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章 何雨柱公开怀疑贾家家底
  • 我能隔空取物
  • 初秋正午
  • 2413字
  • 2021-10-20 13:08:10

何雨柱冷笑了下,凌厉的目光扫过易中海,又回到二大爷身上。

“捐啥钱?”

“我什么时候答应了要捐钱?”

“二大爷,要是你意识不清醒,出现了幻觉,最好提前跟厂里报备一下,别回头工作时出现问题,自个儿造成工伤也就算了,影响了厂里的生产任务,那可就罪过大了呢。”

噗呲!

何雨柱这不明摆着说二大爷耳朵不好使么!

众人听了,面上不说,可心里高兴来着。

人何雨柱说的也对,二大爷都没问过人对捐款之事的意见,凭啥就要人捐钱呢?

这又不是厂里安排下来的任务,是强制性的,必须完成。

捐款这事儿嘛,得靠自觉,全凭个人心意,哪有强迫的呢。

又不是旧时候,还要被反动阶级强行逼着出钱。

现在可是新社会了呢,这种行为可行不通。

二大爷见状,气得面红耳赤,指着何雨柱说道:“何雨柱,你,你居然敢诅咒我,说我老糊涂了,你还有没有把我这个长辈放在眼里,我看你是想要造反啊!”

“啊呸!”

何雨柱没给他好脸色看,一口吐沫当着他的面就往地上唾。

“刘海中,给你面子叫你一声二大爷,你还真把自个儿当回事啦?”

“你算个什么东西?我凭什么把你放在眼里,你有什么值得我敬佩尊敬的?”

“是凭你长得胖,还是凭你吃的屎多?”

“我只不过好心提醒你而已,到了你嘴里就成造反,你是谁啊?天皇老子啊?你还想跟以前那样,跟我来封建反动的那一套?”

哼,不就上纲上线么?

整的跟谁不会似的!

二大爷被何雨柱这么一怼,顿时下不来台。

这话要传出去,指不定会不会有什么影响呢。

开玩笑呢。

一旦背上搞封建反动的牌子,铁定是一辈子翻不了身的。

这对于一心想要当官的二大爷来说,名声绝对不能毁啊!

“你,你太过分了!”

“一大爷,你来,好好教育教育他,免得他都不把咱们三位大爷放在眼里了。”

一大爷闻言,恨不得把他嘴巴给缝上。

这话说的,别人还以为他们三个,这是倚老卖老呢。

还有,啥叫我来?

这二大爷把他当做啥了,还想命令指挥,想啥呢?

何雨柱可不会等着别人来谋害,这不得提前预防么。

“行了,你们说啥啊说,屁大点事,被你们搞得还开全院大会,真当大伙儿没事干啦?”

“不就是贾张氏有精神病么,这人都被送进医院了,这么多天没有回来,那就是定了性!

她留下的钱难道放在屋里生霉腐烂?”

“我说,你们有没有点脑子?”

“活人还能别尿给憋死啊!”

“贾家之前因为贾东旭工亡,厂里给了不少抚恤金,如今每个月都还有点补助呢。”

“更别提贾家以前还有存款,用得着我们捐款么?指不定她家比我们都还富有呢!”

“好家伙,我不过是攒了点钱,给自己花花,就被你们给盯上了,你们是特务啊?”

“我艰苦奋斗,自力更生,自己赚钱自己花,碍着谁了?”

“看不过眼,那你自己挣钱去啊,你想怎么花怎么花,想让我出钱,门都没有!”

“反正今儿个我是不会出一分钱的,有能耐告我去啊,看看到底谁有理!”

一大爷见状,心知他不把贾家的实际情况说出来,铁定会被大伙儿误会,甚至没人愿意捐款的。

这不,好些个人都开始议论纷纷,甚至有人还算了起来呢。

“是啊,贾东旭停丧那会儿,我可听说厂里领导来送钱送物呢。”

“贾东旭工作好几年了,就贾张氏那吝啬的性格,没存点钱我才不信呢。”

“这么一算,贾家家底不薄啊,有的是钱呢。”

“人柱子说的没错,贾张氏都神经病了,哪怕掘地三尺,把贾张氏的钱拿出来家用,这合情合理嘛。”

“对,她家的事,她家自己处理,那么有钱还让我们捐,我们自家都困难呢,也没见谁给我家捐款来着。”

“没错,反正这捐款之事,我是没钱,谁愿意谁捐去呗。”

“我也没钱...”

“...”

一大爷听着听着,他自个儿都觉得大家说的有理。

可,真实情况是,那些钱不都被贾张氏给送人了么。

这....,要是不说出来,秦淮茹母子四人怎么办?

“静静,大家都安静一下。”

一大爷拍了桌子,大伙也给面子,都给闭嘴不言了。

“柱子,你说的事的确不假。可你怎么不说,贾张氏当初回乡安葬贾东旭的时候,都已经把家里的存款给了他乡下的弟弟呢?”

“你避轻就重,不就是不愿意帮衬贾家么,你还故意隐瞒真相,你想干什么?”

何雨柱对此嗤之以鼻。

他想干嘛,等会儿就知道了。

“呵,这事可是你跟我说的,谁知道是真是假。”

“各位,要是你家有上千块的存款,你愿意全都给你乡下的亲戚么?”

众人一听,还有这事儿?

“妈妈耶,上千块的存款,那是多少钱啊,我见都没见过呢。”

“哼,别说上千块了,就是十块钱,让我送人,我可舍不得呢。”

“没错,即便有钱吧,谁会那么傻,全都送人呢。”

“呵呵,就贾张氏那抠门的性格,我才不信她全都送人,自己一点都不留呢,谁信啊。”

“这秦淮茹之前还跟我说她家如何困难,现在看来,这是自家有钱却故意装穷啊。”

“啧啧,可不是得装穷么,这不,连三位大爷都被骗了呢,谁知道她心里怎么想的,反正我没钱,管她呢。”

“...”

三大爷在一旁不吭声,乐得不用出钱,要不是一大爷非要开这会,他才不愿意管这事呢。

他此时只想着,炼钢厂也快发工资了吧。

嘿嘿,到时候就有借口催何雨柱实现承诺,好好打牙祭呢。

emmm,他咋没何家两兄妹那运气呢。

要是他也能钓那么多鱼,一天上百斤,那就是几十块钱啊。

都抵得上他一个月的工资了。

妈耶,想想都兴奋。

可惜,运气没在自己身上,这心啊,酸溜溜的,不好受。

二大爷这会儿也回过神来。

不对啊,照这个说法,贾家底子厚着呢,这还用大伙捐款么?

幸好,他之前虽然被一大爷蛊惑,还答应了捐款,但还没把钱拿出来。

否则,这钱要是到了秦淮茹手里,可不就白丢了么。

“对啊,一大爷,你之前咋没跟我说过这事呢,你是没想过这些,还是故意有所隐瞒啊?”

得,二大爷怼不了何雨柱,这不,把火力对准了一大爷,以此来向众人说明,他可是被人蒙蔽了,是受害者啊。

一大爷心里也有点打鼓。

秦淮茹跟他说这事的时候,咋就没多想一下呢?

贾张氏恐怕真有藏钱在家吧?

反正不管贾张氏到底是不是真有神经病,只要她进去过,那就是!

不承认都不行!

否则,一个宣传封建迷信的帽子扣过来,呵呵,还不如承认有神经病好呢。

既然如此,她的钱,拿出来养贾家的人,这合情合理,连上级组织也说不出个不是来嘛。

要不,回头让秦淮茹好好检查下屋子?

“咳咳,那个,安静一下。”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