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不寻常的一夜
  • 我能隔空取物
  • 初秋正午
  • 2156字
  • 2021-09-11 18:59:51

余超离开后好一会儿,众人这才敢上前查看泰格三人的情况。

“李老哥,你们没事吧?”

“莱恩,老爷说给了你们好处,到底是什么好处?”

“我知道,肯定是传说中的仙人抚我顶,结发受长生。

是不是老爷赏赐你们仙术了?

还是长生?”

“滚蛋!老爷都说了,从那个血族那里得到的好处,肯定是...,呃,是啥啊,恩格斯?”

“...”

好一会儿功夫后,泰格大叔率先清醒过来。

他做了个安静的手势,说道:“问什么问,都没事做了是不是?”

“你们当这是在自己家呢?”

“还有没有点规矩了?”

“行了,该干嘛干嘛去,祸从口出的道理还要我来教你们不成?”

好歹也是老爷的亲戚,一些个外人自然不敢多说什么。

以前仗着有点子交情,还能随意谈笑几句。

现在嘛,还得在别人手下干活,都被教训了,谁还能不知好歹呢。

等外人走后,留下荷花大婶和诺斯莉时,泰格大叔说实话了。

“我脑子里好像多了许多的知识,就跟梦里见那个菲尔德学习过一样,很是神奇。”

莱恩也说道:“我跟父亲差不多,只不过我得到的是酿酒的本事,就他们说的那个猩红葡萄酒,我好像知道是怎么酿造出来的。”

恩格斯揉了揉脑门,笑道:“嘿嘿,我就不同了。”

“我得到一套骑士训练的本事,只要我按照脑子里的记忆,就能够照样给练出来。”

荷花大婶撇了撇嘴,斜看了他们一眼。

“行了,既然接受了老爷的恩赐,以后好好用你们得到的本事,别跟人乱说,听懂了没?”

三人自然点头称是,没人敢反驳荷花大婶的意见。

诺斯莉在一旁笑笑不说话,心中只觉得这样的生活才够有意义。

这时,妮娜从楼上走了下来,手里还端着一个盘子。

只是,让众人奇怪的是,妮娜的精气神貌似有些不太好。

难道是那个来了?

“诺斯莉夫人,荷花大婶,恭喜你们了。”

妮娜打起笑容,朝诺斯莉等人恭贺道。

“先生命我将这套前几天特意打造出来的黄金首饰,送给诺斯莉夫人,作为聘礼的一部分。”

“另外,先生说了,库房那里,还需要你们亲自去挑选一下。”

“如果你们不愿意的话,那就只能由我帮你们挑选了哦。”

“都放开些,先生说这是大夏的礼节,希望你们不要拒绝。”

荷花大婶闻言,笑眯眯地上前接过妮娜手中的托盘。

“哈哈,那就谢谢妮娜的美意了。”

“我们可都是大老粗,啥都不懂。”

“嗯,还要麻烦妮娜你去库房帮我们挑选一下。”

“哎呀,诺斯莉,你快来看,这些首饰真漂亮呢。”

泰格大叔眼热了一番,很快收敛笑容道:“哎,可惜这不是大夏,要是在大夏的话,啧啧,怕不是会羡慕死老家那帮人呢。”

恩格斯跳出来说道:“姐,我想要一把十字剑,你能不能...?”

妮娜强笑着说道:“恩格斯,一把十字剑而已,放心,回头我就给你挑出来,这些对于先生来说,不值得一提。”

“嘿嘿,那敢情好,有了十字剑,我就能...,嘿嘿。”恩格斯不好明说什么,只顾着一个劲儿在那偷笑。

倒是莱恩,目前对于他来说,因为原材料关系,他也只能寻摸着有没有酿造其他酒的希望。

诺斯莉面红耳赤地拿过托盘上的首饰,还朝身上比划了一下,心里美滋滋的。

只有妮娜,手指节在无人看到之处,都快拽发白了。

机会!

神啊,就那么一个机会,居然就这么溜走了。

妮娜知晓,要是之前她没做错,或者提前一点,可能事情就不是现在这样了。

她望着诺斯莉一家喜笑颜开的模样,心里恨得要死。

可惜,她啥都不能做,甚至还要强颜欢笑,讨他们开心才行。

甭管诺斯莉如何,至少她目前名义上是女主人,哪怕仅仅只能算是布鲁斯的情人或者别的身份,那也不是她能够得罪的。

她现在只能讨好诺斯莉,甚至还要按照余超的吩咐,去挑选两个侍女,专门服侍诺斯莉。

妮娜不知道的是,她的一切举动,都被一双藏在暗中的眼睛关注着。

次日。

在余超等人大肆庆祝之际,诺顿庄园中接收了一个活死人。

而之后,消息很快传了出去,最先知道的,当然是巫师塔那帮人了。

“诺顿?他家怎么和寂静岭扯上关系了?”

“该死的,前些日子诺顿家抵押了资产,套取钱财,他们想干什么?”

“哦,不,如今连血族都栽在东方巫师手里了,看来我们的进度必须要提前才行。”

“听说,今天东方巫师家里举办喜宴,要不要派人送点什么?”

“你疯了?在寂静岭那位和他分出胜负前,千万别站队,否则...”

“对,不过,我们得尽快把那位提出的条件给准备好,尽早送过去才行啊。”

“要不,今天先把房产的事给搞定,趁机送上去?”

“也成,免得对方还以为我们偷懒,甚至想干嘛呢。”

“嗯,暂且就这么办,有准备好的都给送过去,没准备好的也给打声招呼先。”

“...”

喜宴嘛,庆祝是难免的。

由于某些消息灵通之士的帮衬,余超房产又增加了不少,如今整整一条街都在他名下。

庆贺所用的酒,自然也被送了过来。

猩红葡萄酒没法拿出来喝,倒是这些普通酒,那是没问题的。

反正余超不爱喝酒,更不喜欢喝那些味道古怪至极的酒。

喜宴准备了大半天,四处张灯结彩,傍晚开宴。

因为影响力的关系,有余超在场,大家伙也热闹不起来。

他只能草草敬了番酒,大吃一通,借着酒醉,然后告辞离去。

没人会去劝酒劝留什么的,甚至全都心有灵犀地看着余超上了二楼。

嘿嘿,哪怕余超表现的有点过于着急,但...

谁在意呢!

毕竟,小登科,洞房花烛夜嘛,大家都理解的。

没人注意到,中午的时候,一辆马车悄悄地从北门而出,然后飞速离去。

而在桑塔城东北方向,数只队伍,分别从不同方向朝桑塔城包围而来。

甚至,平静的海面上也有七八艘船队正慢慢朝桑塔城而去。

这一夜,余超乐在其中,流连忘返,不知沉醉何处。

这一夜,寂静岭中响起了一声怒吼。

这一夜,无数人的命运被改变。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