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取物能没奖励不说,还被倒扣了?
  • 我能隔空取物
  • 初秋正午
  • 2250字
  • 2021-09-18 19:24:53

一大爷见状,及时出来和稀泥。

“许大茂,傻柱,你们都给我安静点。”

“我刚才听了一下,不就是你们两人见面为了点鸡毛蒜皮的小事,又掐起来么。”

“为了这么点破事,你们非得闹的大晚上,满四合院都不清静是不?”

“行了,以后你俩少吵吵,别影响我们院今年的精神文明评比。”

二大爷心说:不能让一大爷一个人把话说完啊,那还有他这个二大爷什么事。

“对,因为傻柱和许大茂闹腾,严重影响了大家的作息生活。”

“正好大家都在,我看,为了惩戒这种不文明的恶习作风,建议罚许大茂和傻柱两人分别打扫三个院子半个月。”

“三大爷,你说呢?”

三大爷一听这事好啊,有人打扫卫生,省了力气,早上就能少吃一口稀粥呢。

“我看行,就这么定吧。”

“一大爷,大家伙,你们说怎么样?”

其他人自然叫好。

许大茂一听,当然不同意了。

合着他喊冤半天,结果还要被罚,哪有这个道理啊。

“不行!”

“我不同意。”

许大茂诧异地看了眼面无表情的傻柱,心说这家伙不知是犯了什么毛病,这几天都怪怪的。

他跳着脚嚷道:“不公平!”

“明明是傻柱闹出来的事,都要把我给杀死了,结果还要罚我。”

“你们两个大爷办的这叫什么事啊!”

“不行,说什么都不行。”

一大爷这时也感觉傻柱有点不对劲,问道:“傻柱,你又凭什么不同意?”

“我凭什么要同意?”

何雨柱嘴角微翘,一副目中无人的姿态说道:“我被许大茂偷袭,我是本着正当防卫的思想,坚决与坏分子作斗争。”

“咋的,就凭这,你们敢罚我?”

“今儿个天晚了,明儿个一大早,我就去厂里,去街道办说理去!”

许大茂心说,好你个傻柱,到了这时候居然还敢闹讲理。

这...

许大茂扪心自问,这事儿吧,当时也没人看见。

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

即便闹到执法队,顶多就是双方各打五十大板,教育一番了事。

既然如此,当然不能继续闹下去了。

瞎折腾还没好结果的事,他许大茂才不会干呢。

他指着傻柱恶狠狠地说道:“傻柱,你,哼,今儿个我就放你一马。”

“再有下次,不,下次等有机会,看我怎么收拾你。”

他又看了看三个大爷,愤愤不平地说道:“散了,散了,今天这个教训我记住了。”

“但是,想要罚我,哼,我告诉你们,门都没有!”

说完,他谁也不理,气呼呼地跑回家生闷气。

何雨柱见状,朝众人说道:“今儿个大家都在,我跟你们事先提个醒。”

“以前就算了,从今天,现在此刻起,以后谁都不准再叫我傻柱!”

“给面子的,叫声何师傅,不给面子,叫何雨柱,柱子都行。”

“但是,要是谁再叫我傻柱,可别怪我给你们也取个外号。”

说完,他也不理众人,又回到水池继续洗衣服。

二大爷急了,但他也不敢直接跟傻柱“讲理”。

毕竟傻柱这家伙一根筋,犯起浑来,谁的面子都不给。

又不是什么原则问题的大事,真被当众顶了面子,以后还怎么领导院里的人嘛。

“一大爷,您瞧,这事儿搞得,好像我们出来主持公道,还做错了一样。”

一大爷眯了眯眼,看了看洗衣服的傻柱后,说道:“嗯,傻,咳咳,柱子说的对。”

“这外号叫起来的确不太合适,不够尊重人。”

“平日里喊喊也就罢了,既然当事人提出来了,那我们就得改正。”

“我看啊,大家伙回去都跟家里人说说,别叫人外号,那太不礼貌了。”

“三大爷,您看呢?”

三大爷站在一旁不吭声,直到这时才说道:“一大爷说的有理。”

“尊重是相互的,乱叫别人的外号,的确有些不尊重人,大家都注意着点。”

一大爷:“那行,没事的话,都散了吧。”

......

雨水见哥哥没有吃亏,自然不会多事,一溜烟就窜回屋里,继续做作业。

一大爷见人都散了,傻柱还在洗衣服,也知道此时不好跟他说什么,便决定等会儿再聊。

何雨柱继续搓揉了番后,便不再清洗,准备泡上一晚,明儿个早起给清洗出来。

将盆子端进屋,他摸了摸肚子,准备弄点吃食。

然而,看了看厨房那块,心都凉了。

除了咸菜,啥都么有。

也对,这都几天没在家开伙了,能有才怪呢。

不,就算有,估摸着也被雨水那丫头给拿过去了吧。

想到这里,他跟本体发了道念头过去,很快得到回复。

技能一出,背包中便出现一块面包。

得,将就着吃吧。

本体那边正缺钱呢,这会儿能有面包吃,那已经很奢侈哩。

突然,他想起了什么。

‘系统,我要进行结算。’

没错,之前发生的事,他早有算计,想看看通过跟许大茂的互动,系统会如何评算。

投影随着念头发出,立即出现在眼前。

【你通过暴力方式解决心中怨恨问题,不值得提倡,且涉嫌违法,惩罚取物能-5。】

【你冷静应对众人的非议,给自己正名,虽然过程有点不太友好,但可以理解,奖励取物能+2。】

尼玛!

合着到最后,取物能没奖励不说,还被倒扣了?

得,弄了半天,取物能直接归零。

白扯!

何雨柱不甘心的同时,心中对于系统又有了进一步的认识。

看来,系统是真准备调教他呢。

要不然,也不会出现扣取物能的情况。

这样一来,那些个怼人的方式可能就不能用了。

甚至其他同人文中的方法,想来也用不成。

话说,难懂非得憋屈才能有奖励不成?

余超感觉应该不是这样的。

毕竟,他从没见过那本书里,主角是靠着憋屈才翻身的呢。

那不是苟,会被读者老爷寄刀片的啊!

“咚咚”

“柱子,没睡吧?”

得,看来今儿个是逃不脱啦。

何雨柱苦着脸上前给一大爷开门。

“呦,一大爷,这都几点啦,您是有什么事吗?”

一大爷拿着一瓶酒,径直走了进来。

“嗨,这不,我瞧着你有点不对劲,想着来跟你谈谈心嘛。”

“来,柱子,坐下说,咱们爷俩喝上一杯,随便聊聊。”

“你跟我说说,你这最近是怎么回事,怎么感觉变了不少呢?”

何雨柱不是傻柱,他可不喜欢喝酒。

只是吧,不能改变太快不是。

他也只好去柜子里翻出点花生来下酒。

总不能干喝一大爷的酒,啥下酒菜都没吧。

何雨柱又找了两个杯子放在桌上,亲自给一大爷倒起酒来。

必须得想个辙,打消一大爷的念头才行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