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各自奔波

  • 爱豆男友有点甜
  • 浅安浅安
  • 2114字
  • 2020-05-04 14:00:21

第二早,一家人围在一起吃早餐时,桐洁,桐薇,江言接连打着喷嚏。

昨夜在外面冻了许久,不感冒才怪!三人顶着黑眼圈,看起来一点精神都没有。

桐家荣用筷子夹起包子分别放到杨诺辰和封硕碗里,嘴里怪责着半夜跑出去的三人:“活该,谁让你们半夜不睡觉跑出去,这下遭罪了吧。”

半夜跑出去的三人听到这话,同时抬头看着桐家荣,看来姑姑知道他们仨昨夜跑出去的呀。他们昨天晚上通宵聊天,凌晨6点多才回到家里。

江铭喝了口粥,说到:“你们当我和你姑姑是傻子吗?这开大门的声音我们都听见了。”

杨诺辰和封硕坐在旁边吃着早餐,默默地听着,他们两昨晚睡的太熟还真不知道身边的人不在。

虽然嘴上这样怪责着,但是之后桐家荣还是找了药给他们吃下。三人吃了药各自回房间准备睡回笼觉。

杨诺辰倒好一杯温水放到床头柜上,将被子拉上去一点盖过她的肩膀。

桐薇扑闪着两只大眼睛看着他:“你昨晚真的没发现我没在吗?”

这样的话,她以后要是出轨岂不是很容易?半夜跑出去都不会被发现!

杨诺辰坐在床边,低头用鼻子蹭着她的鼻子,不回答,只是笑笑。他当然知道她出去了,只不过看到是和桐洁江言他们出去他便没叫住她。

桐薇看着他脸上的笑意,打算逗一下他,便开口说到:“杨先生,你这样的话。我以后出轨很容易!你不怕吗?”

“怕什么?你不会喜欢别的男人的。”这一点他还是有自信的,毕竟眼前的人不仅是自己的爱人,还是喜欢自己那么多年的真爱粉!

桐薇努努嘴,好吧,他把她看得透透的了。杨诺辰俯身在她额头上落下一个温柔的吻,随即起身穿着大衣:“我陪姑姑去寺庙,你好好休息。”

她看着他套衣服的样子,不紧不慢,真是一个行走的衣架子。听到关门的声音,她才舍得收回在他身上的视线,安心闭眼睡觉。

杨诺辰下楼,封硕也刚从桐洁卧室里出来。

初一都要去寺庙祈福,桐家荣已经坚持了许多年。往年身边都是桐薇和桐洁陪着,今年换成了两个侄女婿相伴。

寺庙在城郊,杨诺辰开车,江铭坐在副驾驶,桐家荣和封硕坐在后座。

“前面便是小洁和小薇父母出车祸的地方。她们应该和你们提过她们父母的是吧?”桐家荣指着前面不远处的路口说到。

杨诺辰盯着前面那个路口,眼懵深了几许,眉头微微皱起。他记得这个地方,在他梦里反反复复出现过无数次,怎么挥也挥不去。

江铭侧头对桐家荣抱怨道:“这大过年的提这个干什么。”

“我这不是想到哥和嫂子了嘛。你看留下小洁和小薇两姐妹多可怜。”说着抬手擦去眼角的泪珠。

这么多年过去了,每次经过这里她都会无比伤心。

封硕伸手过去握住桐家荣的手,柔声安慰道:“姑姑,小洁和小薇有你和姑父也很幸福。”

驾驶座上的杨诺辰听着他们的对话,没有说话,脸色愈加苍白。

他该怎么开口呢,告诉他们其实自己的父亲便是撞死桐薇父母的肇事者吗?他没有勇气。

“诺辰啊,听小薇说你外婆家是我们这的呀?”是江铭的声音。

杨诺辰这才回神,脸上带笑回到:“是,姑父。我外婆家是这里的。不过几年前就去世了。”

江铭不再询问,转头看向窗外。车子向前行驶,街道两边的树一棵一棵的向后移。

“诺辰,你向小薇结婚了,那打算什么时候结婚呢?”桐家荣问到。

“这个春天,姑姑。”杨诺辰爽快的回答到。关于什么时候结婚,在向她求婚之前,他便已经想好。

他一刻也不想等,只想越快越好,只想尽早把她娶进门。

………………………………………………

从江平回来以后,桐薇原以为杨诺辰会带她回家见父母,然而他却从未提起。

他好像从未和她说过自己的父母。她在网上看到许多媒体报道过他其实是富二代,也不止真假。或许是他工作太忙,所以没时间带她回去。

的确,过完年后他有许多通告要赶。每天不是在赶飞机,便是在赶飞机的路上。加上他有打算办一个娱乐公司的准备,最近也在筹备着这些事情。

桐薇还好,剧团表演并不是很多。但她闲余时间还是被安排的很满,看书,练舞,陪沈星逛街,倒也悠闲自在。

这天,两人坐在商场里的咖啡馆聊天。透过偌大的玻璃窗能够看到外面生机勃勃的景象。

春天,真的来了。

“我要给你设计一件独一无二的婚纱。”沈星喝着可可激动的对桐薇说到。

桐薇摆摆手,“算了吧,还早着呢。只是求婚而已,结婚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呢。”

“哎呀,那不迟早的事嘛。”沈星一想到自己的好姐妹要结婚了,心里很为她开心!

“男神没有带你回家见父母吗?”沈星疑惑的问到。

桐薇笑着摇摇头。沈星见状便也不再开口提结婚的事,心想也许杨诺辰有着其它的打算。

“对了,薇薇,你们找到一些重要人物了吗?”沈星放下杯子,抬头好奇的问到。

桐薇知道她问的是什么,关于当年那起交通事故的一些主要人物。

她搅拌着手中的咖啡,缓缓开口:“我姐夫帮忙找到了那个人以前的助理。只不过他什么话都不说,这有点难办。”

封硕已经查出当年的伪造证据全部是肇事者让自己的助理一手操办的。如果助理出面指证,那么一切事情便好办许多。

可是毕竟这位助理有所参与,如果全部托盘而出,他也免不了法律的制裁。所以,想让他出面指证是一件很难的事情。

“薇薇,你口中的那个人到底是谁呢?”桐薇每次提起肇事者都只说那个人,却不提名字。这反而让沈星尤为好奇。

桐薇抬起咖啡,转头看向窗外的风景。优雅的呡了一口咖啡,说到:“杨氏集团老总,杨有德。”

沈星停下喝咖啡的手,抬头便看到桐薇绝美的侧脸。景丰市谁人不知道杨有德是个厉害的角色?想要扳倒他,谈何容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