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破碎所有!
  • 萨诺亚舰娘时代
  • 风起铃铛响
  • 2508字
  • 2020-04-11 15:24:31

混沌的记忆之海中,李华牧看着那黑白或者彩色的光影构成的一幅幅回忆影像。

——————

手机爆炸前的一幕。

在医院苏醒,初次遇见赤城加贺、北卡南达这四位属于自己的舰娘。

被李华梅阿姨领养,见到了拉斐尔议员、伊莉妮·伊格拉斯、迪妮莎·温莎这些强人。

也与在萨诺亚的第一位朋友露娜开怀大笑。

在激活心网波动的同时,我也激活了那穿越本该就有的金手指——系统,虽然它并不强大,可我也很满足了。

……

因为在心网波动的训练中偷懒而被阿芝莎阿姨教训。

邀请留在繁华市的碧安卡阿姨一起参与家庭聚餐。

被周寻风、林芝班长她们在军棋推演中大杀特杀,而被冬月夕子老师评为不合格的战术课。

被列克星敦、罗德尼、海伦娜经常争风吃醋,而弄得无比尴尬,却又心里甜蜜的日常生活。

抱着小萝讲睡前故事、却还被迷恋游戏机的小宅吐槽讲得太恶心。

日常性被萤火虫那些乱冲乱撞的小驱逐舰娘撞到肚子和胸口上。

与东庭洋总督张寄远的见面,明明紧张得连大气都不敢喘,却为了自己舰娘的安全差点杠上。

发生了深海入侵事件,小萝和碧安卡阿姨因为与李华梅的原因而被盯上,排除万难,两人成功获救,但碧安卡出于好意而离开繁花市。

想要招揽腓特烈大帝和兴登堡,却被吐槽实力太弱而婉拒掉。

在挑选学校社团时,尽管被宁汝铭学长和海老名学姐大力招募,但还是选择了女武协会这个由李华梅阿姨创建的社团。

……

和血鬼姬的首次正式见面,却被她一招制服,随后被植入永恒姬的死黑雾还有一堆深海改造能量。

罗德尼和海伦娜被血鬼姬重创,不久之后罗德尼更是独自离去。

为了治疗死黑雾和深海改造能量而出海,结果却遇上了港湾夏姬和血鬼姬,但很幸运在医师舰娘太白她们的掩护下,总算是安全无恙。

然后好像是依仗着李华梅的光环笼罩,莫名其妙的,总督府便送来了一枚优秀青年提督勋章。

可为了安全,自己却忍痛挥泪送走了小萝她们。

像被潮汐推动着那般,自己登上名为战舞会的战斗舞台,凭借麾下可靠的舰娘们,经过数场激烈战斗,成功进入到了前十八名。

可就在这个时候,强大的深海组织【鬼姬】却突然对繁花市发起了猛攻,而自己也在战斗中失去了意识。

醒来时,我是在一条巨大的白鲸上,而一直敬仰的李华梅阿姨却与一位深海——那个我后来才知道名字的深海,北之深渊伊丝卡站在一起。旁边还躺着另外一位浑身伤痕的东之深渊卡瑟拉。

我紧接着发现了一件让我自己最为震惊的事情,有一名银色头发的深海不仅和我有着同样的心网波动,而且还拥有着和我一样的记忆,从李华梅阿姨那里了解到她是多种能量扭曲间形成的造物。

一个外形与永恒姬一样,但思维和精神与我一致的深海。

半醒半蒙的我与清醒的李华梅,被北之深渊各自封入冰棺之中。

那个继承了我记忆的深海——冰公主沐,将冰棺送还繁花市后胡闹了一场,在几位强大的追兵手下侥幸逃生,投奔到鬼姬组织。

随后,我被解封,罗德尼也带着纳尔逊和科罗拉多的信息回归到我的身边,可华梅阿姨却是失去了生命痕迹。

……

仰仗华梅阿姨麾下最强舰娘【绯虎】太阴的帮助,我被海军单独分配到菱心湖岛进行驻守。

那是一座靠近飞折角海域的岛屿,而飞折角海域则是我降临萨诺亚世界的初始之地,也是与血鬼姬的仇怨之地。

孽缘,不由分说。

仿佛世界的玩笑,我与失散多时的纳尔逊、科罗拉多,血海深仇的血鬼姬,承载了我的记忆的冰公主沐,竟然共聚在此地。

但任由谁也想不到,在相互的杀戮中,血鬼姬的初始意识苏醒,恢复成阿法娜的血鬼姬居然放弃与纳尔逊她们厮杀的最好时机,偷袭杀死了这支深海军队的统帅彼岸栖姬。

失去统帅的深海军队奔溃了,阿法娜陷入人格分裂的癫狂中,时战时退,最后,重伤的她被罗德尼擒住。

然而还没有等到我们向她复仇的那一刻,通过领域能力瞬间出现在罗德尼身边的冰公主沐,一招带走了阿法娜的生命,也带走了我们对她的复仇。

血鬼姬死去的那个早晨,同样是自主意识复苏的冰公主沐潜入菱心湖岛,与我说了一些心里话,然后留下一句至关重要的信息后便在我的目光中远去。

……

似乎是被她鼓舞了,我统合了舰队,发起对飞折角海域的远征计划。

但上级好似要进行更加大型的战斗准备,居然将许多学生,那些九八七年纪的学长学姐都派遣过来。

此时,我发现之前应该被杀死的彼岸栖姬居然就潜伏在菱心湖岛上,就在私自审问她时,太阴居然要我与她进行契约。

同时我也经由系统获得了复活深海领主的功能模块。

获得强大战力的我存在着担忧,但也没有时间考虑这么多,便是率领一部分队伍,由纳尔逊科罗拉多的帮助下,潜入到飞折角海域与三角黑礁域的交界群岛上。

可是我自身的存在却被三角黑礁域的大领主【梦魇】法兰察觉到,并运用能力捕获了我,太阴和太白及时赶到,将我救下,同时逼退了那只大章鱼。

随后,太阴又或者可以说是李华梅的她,向我和太白,说出了尘封已久的往事和她的一些意见。

与记忆一并交给我的,还有那霸者武装的头盔部件,而我为了彻底激活这个部件,而选择了危险的深度心灵交流的方式中……

——————

在虚假、梦幻中沉沦许久的李华牧此时站在空旷的心灵空间中,以旁观者的视角看着这些记忆如同电影一般流淌而过。

人如潮水,涌上又退去。

华梅阿姨、露娜、阿芝莎大姐头、碧安卡、林芝班长、周寻风、伊莉妮少将、太阴太白、腓特烈和金刚……

赤城加贺、北卡南达、罗德尼、列克星敦和萨拉托加、海伦娜、小萝小宅、胡德声望、俾斯麦和北宅、维内托和黎塞留、纳尔逊和科罗拉多、翔鹤瑞鹤、突击者和企业、高雄摩耶、夕张和天龙龙田、逸仙和平海宁海、奥马哈、五十铃、柯尼斯堡、Z1和她的16、17、21、22四位妹妹、约翰斯顿、沙利文、爱斯基摩人、凌波信赖、空想沃克兰、秋月凉月、吹雪夕立、苏赫巴托尔,当然还有那最喜欢撞人的小萤火虫。

阿法娜和沐。

开心的欢笑、悲伤的泪水。

强烈的希冀、血腥的现实。

普通的梦想、战斗的理由。

太多,太多了。

走马观灯,醉的人,只能是自己、也只会是自己。

良久,李华牧清叹了一声。

“哈。”

“原来如此……置之死地而后生,必须主动破碎原始的心灵空间、放弃之前身体构筑的所有的能量通道再重组,才能彻底驾御住深海能量吗……”

李华牧驱散掉所有的影像,独身面对着这无穷无尽的空旷之白。

“像我这种废材,要死就得趁早死,而且也不是没有死过,只是永恒的空白而已。”

“但我有预感,这肯定不是故事的结局。”

“所以来吧!”

话落之间,所有的白瞬间破碎,不可视的黑暗瞬间侵入到空间之中。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