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他是将军,举国第一人

  • 都市之传奇战神
  • 温水洗脸
  • 1898字
  • 2020-06-09 13:49:01

整整齐齐走入包厢。

领头的是一名中年男子,年纪比刘天豪还年轻一些,步伐却显得很是稳重。

钱队!

刘天豪连忙来到那个领头的中年男子面前。

眼前的中年男子名叫钱家全。

“怎么回事?”

钱家全看了一眼全场,目光落在叶笑与龙十一身上时,顿时变得冰冷。

“他们当众持械杀人,将他们抓起来。”

“我要他们生不如死!”

刘天豪冷冷的盯着叶笑和龙十一。

有枪了不起?

现在来的一支巡捕队,十几杆枪!

一人一枪都能够将两人射成马蜂窝。

叶笑面无表情,而一旁的龙十一却突然抬起枪,黑洞洞的枪口指着刘天豪。

刘天豪,“.........”

这他么的到底是些什么人?

看不清状况?

在巡捕队面前还敢动,找死吗?

钱家全眼神冰冷,“在我面前动,你们是真的当我不存在?”

“你算哪根葱?”

叶笑突然看向钱家全。

“在你面前动了又如何?”

钱家全,“............”

刘天豪,“............”

空气突然寂静。

“不如何,只不过你下半辈子也就是在牢狱中度过。”

钱家全声音越发冰冷。

“你算什么东西?”

龙十一冷冷看向他。

“钱家全。”

钱家全缓缓开口,说话间身后!

“现在够资格了吧!”

钱家全冷笑一声。

叶笑与龙十一却没有任何表情变化,瞳孔波澜不惊。

“你会后悔。”

龙十一眼神中突然多了一股肃杀之意。

若是在战场上,这些人已是一句句冰冷的尸体了。

“钱家全,南城市安福区人,幼年家庭贫困,但高中司法学府后,被柳家看中,可以说与柳家有着莫大的关系。”

龙十一再次翻出一份资料。

钱家全听到这些,眼神越发冰冷。

“又是柳家!”

这时,叶笑突然开口,他那深邃的眼睛看向钱家全。

顿时钱家全感觉自己好似被一头猛虎盯上般,莫大的压迫感涌上心头。

“南城市局,就去一趟吧,我正好打算查一查是谁敢给我兄弟安上莫须有的罪名。”

叶笑面无表情开口。

“带路吧。”

钱家全,“.........”

tmd,他是来抓人的,怎么好似成了家仆般。

而且对方这般样子,以为是逛菜市场呢?

“好,那就走吧!”

钱家全冷笑一声。

顿时有人上前,准备给两人上手铐。

“你们也配,滚!”

龙十一咆哮一声,朝天花板开了一枪。

“砰!”

钱家全脸色一沉。

深深的看了一眼龙十一,挥了挥手,“既然两位愿意前去,那便不用了。”

这时人才退下。

叶笑正要踏步,突然想起姜小鱼还在。

迎上叶笑的目光,姜小鱼满是惊慌,眼前发生的一切完全超脱了她掌控的范围,一时间如同被吓傻了般。

“等我先将她送回去吧。”

叶笑缓缓开口。

钱家全眉头一皱,看了一眼姜小鱼,“我们这边会有人送她回去。”

叶笑看了一眼姜小鱼,再看了一眼钱家全,片刻后轻轻点了点头,他答应吕芳保护姜小鱼,有官方的人送回去,姜小鱼应该不会出什么事了。

叶笑便虽钱家全离开。

此时包厢内的所有人才从巨大的惊恐中缓过一口气。

“小鱼,你那个表哥会怎么样?”

有人依旧惊恐的问道。

许多人面色还是惊恐未定。

杀人偿命,何况还是持枪杀人。

“我看死定了。”

李光满是怨气的说了一句,先是唐朝玉碗,再是胡汉三,他将一切的根本都算在了叶笑头上。

若是叶笑不出现,也不会有这么多事。

姜小鱼听到这话,顿时有些慌了。

叶笑怎么说也是她妈妈带回来的,她怎么跟她妈妈交代。

“别太担心他,他最多也就拘留几天,毕竟人也不是他杀的。”

张全芝突然说了一句。

顿时所有人想到这一点。

姜小鱼这才安心了点。

张全芝看着已经上了车的叶笑,心中却是冷笑不已,在他看来,叶笑得罪了刘天豪,又得罪了钱家全,还能出来就有鬼了。

不到二十分钟的时间,叶笑便是随钱家全来到了南城市局。

看着叶笑与龙十一,钱家全心中已是冷笑连连,先前没有强势出手,主要是担心龙十一手中的那把枪,现在来到了自家地盘,哪怕有一把枪,又能翻起什么大浪?

“现在南城市局的局长是宋柏,曾经也是一名军部的战士,甚至就是北境军部服役的,退役之后因为在北境有不小的战功,特批便接管了这南城市局。”

龙十一在叶笑身旁附耳。

北境出来的?

叶笑有些意外。

“给我去调一下萧君宝的档案!”

叶笑看向钱家全。

钱家全,“...............”

钱家全心中早已破口大骂,tmd现在这个时候还给自己装大爷,这是想死吗?

“小子,你是不清楚状况吗?”

钱家全冷笑一声。

“你知道普天之下,有多少人求着你身边这位让他吩咐办一件事吗?”

龙十一表情淡漠。

“哼!!”

钱家全不屑一笑。

“外面怎么回事,谁出队了?”

此时,南城市局局长办公厅,一位年近五十的男子站在窗口。

男子相貌普通,但一身笔直,却有这一股刚强气息。

男子正是南城市局局长,宋柏。

此刻宋柏眉头一皱。

“是钱队,听说有人持械杀人,他去把人抓回来了。”

身后有人回到。

听到这话,宋柏眉头皱的更深,他清楚本国持械的后果,更清楚在本国搞到枪械这种东西的困难。

这时,宋柏突然注意一个侧脸轮廓,哪怕视线极为不清晰,在身后警卫满是不解神色中,他也是马不停蹄的冲出。

没人注意到他眼眶中浮现的荧光。

他是将军!

北境统帅!

北凉王!

举国第一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