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0章 半夜闹事
  • 阴阳录之仙道行
  • 纯白小冷
  • 2019字
  • 2020-08-19 06:39:45

“你最好停车!”北冥看着冷凝霜说着,抱着沐小兮。

冷凝霜从镜子里看见那个男人紧紧抱着沐小兮,吓到了,连忙找地方停车,“放开我女儿!你要什么?放开我女儿!”冷凝霜看着车后座都男人急眼了。

沐小兮想了想,“你是司徒楠羽?你死了,怎么不像呢?你找我什么事情?救你吗?”

北冥晕了,“我是魔尊北冥,司徒楠羽是我分身,你男朋友杀死的,他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你怎么就看上他了呢?”北冥说着放开沐小兮。

冷凝霜看着沐小兮,不相信的样子,冰言玉挺好的,“是吗?言玉到底是什么人呢?他不是普通人吧!”

“您别问了,言玉不是的,您去舅妈家吧!我偷偷回去看看。”沐小兮说着就下车了。

冷凝霜也下车了,拉住女儿,“要不一起回去吧!”冷凝霜手机响了,胡白的电话,冷凝霜按了免提,“您别回来了,司徒家来人找小兮呢!让她赶紧走!他们不知道从来哪里找的阴阳师,挺厉害的,连夜让小兮走吧!”电话说完就挂了。

沐小兮看着北冥和妈妈,“楠羽你回去吧!母亲你去我舅妈家,我自己想办法。”

以沫突然出现了,“姐姐跟我走!现在赶紧走吧!那边气息不对,认你母亲离开,他们不认识你母亲。”以沫说着拉着沐小兮就跑了。

冷凝霜看着女儿跑了,着急了,感觉四周变得平静了,她给胡白打电话没人接,给冰言玉打,接了,“阿姨,您不用小兮,一会让胡白过去,我们这边没事,您去小兮舅妈家住一晚上,我先忙了。”

“小兮和司徒楠羽什么关系?”冷凝霜问道。

“我不知道,阿姨不聊了,我忙了。”冰言玉说着挂电话了。

沐小兮看着到了仙镜,看了看身后打北冥,“你叫什么?”

“北冥,小兮我告诉你司徒家认为你害死了他儿子,事情不清楚前,你不能回去!”北冥看着沐小兮说着。

沐小兮看着北冥,“你为什么帮我?你不是真的喜欢我吧?”

“那是我分身细节的我不知道,大概我知道我喜欢你,满意吗?不对呀!你这个表情不像满意的?”北冥看着沐小兮阴着脸。

沐小兮生气了,“开心毛线!你知道你怎么死的!他们也应该知道,看见监控呗!”

“看了,没有,像自杀的,但是那个阴阳师告诉他们,和你有关系,非说你施法术了,那个男人没问题。”北冥说着。

在沐小兮家里,司徒家的人看着房间,什么都找不到,监控也没有,胡白看着他们,一脸讽刺,“看完了吧!走吧!小兮最近没有找司徒公子,联系也是在学校,私下早就不联系了,房间也开了,洗手间都看了,没事了吧?”胡白说着司徒楠羽的母亲,司徒太太。

司徒太太看着冰言玉,“小兮当然和我儿子很好的,算了吧!回去!”

冰言玉看着他们离开,看着胡白,“放心吧!我处理。”

“我知道是你,帮你一次,下次别这样了。”胡白说着就就出去了。

残梦拿来咖啡递给冰言玉和慕瑾萱,“我去找小兮。”

慕瑾萱看着冰言玉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不是人!我找小兮去,你们留在家里吧!”冰言玉说着就离开了。

沐小兮看着北冥和以沫,“我们不能老在这里吧!”

“是啊!我们回去吧!你马上消失,我怕你们魔族不成?我虽然是冰花,但是我活了七万多年,你那么点修为,最好老实点,离我的人远点!”冰言玉说着抱着沐小兮走了。

冷凝霜就去找柳秦晴了,她加班呢!刚下班,两个人去吃夜宵了。

冰言玉带沐小兮回家了,沐小兮看着客厅的慕瑾萱一脸沉默。

慕瑾萱看着沐小兮回来,开心了,“你没事就好!快点去休息吧!残梦看着小兮。”

残梦拿出一杯水递给沐小兮。

沐小兮看了看喝了半杯,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残梦抱着沐小兮回房间了。

慕瑾萱看着冰言玉,“谈谈吗?”

“我去找胡白了,你早点睡,我不会伤害小兮,小兮对他们来说对修为成仙都有用,对我来说她就是我唯一,她活着就好。”冰言玉说着就走了。

慕瑾萱愣在原地。

胡白偷偷的去司徒家看情况了,司徒家里安安静静的,每个人不是黑色西装就黑色旗袍,严肃的很,商茗雪也在,而且她脸色特别不好。

商茗雪从司徒家出去就找沐小兮去了。

胡白觉得冰言玉在就没有回去。

没一会冰言玉过来了,胡白看着他傻眼了,“你找我做什么吗?”

“大不了灭了他们!”冰言玉看着那些阴阳师说着。

胡白头疼了,“小兮有事!”

商茗雪找到沐小兮家里,躲开录像,从花园进去的,到了客厅,慢慢的找沐小兮房间,找到了,看着沐小兮躺在床上,旁边还有一个女人,就要下手。

残梦突然醒了,把商茗雪按在地上,看着她,“你是谁?”

“杀了我吧!沐小兮杀了我的楠羽哥哥,差我一个吗?”商茗雪喊道。

残梦上去拍晕她,就背着她出去,这时候一个黑衣人过来了,慕瑾萱也下来了。

慕瑾萱和黑衣人打起来了,慕瑾萱被暗算了,打晕在地,黑衣人背着沐小兮就跑了,残梦看见黑衣人背着沐小兮连忙追上去,半路出来好多黑衣人。

沐小兮被背走了,残梦打晕一个黑衣人背回去了。

残梦回去,把黑衣人绑在椅子上,同时商茗雪被背走了,残梦叫醒慕瑾萱,“没事吧!”

慕瑾萱醒了,看着黑衣人问道,“你们什么目的?”

“不说!”黑衣人说着就自尽了。

残梦看着黑衣人一点一点消失了,头疼了,“别着急,我有办法,我想出去了。”残梦说着就走了。

到了没人的地方喊出以沫,“马上去小兮,一会告诉我在哪里。”

“放心吧!”以沫说着就走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