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心中的白月光

  • 爱豆男友有点甜
  • 浅安浅安
  • 2023字
  • 2020-05-12 22:07:24

回国后,剧院考虑到桐薇才回国便没有安排工作给她。给了她两个星期的时间休息以及让她回家陪伴家人。

两个星期的休息时间结束后,桐薇便被安排了一场舞台剧。

悠扬的音乐响起,舞台上投入表演的她怎会知道观众席最后一排坐着她这两年来都忘不了的人。

杨诺辰坐在最后一排,看着舞台上那个让他心心念念的人。

舞台上翩翩起舞的她,始终是他心中的白月光。

坐在他身旁的韩安咬牙切齿。大周末杨诺辰打电话把他叫出来说看电影,他还觉得奇怪。结果是陪他来这看芭蕾舞剧!

“我不记得你还有这爱好!”韩安斜眼鄙视的看着他。

说完忽然想起桐薇便是这个剧院芭蕾舞团的,莫非自己兄弟太思念她了?

“喂,杨诺辰。有本事你飞去莫斯科看她去呀。”

杨诺辰歪头用手杵着脑袋,慢条斯理的回复:“就在眼前。”

韩安诧异的看着他,又立刻转头仔细寻找舞台上桐薇的身影。

韩安知道桐薇是这个芭蕾舞团的首席,定睛看向舞台上领舞的人,果然是她。

他忽然有点心疼起杨诺辰来,转头可怜的看着身边的人。杨诺辰被他那可怜的眼神看的心烦,便报复到:“比起你来,我不算可怜。”

韩安知道他意思,这两年他猛追杨诺星,但人家根本就不搭理他。听到这话,他顿时火冒三丈,但又不能把他怎么样。

得,他不该惹眼前这位大神。于是便坐正身子,气呼呼地抱手看向舞台。

桐薇表演结束回到化妆室,刚走到门口,她便看到自己平时的化妆台上放着一束玫瑰,她最爱的蓝色妖姬。

跟着进来的小伙伴们看到桌上放着的花束,都不禁打趣着到底是哪位她的追求者对她那么痴情,每一次她表演结束都会送花给她。

桐薇颔首浅笑,“哪里来的追求者,应该是喜欢芭蕾舞的观众。”

“我觉得一定是一个比较了解你的人。不然怎么会知道你喜欢蓝色妖姬!”芭蕾舞团里与她交平时好的一个女孩走过来挽住她的手臂笑着说到。

这句话倒提醒她了,的确可能是了解她的人吧,但也有可能只是凑巧送了她喜欢的花而已。

桐薇拿起放在花束中精致的贺卡,打开,落款处依然是林先生。

她现在比较好奇这位林先生是个什么样的人了。

桐薇抱着花束从剧院出来,便一眼看到倚靠在车边的何坤洋向她招手打招呼。

她提步朝他走过去。已是秋末冬初,冷风吹过来让她打了个冷颤。

“你这短短两星期的时间,车也买了,房也买了,速度会不会太快?”桐薇只觉眼前这个男人办事效率真的很快。

“我还想更快点,把婚结了。”何坤洋看她只穿着一件衬衫,便脱下自己的外套给她披上。

桐薇愣住,刚想说不用,便听到头顶传来他霸道的声音:“披着!”

听到这话,桐薇也不好再说什么。

“结婚你也得有个女朋友呀!”桐薇听到他说想结婚的话,只觉好笑。脸上不禁扬起明媚的笑容。

“你不就是最佳对象吗?”

桐薇闻言,嘴角的笑容止住,抬头惊讶的看他。看到他一本正经的样子,她才知那话并不是开玩笑。

这让她忽然想起来那日在机场,沈星对她说的话。

莫非眼前这个男人真的喜欢自己?可是,她只把他当做很好的异性朋友而已。

何坤洋的确没有在开玩笑,他是认真的。可是看到眼前的她那一脸不知该怎么回答的表情,他便知这句话让她为难了。

始终不忍心让心爱的人为难,他笑着摸摸她柔软的头发:“我和你开玩笑呢。”

突如其来的摸头,让桐薇想到了杨诺辰,从前,他也喜欢宠爱的摸着她柔软的头发。

听到他的话,她刚刚紧张的心情瞬间放松下来,抬手朝他肩上捶了一下:“吓死我了你,以后不要开这样的玩笑。”

这样的话落在何坤洋的耳里,只觉失落。

“好了好了,带你去我新买的房子看看。”何坤洋打开副驾驶,双手握住桐薇瘦弱的肩膀将她推进车里。

这一切落在外人眼里,倒像是小情侣在打情骂俏。

尤其落在对面街上停着的一辆黑色轿车里的两人眼里,更是如此。

驾驶座的韩安只感觉此时的杨诺辰脸色极其难看,随时都会火山喷发。

看着何坤洋的车离开,副驾驶座的杨诺辰才收回视线,将车窗关上。刚才的一切他都看的清清楚楚。

“诺辰,我们现在去哪?”韩安小心翼翼的开口,真怕他随时爆发。

“跟着那辆车!”杨诺辰摘下墨镜,双手抱胸,极其平静的回复。

“啊?”他的回答让韩安很意外。

“我说,让你跟着那辆车!”杨诺辰将声音稍微提高一点说到。

韩安本想让他放弃,可是看他那样却始终没说出口。算了,那就跟着看看到底会发生什么,那样让他彻底死心也好。

何坤洋说想念桐薇做的饭菜,于是两人便去了一趟超市。

桐薇走在前面挑选着食材,何坤洋推着购物车默默地跟在她身后。

她偶尔转头笑容满面的问他要买些什么。外人看来,真像一对恩爱的小夫妻。

从超市出来后,便驱车回了何坤洋新买的公寓。

杨诺辰坐在车里,看着两人有说有笑进了公寓楼。

许久,他都没有从刚刚看到的场景中回过神来,好看的眉皱的厉害,双手早已紧紧攥成了拳头。

想到剧院门口桐薇对那男人明媚的笑容,他就气不打一出来。真想打开车门,冲过去朝那男人脸上揍过去。

所以,才两年的时间她就在国外有了新欢?亦或是已经结婚了?

那自己这两年又算什么呢?心里还抱有期待,期待她从国外回来会释怀所有事情重新和他在一起。

是不是他太高估她对自己的爱了?总以为他们还可以重新在一起。

刚刚看到的一切,将他所有的期待与希望都瞬间打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