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归人(一)
  • 高冷学弟乖一点
  • 公子晉
  • 3049字
  • 2021-02-23 22:49:18

“苏瑾,别这么…对我……”

“我求你,别…不要我…”

漆黑的夜色,大雨滂沱。路面一角,少年在雨中追着前面女孩的身影,雨水将两人淋的狼狈。

少年通红着眼,跑上前,用血肉模糊的十指,艰难的攥紧女孩的衣角,低着头,在女孩耳边一声又一声卑微地祈求着。

……

苏瑾猛地睁开眼,面色一片惨白。

似是恍惚了一阵,才慢慢的将趴在书桌上已经有些发麻的身子坐直。

“滴~”

一阵手机提示音响起,苏瑾拿起手机看了看,不出意外的又是满屏的信息:

“柯恩:哦,瑾,上次人家和你说过的那套系列,你到底有没有兴趣?嗯???”

“柯恩:为什么不回答,你这个女人好狠的心哦……”

……

苏瑾闭了闭眼,并不作答,随手将手机盖在桌上。

这套系列早在半年前这个叫柯恩的男人就和她提起过,她无心工作,一直选择回避,想借此打消他的念头。

可将近半年的时间,她实在是低估了这个男人的执拗,每日三遍的问候,实在是聒噪的让人难以忍受。

看着桌上放着一堆记者的名片,烦躁地揉了揉眉心,将桌上的画稿撕碎,扔进了已经堆满的垃圾桶。

放在名片旁边的是一本摊开着的知名杂志,其中一页内容概要是:

著名画师凡生,六年前在国际画展大赛中以一副画作《零》崭露头角,其画技精湛,画法大胆诡异,一时吸引了许多人。后续更是随着《哑声》《魇》等画作的展出,陆续掀起热潮。

对于这位横空出世的神秘画家,外界从来没消减过这人的好奇。

然而此人向来行踪不定,从不参加活动,举行的画展也都是由相关负责人全权办理。终于在资深记者几经波折后终于了解到这位画家的基本信息:

画家凡生,华国人,性别女,已婚。

苏瑾闭了闭眼,将杂志盖上,一阵沉默。

这时,门外传来一阵轻微的咳嗽声,一个穿着白色衬衣的年轻男人推开了门,看了看满室的狼藉和面色惨白的苏瑾,皱了皱眉,走到桌前将手中的牛奶递过。

或许是常年缠绵病榻的缘故,男人肤色异样苍白,伸出的指节与杯中的牛奶无比贴合。

苏瑾听到动静睁开眼,看着面前的男人,连忙将牛奶接过后,起身询问:“云深,这么晚了怎么还不休息?哪里不舒服吗?”

楚云深嘴角微勾摇了摇头,视线放在苏瑾难看的面色后轻声询问:“阿瑾,又做噩梦了吗?”

苏瑾眼神复杂,点了点头,并不出声。

梦中相同的场景已经出现了无数次,她早已习惯,只不过这段时间出现的格外频繁,格外清晰。

楚云深抬眼皱眉环顾了一下四周,满屋的废纸颜料:“你最近的状态还是很不好吗?”

苏瑾转头看了看已经被她撕掉的废稿,一阵静默。

世人都说画家凡生才华横溢,一支画笔勾勒万千。

然而没人知道这光芒背后的她,深受梦魇困扰多年,精神几乎消耗殆尽。尤其是近两年更是毫无灵感,濒临崩溃。

楚云深绕过苏瑾,走到窗前,拉开了关闭已久的窗帘。

窗外暗夜浮沉,灯光稀疏。

他转过身,背着光靠在窗台上,看着苏瑾愈发苍白的面色,语气温和却又带着一丝严厉:“我还是坚持我之前的建议,苏瑾,你需要休息。”

苏瑾转过头,看着靠在窗台上抿着唇,眉目间似乎有了些愠怒的男人。

她想,或许,她是该休息一下了。

只是这么多年,她一直都是沉溺于创作,鲜少与外界交流。如今一松懈下来,倒是让她产生一阵前所未有的迷茫。

似乎是看出苏瑾的犹豫,楚云侧过脸,视线不由飘向窗外,手指微有些用力的抓紧了窗台,一阵沉默过后,他微微扬了扬嘴角,说出了早已想好的建议:“阿瑾,你回国吧。”

机场

人来人往,行色匆匆。

苏瑾推着行李箱走出帝都机场的出口,看着面前川流不息的马路,神色微微有些恍惚。

她想起那晚楚云深对她提出回国的建议后,她迟迟未出口的回答。还有最后楚云生满脸复杂的问她的那句话:“阿瑾,是什么困了你这么多年?”

对啊,是什么呢?

苏瑾抬眼,面前形形色色的人群。

她已经许久没回过这里了。

重回故里,竟让她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细细想来,她半生的悲喜几乎都在这里。本以为那些已经被她扔进了岁月长河里的记忆,随着时间早已逐渐淡忘,可胸膛那颗轻颤的心脏却在提醒她,一切都只不过是她的自欺欺人而已。

感觉喉头有些发痒,她下意识从衣袋翻出了一盒薄荷糖,扔进嘴里。

冷香的薄荷味在嘴里弥漫开来,让她原有些烦躁地情绪,有了一丝慰藉。

整理了思绪,苏瑾推着行李箱向前走远。

午后,微风微醺,吹动了她的长裙一角,明明此时暖阳高照,可走远的女人的背影,却是一片清冷。

这是她离开这座城后的第七年。

岁月逐渐蹉跎了时光,

她却仍在思绪里彷徨。

到底,

她还是逃不过这座困了她七年的心牢。

苏瑾靠在计程车的车窗,看着窗外一栋栋靠后的楼层,眼神中有一丝新奇。

前座的司机从后视镜看了看苏瑾,开口搭话:“姑娘,第一次来帝都吧。”

苏瑾闻言一愣,而后略有些不自然的开口应答:“不是,我是本地人,只是太久没回来了。”

司机一听,于是更加热情:“你们这些年轻人,只知道在外闯荡,只有到了我们这把年纪,才会知道还是家乡好啊。”

苏瑾听完点了点头,表示赞同,随后将视线继续放在窗外,不再出声。

这么多年除了楚云深,她鲜少与人交际,对于陌生人问候,礼貌回应,已是极限。

“苏瑾,是什么困住你?”

苏瑾抬眸,窗外的景色逐渐与楚云生的话融为一体。

这座城,是无数游子的归途。

也是她挣扎多年的心牢。

不一会儿,车停在景逸园的门口。

司机看了看小区的名字后,略有些诧异地看向后座这个清冷寡言的漂亮女人。在帝都,能住进这个小区的人,都是些非富即贵的大人物。

下车的苏瑾当然感受到了司机的视线,皱了皱眉,感到一阵莫名,却并不多言,走进小区。

在刚提出回国建议后,楚云生就已经给她安排好了一切,她本意拒绝,却在看见楚云生露出些许脆弱的神情后,即口答应。

她向来心软,吃软不吃硬。楚云深便是捏紧了这一点。

入住后,收拾了东西天色渐暗,独自一人草草解决了晚饭,苏瑾靠在沙发上,感觉全身疲惫。

房子一片死寂,静的只听见她的呼吸声。

她已许久没有感受过这种一人孤身的感觉了。这一刻的安静,让她略有些不适应,叹了口气,扔进几片薄荷糖进嘴。

不知过了多久,黑夜暗沉,苏瑾一动不动地看着落地窗外,长明的万家灯火,一阵茫然。

这万家欢乐,与她无关。

房里的孤寂似乎要与她融为一体。

一股莫名地烦躁涌上心头,不知想起了什么,她翻身拿起手机,输入了一组烂熟于心的号码。犹豫再三,最终还是试探的拨出。

“嘟嘟~”

那头手机并未马上接通,这一瞬,苏瑾的心也随之紧缩。

其实她对接通这个号码,本来也没有报多大的希望,她当初狼狈离开,斩断了和所有人的联系。七年时光,物是人非,这是事实。

然而却在打出的一瞬,她清楚的感觉到了自己的紧张和那微许的期望。

苏瑾,这就是你曾自以为的放下。用八年时间编了一个自己都相信了的谎言。

耳边的声音一会儿就停住了,苏瑾也随之屏住了呼吸,

“喂,哪位?”

熟悉的女声在她耳边响起,猛地,苏瑾觉得被她刻意遗忘的记忆,在那一瞬间涌入脑海,无比清晰。

她紧紧握住手机,指尖泛白。喉头哽咽,半晌却发不出一个音节。

那边的人等不到回话,冷呵了一声,自顾自的继续出声:

“呵,怎么不说话,是黑粉吧?从哪搞到的本小姐的私人号码?手段还挺厉害啊……”

一大串连珠炮弹扑面而来,苏瑾嘴角微微勾起,这人的脾气这么多年还是没改。

她抿了抿唇,吸了一口气,在那人的还在继续连珠炮中,哽咽开口:

“李昕,是我。”

对面猛地停住声,接着就是长久地静默。

苏瑾也不说话,她的视线已经模糊,苏瑾抬手,脸上一片莹湿。

过了一会儿,对面发出一声轻颤的声音:  

“苏瑾,是你吗?”

“嗯”

随之,传来一阵细小压抑的哭声:

“苏瑾……你…居然还敢回来。”

苏瑾握着手机,将自己陷在沙发里,低低出声音:

“嗯,我回来了。”

而此时另一边,最新电视剧《长歌》的发布现场,女一号演员李昕在接起一通未知电话后,倚着墙,蹲在出场走廊上泪流满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