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她是有夫之妇
  • 爱豆男友有点甜
  • 浅安浅安
  • 2141字
  • 2020-06-02 13:44:12

挂了电话,他提步迅速朝外走去,刚到大门口,身后跌坐在地的蒋丽媛叫住了他:

“你现在去,她可能已经不是你的人了。”

杨诺辰急促的脚步被她这一句话绊住。

缓缓转身,看到身后的蒋丽媛扶着墙边摇摇晃晃地从地上站起来:

“你现在去她可能已经在别人身下承欢,不干净的人你也要?咳咳咳……”

刚刚脖子被他掐的厉害,现在说话还带着咳嗽。

她忍不了,在他向公众宣布要结婚的时候她知道自己忍不了了。

从小被捧在手中的蒋丽媛,呼风唤雨,要什么有什么。

得不到的东西那就毁了它,爱情也是如此,她得不到,别人也别想得到。

所以才会有这一次的绑架,可以说是蓄谋已久。

就算查到她身上又怎么样呢?她不怕,她不是已经毁了桐薇了吗?

她只要把他身边那个心心念念爱的人毁了不就行了吗?自己的前途又算什么?

疯了,真的是疯了!

她也觉得自己疯了,可没办法,她爱他那么多年,为他才选择进入娱乐圈,到头来他要娶其它女人?

杨诺辰站在门口,路灯透过树叶照在他脸上,将他一半的脸隐没在黑暗中,嘴角是一抹让人觉得十分危险的笑。

就像地狱中的恶魔一样,巴不得现在就扑上前掐死她。

如果薇薇真的被绑匪凌辱,那么他真的会弄死她,亦或是,弄死她全家!

蒋丽媛从未见过他这样,忽然就害怕起来,喉咙滚动一下,背紧紧地贴着墙壁,手心里全是冷汗。

身体已经开始微微颤抖……

看他沉步离去,蒋丽媛提着的心放了下去,匆匆忙忙地拿出手机拨出最近通话记录中的第一个号码。

城郊,一座早已破旧不堪的废工厂内。

墙角处,桐薇颓败地躺在地上,双手被反捆在身后,双腿也被绳索紧紧的绑住不能动弹。

她白净的左脸上有一个很深且红的巴掌印,头发早已凌乱,白色毛衣上早已沾染了灰尘。

她微微喘息着,嘴角挂着一丝血迹。

那是刚刚绑匪中的一人试图脱她衣服的时候她反咬那人手臂留下的血。

不远处,两个绑匪坐在废弃的箱子上,嘴里骂骂咧咧。

“妈的,这小娘们还挺烈!”其中染着红色头发,看起来三十出头的男人朝地上吐了一口吐沫。

手臂上有一条长长的疤痕,一看就是好多年前便已经留下来的。虎口处,是一个很深的牙齿印,那是桐薇刚才咬的。

“虎哥,蒋小姐的电话。”

旁边一个看上去还很年轻的小伙子将手机递给那个什么虎哥。

躺在地上虚弱无比的桐薇听到“蒋小姐”三个字时,眉眼动了一下,掀起眼皮朝那男人看去。

呵,她还在想是谁跟自己有深仇大恨要绑架自己。

原来,是她呀。

她知道蒋丽媛爱杨诺辰,可是却没想到如此疯狂。

“喂?”

“把那个死女人弄死,动作快点!”蒋丽媛在那边极尽疯狂的嘶吼。

“蒋小姐,这,这,这我们不想弄出人命。”原本是街头的小混混,被她找来干绑架的事情就已经心惊胆颤了。

听到蒋丽媛说杀人,这虎哥忽然吓破了胆。

“我给你钱,原本的三倍。”

妈的,用钱来诱惑自己!

那虎哥听到三倍的价钱,心开始痒痒起来,那些钱足够他后半辈子衣食无忧。

“蒋小姐是个爽快的人。”

挂了电话,虎哥从后口袋里捞出一把随身携带着的刀朝桐薇走去。

桐薇看他拿着那把刀朝自己缓缓走来,心里一直告诉自己冷静,现在这种情况必须要冷静。

“绑架罪要判十年或者十年以上,再加上故意杀人,那就是无期徒刑甚至是死刑。”

幸亏她姐桐洁是律师,这些年多多少少一些刑法条例她还是了解的。

只希望现在能稍微起一点作用。

她不傻,现在蒋丽媛沉不住气想杀自己,那说明杨诺辰他们已经找到了这个地方。

那她就需要再拖延点时间来自保。

显然,虎哥听到她的话上前的脚步愣了一下,刚刚一时听到那么多钱都没考虑过这些问题。

另外一个小伙子走到他旁边劝说道:“虎哥,她说的对。我们不能杀人,我不想做牢!”

桐薇见那话稍微起了作用,挣扎了下脚上的绳索,嘴角扬起疲惫的笑,话是对那个年轻小伙子说的:

“你还不到20岁吧?难道想后半辈子在牢狱里待着?”

的确,被她说中,那个年轻的小伙子也才刚刚成年而已。

听到她的话,那人更加坚定不杀人的想法,慌张地去扯虎哥的手臂:“虎哥,不要杀人,我不想坐牢。”

就在此时,外面传来警报声。

两个绑匪身体皆一震,随即反应过来剐了桐薇一眼,丢下她朝后窗户跳出去逃跑。

桐薇提着的心终于落地,呼出一口气。

幸亏,幸亏绑架她的这两个人并非什么特别凶狠的人,不然自己逃不了这一劫。

听到脚步声,桐薇抬眼看去,朝她最先跑来的是何坤洋,张立带着几个刑警去追那两个逃跑的绑匪。

何坤洋蹲到她身边,颤抖着身体将她从地上扶起来,去解她身上的绳索:

“薇薇,你还好吗?”

跟来的沈星不忍哭出了声,从包里拿出纸巾为去擦嘴角的血迹,可是那已经干了,怎么擦也擦不掉。

“薇薇,以后我不想让你一个人去拿快递了。”

桐薇身上的绳索被解开,想伸手过去抱住沈星安慰她别哭了,可手却被绑了好几个小时已经麻木疼痛,怎么用力也抬不起来。

沈星扑上去拥住她,眼泪哗哗哗往下流,她怎么也没想过绑架的事情会发生在自己身边。

她真的怕极了,怕极了她的薇薇出什么事。

“还能站起来吗?”沈星搀扶着她的手臂准备将她扶起来。

桐薇笑着刚想说“可以”,身体却已经被何坤洋腾空抱起,不由分说的朝外走去。

“坤洋,我可以自己走的。”她半推着他。

何坤洋不理会她的话,抱着她径直走出工厂。

刚走出工厂,不远处一辆白色的路虎揽胜朝他们开来,就停在了何坤洋车的旁边。

杨诺辰从驾驶座下来,步子很快却极其沉稳地走到何坤洋面前从他怀里接过桐薇:

“她是有夫之妇!”

言下之意,我是她丈夫,你算哪根葱抱着我的妻子!

语气冷淡,泛着愤怒。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