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这就是传说中的投名状吧
  • 我能隔空取物
  • 初秋正午
  • 2454字
  • 2021-09-02 13:20:13

“妮娜,我很好奇。”

余超突然这么一说,让妮娜的心顿时提了起来。

她生怕余超会问及她是怎么知道如此多内幕的。

听人讲的故事?

说了谁信啊!

到时候,要不要说出来呢?

好纠结啊!

“我很好奇,这血族和狼人,到底会不会变身?”

妮娜脑子有点转不过来,呆呆地问道:“变身?先生,您的意思是?”

余超的记忆里根本就没有这般详细的情节。

毕竟只是获得过风俗习惯之类的见识,所以他很想知道,这里的血族和狼人,跟地球流传的传闻有什么区别。

“就是说,血族和狼人出现,是以什么样的形式出现,会不会突然变成另外一个样子?”

妮娜闻言顿时放松下来。

“血族,嗯,我听说,他们以前其实也曾是人族,只不过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突然变了。”

“但他们的外在形式,也是人类的模样,只是皮肤异常的苍白,眼睛是红色的。

别的嘛,除了四颗能够变长的吸血獠牙外,没有听闻过有其他变化。”

“倒是狼人,虽然带着个人字,其实只不过是能够跟人一般站立起来,爪子可以变得跟人手类似。”

“其他的,好像只有在黑夜中才会见到它们的身影。”

余超闻言,默默地点点头,总算是解了心中的疑惑。

“对了,狼人有什么弱点吗?”

妮娜摇摇头说道:“没听说过狼人有什么弱点。”

“如果非要说弱点的话,那可能就是它们从不在白天轻易出现,甚至会主动躲藏起来。”

余超心中的疑惑解开后,又继续朝龙套男问道:“对了,你还没说你们那个执事到底是什么来历?”

龙套男讪讪地笑道:“我,其实我也不太清楚。”

“我只是在海兰德暴乱的时候,趁机加入进去的。”

“只是听执事大人偶尔吐露过,说他们的组织有上千年的历史传承,其他的我就不知道了。”

呀,这个家伙,半路加入进去,还得到重用,有点路子啊。

余超将目光投向其他几个龙套,问了同样的问题,可惜一无所获。

唯一知晓的,便是这个执事大人上面还有更多上层的存在。

余超心中有了些许猜测,看样子应该是当年被巫师们所摧毁的那个组织。

残余势力都能颠覆一座城池,果然是厉害啊。

“对了,你们到底是用什么办法弄出的那个诡异雾气,还有这个东西是什么?”

之前回答的龙套男飞快地说道:“执事大人身上有两件奇妙物。”

“其中一件是个吊坠,握在手里会有很奇妙的感受。

每天可以使用一次,用霾气形成一个虚化封闭的空间。”

“您手中的这件奇妙物,我在海兰德城见识过。”

“仅仅只是用手指扳动一下开关,海兰德城明面上的最强者,一个可以凭着单剑打败至少十名全副武装的城卫队员的骑士,就被瞬间冻住,然后任人宰割。”

“只可惜,您瞧,这件奇妙物可以使用三次,上面三道灰色印记,一旦全部消失,就只能再等其恢复才能再次使用。”

“至于具体需要多长时间,这个,我也不太清楚。”

余超看了看手中的冰冻枪。

没错,按照对方的描述,叫冰冻枪最适合了。

还是能够循环使用的,除了可能需要的时间长点,别的没毛病。

他又瞟了眼刚才泰格大叔从倒霉鬼尸体上搜刮出来的东西,脑子都懵了。

接过来一摸,什么感觉都没有。

哎!~

好好的可供普通人使用的魔法道具,哦,这里叫奇妙物,居然就这么被毁了一件。

真特么心疼啊!

幸亏还有一件,至少赚回那道闪电的亏空哩。

余超叹了口气,继续问下一个问题。

“你们如今有多少人,我是说可以驱使的人手?”

龙套男脸色有些难看地说道:“尊贵的先生,这,没法计算啊。”

“您是知道的,他们已经把控住海兰德城的巫师塔,所有贵族不是战死,就是投降。”

“再也没有任何人敢反对他们,所以...”

余超脑瓜子更疼了。

“也就是说,海兰德城的民众全都算是归顺于你们了是吧?”

“好吧,那如你们这般到桑塔城来到队伍,还有几支去别的城池?”

“你们又有多少奇妙物能够使用呢?”

龙套男舔了舔嘴唇,有些结结巴巴地说道:“先生,这,我只看见三支队伍出发,后面还有没有不清楚。”

“至于奇妙物的数量,那就不知道了。”

“不过,他们原本就有不少,而且据说海兰德巫师塔里还有,所以...”

到了这里,余超没有问题了。

他朝泰格大叔招了招手,吩咐道:“把他们都带下去吧,明天...,不,等等。”

明天通知治安署过来的话,海兰德的事就会暴露出来。

然后按照那些官僚的习惯,这种事眼下得要封锁住。

而要是他们知道了今晚的事,鬼知道会出现什么意想不到的情况呢。

要不...

“先生,尊贵的巫师大人,我,哈密尔*威尔逊,衷心的祈求,希望能够有幸成为您的奴仆,听从您的任何吩咐,为主人您奉献出我的所有。”

龙套,呃,是哈密尔见机极快。

眼见余超神色不对,立马纳头就拜,根本不顾被捆绑的身体,居然就这么趴在地上宣言。

余超并没有第一时间回话,甚至仿佛没听见一般,就这么把玩着手里的冰冻枪。

直到下一刻,另外三个龙套似乎也醒悟过来,跟着要拜的时候,他动了。

没有声响,或者说声响极小。

后坐力几乎等于零,仅仅只是轻微颤动下,然后结束。

冰冻枪连发三次,另外三个龙套瞬间被击中,肉眼可见的冰霜极快地浮现在其身上。

而他们三人,仿佛被冻住了一般,仅仅只有眼睛可以微微活动下。

“泰格大叔,你们一人一个,把他们解决掉。”

解决掉?

怎么解决?

为什么要解决?

就在其余人愣神之时,恩格斯这个年轻小伙子动了。

他面色潮红地抓着一把匕首,就朝着一个龙套狠狠地刺下,甚至还在其腹部来回穿刺了好几下。

然后...

“先生,不,老爷,我做到了,您还有别的吩咐吗?”

泰格大叔见状,心中一狠,抓过恩格斯手中的匕首,也朝另外一个龙套心脏处刺去。

这就是故事中所说的投名状吧!?

布鲁斯先生已经用神奇的巫术杀了一个敌人。

不管布鲁斯先生是怎么考虑的,但既然吩咐了,就得去尽力做。

只有在交了投名状,都杀死一个敌人后,才算是自己人。

这个道理,以前祖父可是在大夏传奇故事中讲过的。

还没等泰格大叔吩咐,莱恩也找了把匕首,同样完成了任务。

这种恐怖的场面,可把几个女人给吓坏了。

但她们却全都用手捂住自己,甚至是别人的嘴巴,根本不敢发出一点动静。

而剩下的一个俘虏,恨不得立即消失才好呢。

听着这位东方巫师的吩咐,又听到点动静后,看到地上滴下的血液,哈密尔此时都快紧张死了。

这回,是生是死,就看之前他的言行是否能够打动对方的心了。

可是,巫师大人会相信他这个异族人和曾经的敌人吗?

心好慌,怎么办?

PS:感谢来自qq阅读的书友无名者的推荐票鼓励!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