的邻居,又有多年的交情,你说,是不是该帮衬一下呢?”

何雨柱想了想,问道:“一大爷,您不说这事儿,我还没想起来问。”

一大爷:“嗯??什么事,你说。”

何雨柱:“这贾哥是因为机器事故没了的,这属于工亡吧?

厂里头,这政策方面难道就没有什么表示?”

一大爷迟疑了片刻,说道:“厂里嘛,自然有厂里的规定,肯定不会放任贾家不管。”

“工会那边说了,等秦淮茹产下孩子,休养半年后,可以去厂里接贾东旭的班。”

一大爷避重就轻地说着,又把话题给圆了回去。

“但是吧,那是厂里的关怀,我们作为四合院的一员,是不是也该帮衬下呢?”

尼玛!

还是躲不过啊!

何雨柱心说,不止这个吧,听说貌似还有抚恤金呢?

还有秦淮茹生产阶段,厂里给的补助呢?

这些咋不提呢?

一大爷这人吧,热心肠,见谁日子过不下去了,总是会及时帮衬一把。

虽然他身为八级钳工,能被后世戏称可以手搓航母的牛人,工资就有98块。

这是什么样的标准?

嗯,这么说吧,按照当时的人均生活最低标准来说,一个人每月八块钱就能生活下去。

(非五年后五块的标准,具体多少没查到,凑合着用吧。)

大部分人呢,家庭人均收入也就在这个标准左右的样子。

当然,除了少数人,就说普通工人家庭,在这个时候可算是生活有保障的家庭。

这样的家庭,人均收入顶多不超过十块钱,就算是多,也多不到哪去。

而一大爷呢,家里就两口人,算下来,这生活标准有多高,可想而知吧。

按说这样的身份和工资,在这个时代那是首屈一指的富人,谁听说了不得羡慕嫉妒恨呢。

然而,他家的日子过得也不咋滴。

起码表面上是如此。

一来嘛,一大妈身体不好,要吃药,又没工作,家里开支全靠一大爷的工资支撑,自然就得消耗一部分工资。

另外呢,一大爷可能考虑的比较远,并没有大吃大喝之类的,招人怨怼,反而很节俭,顶多是不饿肚子。

二一个嘛,一大爷为人善良,或许有那么点小心思在里面,可帮衬困难人家,那可是实打实的。

虽然东西可能不多,但让别人度过困难日子,至少能够看到活下去的希望,这恩情比天大。

在这一片儿区域,没人会说一大爷的不是。

再者,这四合院的老祖宗,也就是年龄最大,辈分最高,孤寡烈属聋老太太,可是一大爷家照顾着呢。

平时的吃喝,没什么特殊情况,都是由一大妈操持照顾。

就凭这些作为,一大爷说话,好使得很!

然而,余超的到来,就有点不一样了。

何雨柱挑了下眉头,没有提抚恤金和补助的事,反而问道:“那依您的意思,咱们四合院这么多人,该怎么帮衬贾家呢?”

这个问题一出,当即把一大爷难住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