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章 你们说好的去钓鱼,鱼竿呢?
  • 我能隔空取物
  • 初秋正午
  • 2920字
  • 2021-10-16 18:17:10

听聋老太太话里那意思,貌似她老人家见过或者听说过不少高人往事?

这种新奇而不可得之事,纵然在后世,同样被热血未凉之士心生向往。

再不济,但凡是个俗人,那不得打探一下,听听稀奇不是。

何雨柱就是个俗人,当然不能避免了。

“奶奶,您就是我亲奶奶,您跟我讲讲过去那些个事呗?”

“打仗的事就不用说了,我早听您说过呢,就说那些个高人异士的事,您跟我说说呗,我保证不往外传。”

“啊?柱子,你刚才说什么来着?”

聋老太太一副啥都没听清楚的模样,让何雨柱见了恨得牙痒痒。

得,这老太太一到关键时刻,就知道装聋。

想听见的事,她就能听见。

不想搭理的事,她就装作耳聋。

谁叫她年纪最大,辈分最高,家中又是一门忠烈,逢年过节连街道办和上级单位都要来看望慰问的特殊存在呢。

就算大家都心知肚明,可谁敢揭穿来着?

传了出去,那不得被人戳着脊梁骨骂才怪呢。

何雨柱心知,聋老太太绝对不会轻易把那些事情说出来,他也无可奈何。

再尝试着卖乖讨好,仍然没用后,只得放弃。

虽然心里痒痒的厉害,可网文中见到过的还少么?

他只是个宅而已,干嘛招惹那些个麻烦事呢。

不闻不问,有时候无知也是种幸福呢。

“得,您不想说,那就算了。今儿个一大妈忙得很,估计没空照顾您,回头晚上做好饭,我给您送过来哈。”

“啥?吃肉?好,奶奶我等着呢,今天中午的鱼肉就好吃呢,我的牙口不好,吃鱼肉还是能吃下去的,就是刺多麻烦的紧。”

“行,您想吃鱼肉,没问题,改天有空我再去给您钓几条回来,把鱼刺剔了,弄成鱼丸,保证您吃得香,好吧?”

“好,我等着呢。”

瞧,一说有好吃的,这老太太耳朵不聋了。

送完聋老太太回来,何雨柱发现院里一大堆人拥挤在一大爷家门口。

嚯,一大爷这是买车了?

罕见啊!

他不是送秦淮茹去医院了么,难道钱多了花不完,非得败点出来才高兴?

不过,这跟何雨柱没关系,他也懒得去凑这个热闹。

只是见二大爷那张老脸黑的,跟谁欠了他钱没还似的,何雨柱顿时就想笑。

三大爷在那跟一大爷高声大气聊着车的事,甚至还想着把他的车弄过来跟一大爷对比下。

聊就聊吧,还时不时特意找二大爷说说话,可不就是明摆着炫耀么。

瞧,这四合院里,三位管事大爷,就你没自行车呢。

连不是领导层的许大茂和何雨柱都有了,你要是再跟不上四合院进步的节奏,回头是不是该换个人上来当二大爷好呢?

当然了,这是何雨柱的内心戏。

但,保不定三大爷,或者二大爷就这么想来着。

要不,二大爷怎么气呼呼地走了呢。

那背影跟落败的斗鸡似的,那老脸耷拉的,跟没脸见人似的。

也难怪二大爷生闷气来着。

要说钱嘛,二大爷好歹是七级锻工,工资每月也有八十多块钱。

一家五口人,大儿子如今又工作了,瞧二大爷那身材就知道,他家的生活条件没得说,钱肯定也攒了不少。

然而,偏偏自行车票难寻啊。

上面可是定量分发下来,没点资质和能耐,上哪弄去?

可二大爷呢,舍不得花钱不说,在厂里跟其他人关系又处的不咋样,可不就得自作自受么。

“哎,可怜的刘家两兄弟,今天这顿毒打,又是跑不了的呢。”

果不出何雨柱所料,没过半小时,刘光福兄弟哀嚎的声响就传遍整个四合院。

怪不得二大爷的大儿子,宁愿在单位加班都不愿意回来呢。

哪怕不是打在他身上吧,看着都挺怪别扭的。

一大爷皱了皱眉头,有心想过去劝解下吧,想想还是算了。

二大爷打自家孩子,又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

他这会儿要过去,指不定二大爷更生气,下手打得更重呢。

就别给刘家兄弟几个添伤了吧。

都怪老三,干嘛非得刺激老二呢,这不,指不定老二把他都给恨上了呢。

原本一大爷没想着买车来着,可是他从医院回来后,听一大妈说,芳芳园园对何雨水学骑自行车很感兴趣,满脸的羡慕。

这不,刚好前几天厂里奖励了他一张自行车票,他原本想拿来换其他东西的。

最后,想着为了孩子,就狠心给买了回来。

望着芳芳园园,还有小当棒梗在一大妈的帮助下,挨个坐上自行车那副欢乐的笑脸,一大爷心情好极了。

挣那么多钱干啥,不就为了这个时刻么。

一切都是值得的!

再说了,三大爷成天在他面前炫耀,心里哪能没点想法呢。

有时候办事需要用车,朝三大爷借吧,他那人,不给点好处可不行呢。

至于许大茂,得了吧,一大爷才不想跟他多打交道呢。

原本何雨柱这边还好说话,可,自打上次开会后,他就知道再也回不到从前那样,还是自己有才方便呢。

“柱子,下午有空没,咱们一起去钓鱼怎么样?”

何雨柱刚想睡个午觉,就被三大爷给打乱了计划。

钓鱼,不是不行。

可,要是没有技术,那得等多久,又能钓多少呢?

然而,才花了32点取物能钓了那么多鱼,当着众人面,说好的是运气。

要是再来上一次,啧啧,保不定就会被那些什么龙组或者数字局之类的给察觉出来呢。

哪怕不会出事,可成天被人催着去钓鱼改善生活,也烦不是。

“三大爷,我就不去了,早上钓鱼都把运气用光了,再去也没用。”

“嗨,柱子,你不去怎么知道没用呢,万一你运气又来了呢?”

三大爷似乎很想何雨柱一起去钓鱼,他又继续劝说道。

“柱子,你也是知道的,咱们院里哪家生活不困难来着,当然了,你和许大茂,还有一大爷二大爷家不一样,但其他人沾点油水都困难。”

“要是你还能钓到鱼,咱们不就又能为大伙做好事么,回头谁不说你好呢,你说是吧?”

这话一出,其他还没有离开院子的人闻言后,顿时眼热起来。

纷纷开始劝何雨柱再去,嗯,他们也跟着一起去。

说不定跟着何雨柱一起,沾点福气,回头晚上不就又可以打牙祭了么。

“是啊,柱子,你就一起去嘛,我们也跟过去,顺便帮你拎鱼回来。”

“柱子哥,难得休息,一起出去逛逛嘛,我还没见过你钓鱼呢。”

“柱子,我也跟着你一起学学怎么钓鱼呗,回头要是钓着鱼,有多的,我送你两条怎么样?”

“对,柱子,回头我钓着鱼了,咱们再吃一回酸菜鱼呗,我请喝酒咋样?”

“哥,你要去钓鱼?我也要一起去。”

“哦,钓鱼了,何叔钓鱼去了。”

“哇,那是不是晚上又有鱼肉吃啦?太好啦!”

“...”

尼玛!

我没同意去钓鱼啊!

你们想用言语逼迫我是不是?

我告诉你们,门都没有!

“这,好吧,先说好,我真不怎么会钓鱼,要是运气不好,没钓到,可别怨我啊。”

总被惦记着可不成,大不了空军回来,看他们还有什么好说的。

顶多就是之前走了狗屎运,这又咋滴?

能省了他的心,说两句又不会掉块肉。

见何雨柱答应下来,众人高兴啊,哪管他是不是谦虚。

仿佛只要他跟着去钓鱼,回头肯定又是几十上百斤大鱼拿回来呢。

嘿嘿,他们这些个跟着的人,不说多,每人一条鱼没问题吧?

“嗨,瞧你说的,也没人规定必须钓到鱼不是?”

“是啊,能有收获当然好,没有,就当是出去玩嘛,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对对,钓鱼嘛,就是图个乐子,别有顾虑,没钓到鱼,也没人会怨你的。”

“...”

凎!

这特么怎么听起来怪怪的呢?

总感觉哪里不对劲。

何雨柱骑虎难下,只得拿着早前准备好的鱼竿出发。

嚯,这一出门不打紧,抬头一瞧,何雨柱都懵了。

好家伙!

你们特么不是去钓鱼,是去搞运输吧?

那个谁,你去钓鱼,拿那么大的口袋干啥?

装人还是装鱼啊,有那么多鱼给你装么?

还有那个谁,真不用拿那么多水桶,有一个都是多呢。

再说了,你们说好的去钓鱼,鱼竿呢?

何雨柱扫眼一瞧,差不多有二三十号人一起跟着呢。

而拿着鱼竿的,除了他和三大爷之外,就只有三四个人有,其他人完全就是跟风凑热闹。

想着帮忙把鱼运回去,然后分点鱼肉吃呢。

这,今儿个这鱼是钓到呢,还是不钓到呢?

头疼啊!

早知道,还不如省下那些取物能,买鱼回来不好么?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