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释怀,放手

  • 爱豆男友有点甜
  • 浅安浅安
  • 1979字
  • 2020-04-13 15:57:45

桐薇听到此话,脸颊瞬间红起来,推了他一把:“谁要看你换衣服了!”说完转身跑回自己的房间。

心里一直在吐槽他,怎么现在他越来越没形,总是对她耍流氓。

而杨诺辰看着桐薇离去的背影,咧开嘴笑了。逃跑的背影真像一只落荒而逃的兔子。他发现她好像越来越可爱了。

过了好久笑容才逐渐消失。边换衣服边想着今早的热搜,其实他并不后悔,只不过又得听经纪人Nancy姐念叨了。

这样想着,手机响了。拿过来看到来电联系人,眉头微微皱起,说曹操曹操到,还真是伤脑筋。

“Nancy姐?”

Nancy尖锐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我的祖宗,我和你说过好几遍了。不要谈恋爱!你不听就算了。现在跑去跟别人打架!你知不知道影响很不好?”

“没有什么能难倒娱乐圈金牌经纪人Nancy。我相信你能处理好,待会要拍戏,挂了。”还未等电话那边的Nancy说话,杨诺辰便把电话挂了。

下午桐薇要彩排,而杨诺辰也要继续拍戏。所以两人在一起只是吃了一顿早餐便各自去做自己的事情。

到了彩排地,桐薇在门口碰到许斌阳。说巧也算不上,还不如说是许斌阳在这等她。

桐薇本想绕过他进去,然而许斌阳拉住了她的手臂:“薇薇,我们谈一下。”

桐薇从他手中将手臂脱离出来,转身看着他。这时才发现他脸上的伤比杨诺辰脸上的伤要严重。

“好”桐薇冷淡的回应到,她的确该和他好好谈谈了。

他们找了附近的一家咖啡店坐下。桐薇低头有意无意的搅拌着眼前的咖啡。而许斌阳看着她昨晚被自己用烟头烫到的脖颈,小心的发问:“还疼吗?”

桐薇停下搅动咖啡的手,抬眼看着他。眼神里带着愤怒和嘲笑,怎么现在听着他这么一问觉得很好笑呢?

而许斌阳似乎也感受到了来自桐薇眼神里的指责。喝了一口咖啡,才开口抱歉的说到:“薇薇,我很抱歉昨晚那样对你。但那也是因为太爱你才会那样的。我实在不能忍受你属于其它人,而且还和杨诺辰待在同一个空间那么久。”

桐薇捕捉到他最后一句话,好看的眉皱了起来。芭蕾舞团里面的伙伴的确知道自己有男朋友,但是没有任何人知道是杨诺辰。而他又是怎么知道的?

桐薇目视着许斌阳,带着点疑惑问到:“你跟踪我?”她和杨诺辰在一起之后没有过任何一次约会,只有那次看电影。如果许斌阳说刚好碰到,她又怎么会信?况且他怎会知道的那么详细?

她不傻,不会相信这世界上有那么巧合的事。

而许斌阳听到她的话后,仿佛也打算破罐子破摔,身体往后一靠,眼神里带着一丝被人戳穿的尴尬:“是,我是让人跟踪你。那也是因为太爱你。”

“我不允许任何人占有你,薇薇。你只能是我的,只能是我许斌阳一个人的。”

他话刚落,桐薇将手中的咖啡拿起来朝他身上泼过去。

许斌阳被她那么一泼,惊讶的愣住。他没有料到她会来这一出,毕竟平时的她性格是温柔善良的。

她是温柔,可是温柔也是留给善良之人,而不是留给一个伤害自己,甚至派人跟踪自己的人。

桐薇随即也站起来,看着他说到:“许斌阳,我们连朋友都做不了了。”语罢,转身离开。没有必要和一个派人跟踪自己的人做朋友,哪怕他以爱为理由。

许斌阳看着她离去的背影才从她刚刚说那句“连朋友都做不了的话”中回过神来。这才慢慢意识到自己好像真的做错了。

桐薇从咖啡店出来时,才察觉到今天风很大。将松开的大衣纽扣不紧不慢的扣上,双手插兜离开。

这次剧团巡演每一场准备了八个节目。桐薇有两个节目,和许斌阳搭档的两个双人舞节目:《莱梦达》以及柴可夫斯基的《睡美人》。

桐薇坐在观众席看着舞台上正在排练的《天鹅湖》,思绪却很乱。待会和许斌阳排练该有多尴尬。

然而整个下午许斌阳都未出现,剧团负责人打电话也没接。直到晚上桐薇和杨诺辰通完电话后,许斌阳才出现。

桐薇打开门看到是他,有一瞬间的诧异。他身上还穿着今天的衣服,上面有她今天泼在他身上咖啡留下的痕迹。看来是并未回过酒店。

“我想和你说几句话。”

桐薇闻言,身子向旁边侧过去,示意他进来。其实她并不觉得他们还有什么话可以说。但是让他一直站在门外被同剧团的人看到也不太好。

许斌阳进去坐下后,桐薇给他倒了杯水。水杯刚放下,许斌阳有点沙哑的声音响起:“这次巡演结束后,我打算向剧团辞职了。”

桐薇坐在他对面,不动声色的听他说着。

“我准备出国,我爸在国外的公司需要接班人。况且,这里好像没有什么可以留恋的了。”话落抬头看着桐薇。

是的,已经没有什么他可以留恋的了。当初他从舞蹈学院毕业后进入剧团也不过是为了她。爱的人已有人守护,自己还有什么理由留下。

嘴角噙着一丝苦笑:“我很抱歉之前对你所做的一切。跟踪,伤害你,我都很抱歉。我一直都觉得你是我一个人的,可是直到今天你和我说我们连朋友都做不了时。我才发现我一直以来都是错的。”

他真是爱惨了她,才会让人跟踪她,想无时无刻知道她在做什么。她的一切他都想知道,殊不知自己所做的一切都只会让她心生厌恶。

桐薇哑言,不知该如何接他的话。她的确对他派人跟踪自己的行为感到反感,甚至是憎恶。

可是当听到他说要离开剧团出国时,她不是没有一点点难过的。毕竟他们做搭档那么多年了,在舞台上是那么的默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