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章 咋滴,你是吃定了我?
  • 我能隔空取物
  • 初秋正午
  • 2218字
  • 2021-10-19 18:41:22

美好的时代啊!

何雨柱心气蓬发之余,快速准备好晚上的菜,大火开启,热锅炒上。

不多时,又引来一阵惊呼声和吸气声。

对此,何雨柱尽管心里有所准备,但还是止不住内心的雀跃。

果然,他还是个俗人。

就喜欢听别人的吹捧,可,谁又不喜欢呢?

“柱子,这是晚上小包间的材料,你看着办吧。”

何雨柱接过一瞧,嚯,有鱼有肉,还有鸡,挺丰盛的啊。

“没问题,我心里有数来着。”

“对了,李师傅,不知道到时候有多少人,做多少道菜合适呢?”

李师傅:“人不多,就厂长他们一帮人,人数嘛,大概在七八个人的样子,菜嘛,你看着做就是。”

得,说了当没说。

何雨柱考虑了下,准备弄个八道菜。

糖醋鱼,回锅肉,小鸡炖蘑菇,以及三道素菜,一个汤,再来一份凉菜齐活。

吩咐马华和刘岚她们开始准备。

何雨柱提前将要用的调料准备妥当,放在顺手的位置。

终于,踏出了最关键的一步。

想来,傻柱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了他三十七块五的高水准生活吧。

总不能穿越一回,混得还不如傻柱强嘛。

还别说,这小灶就是比大锅容易,而且速度更快呢。

没多久的功夫,何雨柱已然做好三份菜。

当然了,好东西都是最后出场的。

将那些个凉菜,稍微加了点肉的素菜,以及汤先给弄出来。

只有肉菜,自然是放到最后的,否则,三两下没了,不好看啊。

“好了,马华,把这个送过去吧。”

“好咧,辛苦了师傅。”

“小鸡炖蘑菇来了咧!”

食堂小包间内。

“嚯,我还以为今儿个没啥好菜呢,原来都放在后面啊。”

“那哪会呢,厂长,您尝尝先。”

“嗯,大家一起来。”

“嚯,这味儿,李师傅手艺大涨啊,比以前做出来的味道更鲜,更美味呢。”

“嗯,是不错,尤其是这道糖醋鱼,连鱼刺都脆了,吃起来的确很入口。”

“这道回锅肉够地道,比我以前在川地吃过的一点都不逊色呢。”

“嘶,这鸡汤也不错啊,都尝尝,今儿个食堂的大师傅,手艺那是没得说呢。”

钱主任在一旁笑道:“各位领导,今晚这顿,可不是我们李师傅的手艺。”

杨厂长闻言,把手里的筷子一顿,笑问道:“哦,那这是新来了大师傅?我怎么也没听说啊?”

“不,这就是厨房的师傅做出来的菜,只不过不是李师傅,而是何师傅。”

“何师傅?谁啊?”

“今天中午那顿,被工人同志们称赞的大锅菜,就是这位何师傅的手艺。”

“行了,老钱,别卖关子,快说说,这人什么来头,以前也没听说啊。”

“这位何师傅,大名何雨柱,今年26岁,就是以前咱们食堂的何大清他儿子,家传的厨艺,在咱们厂已经有八年工龄了,如今是九级炊事员,工资32.5。”

“好啊,老钱,原来你这是有准备来得啊。”

“嘿嘿,厂长,这不是老李年龄到了么,我这也差不多呢,想着为厂里推荐人才,所以,您看?”

杨厂长笑了笑,对身边的中山装说道:“王书记,你看,老钱这可是给我们出题呢,你看怎么回复他吧。”

王书记笑道:“都说吃人的嘴短,这不,我们都上套了。”

众人笑过之后,他又继续说道:“不过呢,这手艺的确不错,至少跟我以前在xx宾馆吃过的相比,不逊色多少。”

“这样吧,杨厂长,我看可以给这位何师傅提一级,你看呢?”

“嗯,也行,虽然他的手艺不止八级,但咱们也得给年轻的同志进步的空间嘛,就这么定了。”

“哈哈,那我就代柱子多谢厂长书记了,要不,我让他进来给您各位过过目?”

“行,我也正想见识一下呢,你去叫人吧。”

“...”

何雨柱被钱主任通知,自然接到了喜讯。

他虽然不会溜须拍马,但还是挺恭敬地表示会继续努力,争取为厂里的后勤工作做出应有的贡献云云。

这可不像是其他同人文里那样,什么展露其他才华之类的。

他说白了就是个厨子而已,本职工作干好了,别跳得太欢,没人会多在意的。

至于展露其他,呵呵,这时候可是有政审呢。

把你调查个底朝天,但凡有怀疑,抓进去审问一番,不交代清楚,不准出来呢。

老老实实地在厨房混日子,没啥不好的。

当然了,这个工资上调的事,隔天就会通知下来了。

众人恭喜不提,何雨柱自身也没多在意,还不是该干啥干啥,本职工作就没变。

晚上,回到四合院后。

后院那里灯火通明,听声音貌似在开会来着。

何雨柱没去理会,径直开门回屋。

这帮人,真是吃饱了撑的,动不动就开会,搞得好像不开会解决不了问题似的。

其实呢,基本就是一言堂,或者糊稀泥,反正是以群体的力量来压制个人意志,这事儿三位大爷在行的很。

这时,可能听见了动静,阎解旷过来了。

“柱子哥,我爸他们说了,要是你回来的话,让你过去开会呢。”

“又开会?今儿个这会说啥呢?”

“听那意思,好像是要大伙给秦淮茹捐款来着。”

凎!

又来这一套!

没法,他要是真不去,回头找上门来,不好办啊。

咋滴?

大院集体商议出来的结果,你想否定,凭啥?

谁叫你当时不去开会了?

怪得了谁呢?

“得,我这就跟你过去。”

何雨柱刚到后院坝子里,就见着一大群人低声嘀嘀咕咕的,而中间呢,三位大爷正坐其上,也没见他们说什么。

“咳咳,柱子刚回来,我再把刚才的事说一遍,你们大伙呢,也考虑一下。”

二大爷从不放过任何发言的机会,在他看来,但凡开会,领导都是说话最多,讲话最长的。

“柱子,今天这个会呢,主要是咱们三位大爷啊,看在贾家如今困难的份上,贾张氏又生了病被送进精神病院,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

“而贾家呢,现在三个孩子,其中还有个刚出生三天的婴儿,秦淮茹又没个收入来源,家里的财物全在贾张氏那里。”

“这不,咱们不能眼睁睁看着他们一大三小饿肚子不是,所以呢,就想着大家伙给她家捐个款,渡过眼下的难关。”

“柱子,你家里人少,工资又不低,还有闲钱整修房屋,你这次准备捐多少呢?”

何雨柱:“...”

好家伙!

你连我的意见都不问一下,直接问捐多少钱。

咋滴,你是吃定了我必须要出钱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