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不舍

  • 爱豆男友有点甜
  • 浅安浅安
  • 2149字
  • 2020-05-07 14:19:05

差不多两个小时,韩安便查到了那个女人所有的信息。杨诺辰怎么也没想到那女人居然是杨有德公司的一个部门总监。

他看着韩安发过来的文件,嘴角不禁勾起一抹嘲讽的笑,这么说,这两人那么些年来不仅生活中勾结在一起,在工作中也是狼狈为奸。

浏览完韩安发过来的文件后,他快步下楼走进了书房。将那个女人的生日输进去,果然保险柜被打开。

虽然这是早就料到的,但是真正付诸实践并成功时,他还是感到难过。自己的母亲罗晓凤自己他和姐姐始终比不上一个小三!

保险柜一共有两层,两层都放满了文件袋。杨诺辰从上面一个一个的拆开,不用想他也知道那些文件袋里面装着的是见不得人的东西。

翻到第三个,里面装着两张汇款单,两张汇款人名字是杨有德之前的助理李叔,收款人是两个陌生的名字。

那场车祸发生后的第二天晚上,他在书房门口听到父亲吩咐李叔去处理这件事。处理完后,李叔便被父亲辞退。如果没猜错,那么这两个收款人的名字应该就是父亲所贿赂了做伪证的人。

刚要关上保险柜的门,便听到身后传来杨有德愤怒的声音:“兔崽子,你在干什么?”

杨诺辰听言,慢条斯理的关上保险柜,站起来转身看到杨有德站书房门口,身后跟着现在的助理。

他拿着文件绕过书桌,没有走过去,只是站立在离杨有德3米远的地方,抬手扬了扬手中的文件,冷笑着看着眼前这个所谓自己父亲的男人:“拿这个呀!您老知道是什么。”

杨有德见他手中拿着那么重要的文件,此时已经火冒三丈,铁青着脸,朝他吼去:“杨诺辰,我告诉你,我是你老子。难道你要大义灭亲?”

“您老人家做的事情配得上父亲这个称呼吗?”

“我是你老子,我把你养那么大,是为了什么?是为了现在和我对着干吗?你这个不孝子!把东西给我。”杨有德说着向杨诺辰伸出手。

杨诺辰见状,嗤笑一声:“您老为了钱和名义做的那些事,伤害了多少人?您知道吗?”

“别和我说这些废话,把文件给我。”杨有德再次提出要问文件的话,那份文件虽说不能让他怎么样。可是一旦公之于众,对他公司的形象会有所损坏。

那么多年来,他不和罗晓凤离婚的原因也不过是为了在公众面前树立一个好男人的形象,他不能让自己的儿子毁了幸幸苦苦打拼的江山。

“不可能!”杨诺辰说完越过他朝书房外走去,刚走到客厅门口,只见门口的两个保镖拦住了他的去路。

他冷着脸,语气冰冷地开口命令:“让开。”

那保镖往里看了一眼杨有德,自家老板没发声,当然不敢让开。

杨诺辰已然没了耐心,转头看向身后依然站在书房门口气急败坏的杨有德,嘴角微微上勾,噙着一抹玩味的笑:“您老可能忘记了我学过两年的散打。”

“我再说一遍,让开!”

“让他走。我告诉你,就算你拿了那份证据也奈何不了我任何。”前面一句是对保镖说的话,后面这句是对杨诺辰说的。

那两个保镖听了老板的命令立即让出路来。杨诺辰踏出一步忽然停住,没有回头,话却是对身后的杨有德说:“我恳求你,和我妈离婚。”

说完,头也不回的离开。留下杨有德站在那愣住,自己的儿子居然知道他对罗晓凤做的那些事情?那想必也知道自己在外面养女人的事情?

但是,离婚?怎么可能!罗晓凤带出去体面,况且她手中还握有公司的股份,虽然不多,但是他杨有德不会放过一分一毫。

现在已经不惧怕那份证据对自身的危害,毕竟是十多年前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了,谁还愿意管?

可是,杨有德并不知道的是杨诺辰和当年那对夫妇的女儿在一起!

杨诺辰从家里出来后,便开车直奔桐薇的公寓。一天下来,辗转多地,又知道了许多让他震惊、难以接受的事,他现在已经身心俱惫。

天色完全暗下来。

春风一点也不温柔,吹进车里,将他额角的碎发吹得有些凌乱。

…………分割线…………

打开门看到是杨诺辰,桐薇眼里闪过一丝意外。她原以为是桐洁忘记拿什么东西返回来。

杨诺辰将文件袋递到她面前,嘴角带着一丝浅浅的笑意:“你想要的。”

桐薇看着那个文件袋,怔住,她是真的没有想过他会背叛自己的父亲。并没有伸手去接,侧身示意他进来。

站在门口的杨诺辰犹豫了一下,还是提步走进去。走到客厅将文件袋放在门口,抬头便看到阳台上正在躺着的牛奶。

当动物多好,没有人那么多的烦恼……

跟在他身后的桐薇看到他一直盯着牛奶看,心想许是他想把牛奶带走了?也对,那本来就是属于他的东西,他想带走也合情理。

“待会我收拾一下牛奶的东西,你再带它走吧。”

杨诺辰听到她这样说,收回看牛奶的视线,转身诧异地看她。其实,他本没有想带走牛奶的想法。是她误会了……

本想开口解释,可是转念一想或许自己的东西放在这让她看见,只会徒增伤悲。想此,便回了一个“好”。

桐薇很利索地收拾好牛奶的衣服来到客厅,便看到杨诺辰抱着咖啡坐在阳台沙发上,牛奶很安静的躺在他的旁边。

看着他的背影,桐薇忽然有点伤感起来,鼻头酸酸的,眼泪在眼眶打转。

之前,她多么庆幸他会爱上自己。可是他为什么就是杨有德的儿子呢?为什么会那么巧呢?

如果不是的话,或许他们现在依然像从前一样坐在那里逗着猫咪,幸福地谈笑。

杨诺辰见她还没出来,便放下咖啡准备去看下她。一转身,便看到泪眼婆娑的她。

桐薇看着他盯着自己看,这才回过神立即转身背对着他,很努力很努力地将眼泪憋回去。

平复好情绪后,刚转身,却被不知何时已走到她身后的杨诺辰伸手过来搂住她的腰身,另外一只手温柔的捧起她的脸,随即吻落下来。

桐薇知道她不可以再这样沦陷在他的爱中,她真的很怕,怕他太温柔,最后离不开他。

可现在,她就已经舍不得离开他。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