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回家

  • 爱豆男友有点甜
  • 浅安浅安
  • 2088字
  • 2020-06-08 15:52:53

封硕将脑袋放在她肩上,双手围住她纤细的腰。

他刚刚听到她在和她妹妹打电话,挂电话时她说要见客户,现在打趣到:“是见我这个客户吗?”

桐洁转身推开他,微微歪头,笑的风情万种:“封先生,别忘了,我们只是名义上的夫妻。没有必要做那么亲密的动作,我还有事要忙。”

话落,越过封硕离开了。封硕看着她踩着高跟鞋离开的背影,心里还真不是滋味。

他大老远的从国内飞过来看她,她还不领情。比起她那个乖顺的妹妹,她是一只难驾驭的野马。

翌日,桐薇天还未亮便起床收拾着行李,她今天要回老家看下姑姑桐家荣。

杨诺辰起床洗漱完,桐薇刚好买早餐回来。桐薇将豆浆递给他,问到:“你没睡好吗?”

杨诺辰接过豆浆,笑着摇摇头,反倒说起她来:“是你没睡好吧。”其实,两人昨夜各怀心事都没睡好。

杨诺辰早晨起床看到了她收拾好放在客厅里的行李箱,现在疑惑的问到:“你要出差吗?”

“我要回老家看姑姑。”她前几日好像忘记告诉他每年元旦都要回老家这件事情了。

他闻言怔住,昨日他向她说起去看她姑姑的时候,她并未提及今日便会去。她好像在她家人这件事情上有意疏远他,而且并没有打算带他回家的打算。

桐薇察觉到他表情的变化,心想许是他误会了,忙解释到:“我前几日忘记和你说今天要回老家了。”

她之前原本打算昨日告诉他,只不过昨日他却先提及到姑姑的事情。她当时也没了什么心思就直接回了房间,后来也就忘记了。

在带他回家这件事上,桐薇知道姑姑桐家荣是一个重礼数的人,她总得先回家和姑姑打声招呼,不然太唐突。

杨诺辰笑起来,随口说了句没事便埋头吃早餐。既然她今天不在家,那他也回趟家。

桐薇老家是景丰市的一个县城,名叫江平,坐客车半个小时便到了。杨诺辰执意要开车送她,这样方便些,然而却被她拒绝了。

“下次哟,下次带你回家。”坐在车里桐薇侧身对他说到。她怎么能够让他送她回家,这样显得好像有点太兴师动众了。他可是公众人物,能避免的尽量避免。

杨诺辰目视前方,嘴角露出一个恰到好处的笑容:“好,注意安全。替我给姑姑问好。”

桐薇看到他的笑容,疏了一口气,这才放下心来,还好,他并未生气。

“你去过江平县吗?”

杨诺辰没有着急回答,转过前面路口才答到:“我外婆家在那里。”

桐薇闻言,很是欣喜,没有想到他外婆是江平的。

“不过几年前我外婆去世后,就再也没有回过江平。”

桐薇本想进一步问他外婆家是住哪,听到他这句话后便不再开口,怕问起让他伤心。

杨诺辰坐在车里看着桐薇进了客运站,直到她的身形消失在眼前他才发动车子朝父母家的方向开去。

20分钟不到,便到了杨家夫妇的住所。杨诺辰才到大门口,罗晓凤便满脸笑容的迎上来,后面跟着的是保姆张妈。

“我的大明星,你可回来了。如今我见自己儿子一面也只能在电视上了。”罗晓凤挽住杨诺辰的手臂假装怪责道。

杨诺辰20岁的时候便从家里搬出一个人住,这几年很少回家,原因有两个。其一工作繁忙没有时间回家。其二,他和父亲杨有德从小关系便不好。

有媒体报道过说他是富二代,但并没有人知道他是杨氏集团杨有德的儿子。

杨有德看不惯他当明星,认为那是不务正业,一心只想让他接替自己的公司。而杨诺辰却一点也不稀罕父亲的公司,哪怕它在景丰市众多公司中算得上数一数二的。

“我知道,这不回来了。”将手中的东西交给张妈,杨诺辰笑着搂着自己的母亲进了屋。

到了门口,罗晓凤驻足拉住杨诺辰,叮嘱到:“你爸那脾气你也知道,待会进去别说几句话又吵起来。”

杨诺辰闻言点了下头,他也不想每次回家就和自己的父亲吵。

客厅里,杨有德正在喝茶。看到杨诺辰回来,不是不想的。只不过这自家养的儿子从小就和自己对着干。

杨诺辰走过去还是毕恭毕敬的叫了声爸,只不过杨有德却并不买账,端起茶杯喝了口茶,用鼻子嗤笑一声:“你还知道我是你爸,还知道回这个家。”

杨诺辰听到他说这话也不想回答,转身往楼上走去,刚到楼口便听到一直站在杨有德旁边的助理说到:“杨总,中午约了警察局局长吃饭。我们现在可以出发了。”

杨诺辰闻言停下脚步,转身讽刺的说到:“哟,这是又要出钱消什么肮脏的证据呢?”

跟在杨诺辰身后的罗晓凤听到忙上前拉拉他的衣服,示意他不要再说出什么让杨有德生气的话来。

杨有德听此,愤怒的从沙发上站起身来,用手指着杨诺辰怒吼到:“你说什么。”

杨诺辰看到他生气的样子,心里还稍微有点得意。挥开罗晓凤拉着自己的手冷笑着走到杨有德面前:“难道不是吗?十五年前不就是用这样的方式免了牢狱之灾吗?”

“我说过多少遍不准再提这件事!”

“您敢做,还怕别人说吗?您有想过那对夫妻的家人这些年是怎么过的吗?”

话音刚落,杨有德抬手一个巴掌朝杨诺晨打过去。助理以及保姆都震惊的愣住。罗晓凤最先反应过来将两人的距离拉开些:“有话好好说,打儿子干什么。”

“你看看你这个好儿子说的什么话,胳膊抽永远往外拐。这些年他提这件事提了多少次。”杨有德指着杨诺辰对罗晓凤说到。

罗晓凤顾不得他说什么,只是忙去看杨诺辰被打的脸。这一巴掌可真够狠,他半边脸瞬间肿起来。

“你给我滚,永远不要踏进这个家门。”

杨诺辰嗤笑一声,冷眼看着自己的亲生父亲:“我还真不想和一个用卑鄙手段换来荣华富贵的人住一个屋檐。”说罢提步朝门口走去。

跟出来的罗晓凤慢了一步,只能看到杨诺辰开车扬长而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