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章 棒梗奶奶被抓走啦
  • 我能隔空取物
  • 初秋正午
  • 2637字
  • 2021-10-12 11:40:43

这尼玛真是,黄泥巴掉裤裆里——不是屎来也是屎啊!

老二老三的埋怨,连他听了都觉得不无道理。

这,上哪说理去!

贾张氏,平时跟只癞蛤蟆似的恶心人也就罢了,现在居然还咬人!

过分!

众怒难犯!

可不能因小失大,必须得妥善解决才行啊!

谁叫贾张氏住在中院,他又是中院的管事大爷呢!

这个责任,他甩不掉的。

一大爷:“这样,二大爷,三大爷,你们先动员各家的人把各家的媳妇什么的给拉走。”

“我再去找秦淮茹商量下,看是不是把贾张氏送去精神病院好些。”

“毕竟这事儿根本瞒不住,只有送去医院,说她精神上出了问题,这才能完美解决眼下的问题。”

二大爷三大爷二人想想,眼下也想不出比这更好的办法,便同意下来。

至于赔钱不赔钱的,一大爷又跑不了,回头再说也不迟。

没错!

别以为他们有什么坏心思,他们这是在做好事呢!

眼见着这事儿根本瞒不住。

只有认定贾张氏精神上出了问题,才不会连累四合院众人。

否则,一旦引来街道办和执法队那边,说四合院里有人宣传封建迷信,还大打出手,这事传出去,影响太恶劣。

指不定厂里都会有处罚呢,而且是针对四合院所有人的。

见两位大爷同去通知其他人,一大爷又找到了秦淮茹。

“淮茹啊,眼下这个情况呢,你也见着了。”

“我们三位大爷商量了下,只有通知精神病院,把你婆婆给送进去才行,你觉得呢?”

秦淮茹能怎么办呢?

对于她个人来说,只要贾张氏不在家,那就跟雨过天晴没啥区别。

她当然同意了。

嘿嘿,你们该不会以为秦淮茹真的那么孝顺贾张氏吧?

要不是为了留在城里,秦淮茹怎么可能忍受那么多的委屈呢。

别看在城里住的空间极其狭小,吃食上也紧巴巴的,可对比乡下,那是好太多啦。

秦淮茹好不容易从乡下来到城里,怎么可能愿意再回去呢?

乡下这会儿穷的要命,吃食紧张不说,活还多得很,就没个闲的时候。

而城里不同,再不济,也能厚着脸皮找到善良的人家借点钱粮渡过难关。

在乡下,大家都是穷哈哈,想借都没处借去呢。

这也是为何,秦淮茹明明知道贾张氏做得那么过分,还委曲求全留下的主要原因之一。

再加上贾张氏刚才说的那些话,根本就不拿她当回事嘛,太自私自利了。

在能让贾张氏吃亏,她又没啥损失的情况下,自然乐意见着了。

“一大爷,我现在脑子里很乱,您看着安排就是了,我都听您的。”

见秦淮茹同意下来,一大爷立马安排人去打电话,通知精神病院来拉人。

贾张氏此时伤痕累累,可气势丝毫不见减弱。

虽然其他人都被拉着散开了,或许是因为那副面孔不见的关系,贾张氏虽然没有继续上前纠缠。

可她还不放弃,四处寻找儿子身影在哪。

不把儿子给弄走,要是这死孩子趁她不备,真给牵扯下去咋整?

嘿,原来你躲在这呢!

眼瞅着贾张氏又把目标对准何雨水冲锋后,何雨柱出手了!

这个机会,他等好久了呢!

能正大光明,还不用负任何责任,无拘无束地殴打贾张氏,是人都不会错过的嘛!

他先是一个大耳巴子扇过去,然后接着一脚踹下。

那叫一个爽啊!

真是太解恨了!

果然,对付贾张氏这种贱人,只有打她的时候,才是真的过瘾解恨呢。

可惜,不能明目张胆继续报私仇呢。

何雨柱快步紧跟而上,顺势将贾张氏狠狠按在地上。

然后,再将其双手用力朝后背一卷,用膝盖顶住其背部,不让她挣扎开。

“快找根绳子来,把她给捆住,不能再让她发疯伤害任何人了!”

“对了,最好再把嘴给她堵住。”

何雨柱话音刚落,顿时惊醒众人。

“对,绳子,快找绳子来。”

“还是柱子想得周到,早知道用绳子把她捆起来不就好了嘛。”

“是啊,瞧那老婆子把我媳妇给抓的,要不是看她是个女的,我都想上前给她几巴掌了。”

“嘿嘿,柱子那耳光扇的,我看着都解恨呢!”

“瞎说什么呢,柱子这是防止她伤人,这是做好事呢。”

“对对,做好事,我也想做这样的好事呢。”

“...”

很快绳子被找来,何雨柱在其他人的帮助下,将贾张氏给捆了个结结实实。

甚至,不知道是谁,在混乱中找来块臭烘烘的破布,直接塞到贾张氏嘴里。

就这,贾张氏还不消停呢,在地上还跟条鱼似的折腾呢,那眼神看谁都像杀父仇人一样。

看起来,还真有点子神经病发疯的样子。

好不容易等来医院的人,给贾张氏打了一针后,总算将其送走了。

突然,院子里有个带婴儿的妇女回神一看,顿时破口大骂起来。

“咦,我娃儿刚换下的尿片呢?”

“上面还有一滩稀粑粑没洗呢,谁那么不要脸给我偷走了?”

“穷疯了,还是怎么着,连尿片都要偷?”

众人:“...”

不知为何,大家同时想起了贾张氏口中的布片。

咦~,细思极呕啊!

“妈,妈,我听说奶奶被抓走了,是不是真的啊?”

“妈,你会不会也被抓走啊,小当不要妈被抓走,小当害怕。”

刚才棒梗带着小当在外面玩耍来着,有人路过时朝他喊道。

“棒梗,你还在外面玩,你奶奶都被捆起来抓走了呢,还不快回去看看!”

啥?

捆起来?

抓走了?

棒梗搞不清楚情况,吓得赶紧带着小当往院里跑。

一见到秦淮茹在那哭,又没见着奶奶,顿时傻眼了。

秦淮茹见棒梗和小当回来,立马将其抱在怀中,泣不成声。

何雨水本想过去安慰来着,被何雨柱给拦了下来。

“有你什么事呢!”

“别偷懒,刚才要不是我,你差点就被贾张氏揍了知道不?”

“快点去给我收拾房间,把不好搬出来的物件往墙边靠,顺便扫扫地什么的。”

何雨水瘪了瘪嘴,小声嘀咕道:“哥,你也太没同情心了,现在还要压迫剥削我这个未成年学生,我怎么就这么可怜呢。”

何雨柱:“你还可怜?”

“远的不说,就说咱们院里,你指出一个能有你这么幸福的出来?”

“谁家的孩子不帮着家里干活来着,有些个你也知道,被打是常事。”

“你呢,你自己想想,长这么大,我什么时候让你受过委屈了?”

“我是缺你吃了,还是缺你穿了?”

“也是我以前太过宠溺你,啥都不让你做,才让你变得如此不识好歹。”

“我跟你说,从今天起,你要学着打扫家里卫生,洗衣做饭都要学着做,要不然,等将来有了婆家,我看你怎么有脸见人!”

“哥,你说什么呢,人家还小,你也不怕人笑话我啊!”

何雨水说归说,见秦淮茹身边围满了人,也不去凑那个热闹,继续跟着何雨柱收拾屋子。

没多久,陈卫国等人拉着材料回来了,三大爷看得眼睛都直了。

“呦,老陈,你这是发财啦,从哪弄了这么多东西回来?”

“他三大爷,你可别乱说,我这都是替柱子采购的。

他家屋子要整修来着,这不,请了我来主持呢。”

“嚯,柱子这是出血本啦,啧啧,还真舍得呢。”

“这有啥,柱子这么多年省吃俭用的,工资又不低,积攒点钱整修下屋子,将来找对象也方便不是。”

“嗯,这话在理。

对了,我家灶台刚好裂了一条缝,老陈,我看你这有水泥来着,那个,帮我给修补下呗。”

“三大爷,这些可是柱子出钱买的材料,刚好够用呢,我可不敢替他做主,要不,你去问问柱子?”

“呃,那算了吧,柱子那是正经事,我就不给他添乱了。”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