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突然画风一转,直接躺赢?
  • 我能隔空取物
  • 初秋正午
  • 2143字
  • 2021-08-31 19:01:09

“啊,我的脚受伤了!”

“魂淡!这特么是得做了多少亏心事,才会想到在院子里满地放钉子啊!”

“该死的,我的手,还有我的脚,好疼啊!”

“嗷呜,我流了好多的血,我需要医生,救命啊,我可能快要死了!~”

“...”

前行的几人根本没有料到,余超会安排人在墙下布置木板钉。

故而,这些大意的家伙,很神奇地纷纷中招。

执事大人此刻蹲在墙头,眉角一滴汗水不由地往下落。

幸好为了保持高人风范,让人提前开路,否则的话...

该惨叫的人恐怕又会多上一个吧?

他有些庆幸,庆幸提前将这里给“封闭”了。

不然的话,今晚的行动不说泡汤,恐怕也会增添不少的麻烦。

“执事大人,您要为我们做主啊!”

“是啊,执事大人,这些魔鬼的仆人必须要经过神圣净化,才能除去他们身上肮脏的魔性,请您出手吧!”

“执事大人,快点动手吧,我们可能需要尽快包扎一下伤口才行哩。”

“执事大人,救命啊,我好疼,好冷啊。”

“...”

被称为执事大人的斗篷男脸都黑了,他甚至在心里埋怨着:当初自己是怎么挑上这几个不成器的家伙呢?

哦,想起来了,在上一个城市的时候,这几个家伙上供的那位...

啧啧,真是怀念啊!

“我说,你们这群蠢货,大晚上的跑过来,是特意扮小丑逗我笑的么。”

“我都想不通,你们这么蠢,到底是怎么活到今天的!”

“尤其是你,说的就是你,那个趴在墙头上的家伙!”

“藏头掩面的,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东西!”

“亏我大张旗鼓的紧张了半天,还以为会遇上什么强敌呢,结果,就这?”

余超突然的开口,让整个现场的气氛突然变得诡异起来。

尤其是余超那副撇嘴的姿态,还有最后一句话,让来者尴尬不已。

伤害度不高,侮辱性极强啊!

原本是来偷袭...,

不,是来净化恶魔仆人身上的魔性。

这可是正义之举。

只是,现在这个局面嘛...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因为行动不便的关系,四个凄惨的可怜虫,只能将目光投向了墙头。

寄望拥有神奇手段的执事大人能够为他们主持公道,好好地出口恶气。

此时,被寄予深切厚望的执事大人,很想遮面而去。

“太丢脸了!”

“开局不利啊!”

“早知道就该调查清楚,现在遇上这种情况,前进还是撤退好些呢?”

斗篷男只是在心底稍微犹豫了下,便决定还是继续行动。

毕竟,谁特么知道居然会在这个地方,偶然得知那件东西的出现呢?

机会难得,要是真找到了那东西...

执事?

呵呵,到时候指不定可以凭此翻身做主呢!

但要是放弃的话,回去怎么交差呢?

上面给的任务,一点没完成不说,还损兵折将,消息要是暴露了,那...

一想到可能受到的惩罚,斗篷男不由地打了个哆嗦。

他恶狠狠地瞪着下方的猪队友,心里气不打一处来。

“你们这几个蠢货,嚎什么嚎?”

“还不赶紧挪开个地方,好让我下去啊!”

挪开?

您是在说笑吧?

瞧瞧我们现在的惨样,脚上就不说了,刚跳下就遭殃。

关键是倒地的时候,又特么被扎了啊!

鬼知道这地方被放了多少块木板钉啊!

现在是翻个身都可能被扎,这怎么挪啊?

四人互看了一番,然后默默地贴紧草坪,忍着剧痛和煎熬,慢慢腾出一小块空地。

斗篷男见状,又强忍着内心的怨念,狠狠地瞪了眼地上的蠢货,深吸一口气,纵身一跃。

我特么跳远点,总没事吧。

结果...

“啊!~我的脚!”又一个遭殃的。

嘶,真惨!

谁让你非得跳那么远的呢?

明明都已经给你腾出个地方了,你不跳。

非得往那里跳,而且还偏偏那么幸运,刚好踩中那边唯一的一个木板钉。

这运气...

活该你遭殃啊!

一个之前顺手之下,将木板钉抛开,然后被斗篷男踩中的龙套男默默吐槽了几句,不敢多看一眼斗篷男的惨状。

神特么知道,为啥那么大的地方有可落脚的位置,偏偏执事大人就得往那里跳呢?

这可不是他的错啊!

回头坚决不承认扔过木板钉,打死也不能承认!

也不知为啥,明明目前处境堪忧,但听见执事大人的惨叫后,不仅身体的伤害减轻了些,连心里莫名舒服多了。

真是奇怪的紧哩!

余超此时极度无语。

恐慌半天,为此都特么准备好了应对手段。

甚至还特意把书给拿了出来,就等着对方放上点狠话,然后...

嗯,视情况决定是否交出禁书。

可是,现在怎么是这个结果?

突然画风一转,这就直接躺赢?

一点成就感都没有,好失落的说。

泰格大叔二人见状,对视一眼后,突然拿起手边的木棍就往外冲。

“先生,要不要痛打落水狗?”泰格大叔建议道。

“咦,泰格大叔,你居然还会说这个,可以啊。”

余超轻松一笑,歪着脑袋看了眼哀嚎的贼众,想了想说道:“君子不立危墙之下,稳健第一,还是直接远远的用东西砸稳妥些。”

“哎,还是先生考虑的周到,我们这就去找东西砸死他们。”

斗篷男闻言,心说你们完全不把我放在眼里啊。

他咬着牙一把将脚底的木板钉给扯下,狠狠地往远处一扔。

越想越气之余,斗篷男一边艰难地爬起来,一边从腰间掏出一个古里古怪的玩意儿来。

刚想用那个东西对准余超时报仇之际,关键时刻,一道耀眼的光芒瞬间出现并落了下去。

啪嗒。

一声沉闷的声音响起,刚才还哀嚎着的龙套男们全都傻眼了。

余超快速起身,捡起泰格大叔扔下的木棍,小心翼翼地上前扒拉下斗篷男。

只是,那几乎成焦炭的恐怖外表,以及空气中飘荡着的些许肉香,让余超反胃的同时又有些失望。

“就这?”

余超在关键时刻,瞬间向斗篷男头顶甩出一记暴雨天的闪电。

他还以为能够搞出诡异雾气的家伙,怎么着也是个小boss吧。

谁料,一丁点防御力都没有。

才给了那么一下而已,对方居然直接杀青领盒饭了!

这跟传说中的怎么有点不一样呢?

话说,他们这么弱,哪来的胆子敢在巫师塔罩着的地盘上搞事的呢?

想不通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