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章 聋老太太的劝说与警告
  • 我能隔空取物
  • 初秋正午
  • 2514字
  • 2021-10-16 12:58:11

何雨柱望着雨水捂脸飞奔出去的身影,苦笑着摇摇头。

他也不是说,就非得真要那么做。

先吓一吓雨水,看她还敢不敢肆意妄为。

想拿他的钱物,去喂养贾家那帮人,呵呵,问过他的意见没?

动不动就淮茹姐怎么样怎么样的,屁都不懂,完全被洗脑了。

何雨柱原本是打算劝说来着。

可,你让他怎么说呢?

就秦淮茹之前做的事,掰开了分析,别人还以为何雨柱把人心想得太坏呢。

毕竟,从正面上看,秦淮茹很无辜,也很自强。

无法劝说,他也只能出此下策,等将来雨水毕业嫁人,之后的事就跟他无关了。

顶多受了委屈,回来保证她有房住,有饭吃,衣食无忧,仅此而已。

后院聋老太太屋中。

何雨水一把眼泪一口话地,结结巴巴跟聋老太太告了状。

“老太太,您要为我做主啊,我哥他欺负我!”

聋老太太:“雨水啊,乖,别哭了,回头老太太就用这拐棍好好教训下那个傻柱子,看他把我们雨水给气的,哎呦,可把老太太我心疼坏了。”

“吸溜”

何雨水吸了吸鼻涕,突然问道:“老太太,您说,我哥他到底是不是我爸亲手的?还是我其实是捡来的,现在被他发现真相,所以他才会突然这么对我的?”

嗯???

这脑回路,还真是清奇呢!

老太太乐不可支,笑了半天才在雨水的不依不饶之下停下。

“说什么傻话呢,老太太我在这个院子里住了这么多年,你和你哥是不是你爹那个混球的亲生骨肉我还不知道么?”

“放心,没你想的那么糟糕,你们就是亲兄妹!”

何雨水纳闷了,既然如此,这说不通啊。

“那,我哥他为什么要这么对我,居然小气到要跟三大爷学抠门?”

“你哥啊,哎,你哥就是太聪明,把事情看得太明白了,所以才想太多了。”

“老太太,您倒是说的明白点啊,我怎么没听懂呢?”

“哎...”

聋老太太没法,只得将她的分析看法慢慢讲了出来。

好半天后,何雨水惊呆了。

“不会吧?”

“这,我哥他真这么想?”

“那,那,一大爷不也常帮衬大伙么,粮食和钱,一大爷给出去也不少啊,怎么没见谁说一大爷哪不好呢?”

“傻丫头,你哥能跟一大爷相比么?”

聋老太太讲解道:“你哥才多少点工资,你哥又是单身,他不想那么多,真等别人去吸他的血汗钱不成?”

“这院子里啊,人心复杂着呢,你啊,好好读书,将来有出息了,在外面也要小心着点呢。”

“走吧,我跟你一起回去,我帮你去说说情,可不能把我们雨水累坏了呢。”

“嗯,我都听您的。”

二人回到中院。

“孙子唉,我听雨水说,你欺负她啦?”

嘿,这丫头还真告状,把这位定海神针给引过来啦?

何雨柱故作惊讶地说道:“呦,老太太唉,雨水是您孙女,我就不是您亲孙子啦?”

“您可不能重女轻男啊,我那不是欺负她,是在教育她呢,免得哪天被人卖了,还帮人数钱呢!”

聋老太太在何雨柱的搀扶下,坐好之后,这才说道:“你啊,看得明白,但想太多了。”

“柱子,老太太之前跟你说过,吃亏是福,你今天就做得很好嘛,院子里的人家吃了你送去的鱼肉,谁还会对你这屋子多说什么呢?”

“雨水还小,不懂事,慢慢教嘛,你三大爷那般教法可不好,你总不会想雨水跟你离心离德吧?”

何雨柱看了眼还沾沾自喜的雨水,叹了口气道:“哎,老太太,您是不知道啊,别的人还好说,秦淮茹的手段不一般呢!”

“不瞒您说,我都遭了她的毒手,这会儿那些个来我这帮忙的,谁不是拿了我的钱,吃了我的饭,转头还骂我不是人来着。”

这话一出,不仅老太太纳闷,何雨水也搞不清楚状况了。

没有吧?

今天那些来帮忙的人,吃的挺高兴啊,没见谁脸上不乐意来着。

这话从何说起呢?

何雨柱见状,只好把当初的事细细说了一遍,当然了,还加上了他的分析。

“哥,你想太多了吧?还有,不就借你点钱渡过难关么,你怎么能跟人淮茹姐要借条呢,你还不如不借的好呢!”

聋老太太没吭声,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何雨柱没好气地说道:“呵呵,不借?哼,你没见秦淮茹装的那么可怜,我敢不借么?”

“谁不知道咱家屋子在大修,这说明啥,说明我兜里有钱啊。”

“再说了,我凭啥不能要借条?”

“你给我搞清楚,我帮她是情分,不帮是本分,谁都没资格指责我做得不对!”

“甭跟我搞什么道德绑架,我没道德的时候,谁都别想绑架我!”

“哎哟,老太太,您打我干啥?”

聋老太太:“你个傻柱子,这话也是你能随便说的,小心被有心人听去,把你拉出去批斗,我看你还敢不敢胡说八道。”

“行行,我不说成了吧!”何雨柱揉了肩膀无奈地说道。

聋老太太:“那你打算以后怎么跟贾家,跟秦淮茹相处?”

何雨柱:“除了秦淮茹,贾家其他人都不是个事儿,我随手就能摆平!”

“只是秦淮茹嘛,我真惹不起,别人不要脸的,一不小心就会上她的当。”

“要不是看在她孤儿寡母的份上,说啥我....”

“咳咳,嗯,那个,尽量不跟她发生矛盾,见面顶多打个招呼得了。”

“至于再想借我点啥,哼,让她找一大爷去,反正我穷来着,没有!”

聋老太太突然转换话题问道:“柱子,你知道贾家那张丫头是怎么回事吗?好端端为啥会发疯呢?”

“不知道,别问我,跟我无关。”

得,何雨柱三连否定,被聋老太太给看出了点什么。

“嗯,柱子啊,我倦了,你送我回去歇着吧。”

“另外,你也别说什么让雨水干活给钱的蠢话,再欺负她,小心老太太我拿拐棍敲你脑袋,听见没?”

何雨柱能咋办,当然是顺着杆子往下爬嘛。

“哎,都听您的还不成嘛,谁敢惹您亲孙女啊,我把她供起来还不成么?”

“...”

路上,聋老太太突然对他说道:“柱子啊,这做人做事呢,要有点分寸才行啊。记住,得饶人处且饶人!”

“???”

难道这老太太发现了什么吗?

不可能啊!

可,要是万一呢?

何雨柱试探着说道:“老太太,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只要不招惹我,我也懒得理这院里乱七八糟的事。”

“可把我惹火了,那他们就得小心着呢,反正谁也拿我没法。”

聋老太太微微摇头道:“柱子,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老太太我活了这么大岁数,看到过,听到过的事,可比你知道的还要离奇,你也别不信。”

“听老太太我的,枪打出头鸟,凡事藏一手,没坏处的。”

嘶,这,没错啊。

要不,这幻术哪来的?

这历史上,但凡战乱之际,总会出现一些个神人。

远的那是多不胜数,像是蚩尤大战黄帝,封神等等。

好吧,那些就算是传说。

可大魔导师秀哥一招天降陨石雨,重创穿越者王莽怎么说?

真能拿运气说事?

三国张角不提,单说左慈,那些个记载,都是假的不成?

只说这幻术,难道不够神奇?

他凭什么就认定没有其他能人异士呢?

要是真被那些人盯上了,回头那啥的时候,能逃得了么?

细思极恐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