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初见
  • 酒中正自可忘忧
  • 柘见容
  • 2962字
  • 2020-04-18 23:17:40

“走!快走!”男人拿起地上的剑奋死抵抗。

而那群气势汹汹的人像是猫捉老鼠般的,在男人身上划开一道一道的伤口,虽不致命,但是却将男人的尊严全部踩于脚下。

双拳难敌四手,儒雅的男人终是被擒,而他拼死保护的人也被抓了回来。

那是一个女人抱着一个小女孩。

女人美艳动人,哪怕是面对这般局面也未哭啼,全身心都在儒雅男人身上,眼中满是担忧。

女孩四五岁的样子,不过却完美的继承了男人和女人身上所有的优点,精致绝伦的像是瓷娃娃一般。

“祁晏,识相就把《无忘心经》交出来!”为首的男人剑指那个抱着小女孩的美艳女人。

儒雅男人拼尽全力撑起身子却又重重地摔在地上,“放她们离开。”

为首的男人眼神微眯,剑往上移,剑尖挑起了女人的下巴,“听闻祁家夫妇情比金坚,羡煞旁人,竟不知祁夫人貌美如斯,想必无论是谁都舍不得这样的美人。”

儒雅的男人愤起,“你要什么我给你就是了!”

“阿晏!”女人出口制止。

为首的男人唇角微勾,剑花翻转,险险地擦着女人怀中的小女孩的脖颈而过。

女人噤声,紧紧地搂着怀中的小女孩,把她的脸贴向怀中不让她看到眼前发生的一切。

“《无忘心经》在马车右下的暗匣里。”儒雅的男人声音有点嘶哑,仿佛用尽了毕生的力气。

为首的男人手一挥,便有人取来。

翻看几下不像作假,脸上的笑意越甚,“祁家山庄庄主果然言而有信。”

儒雅的男人趴在地上手指微动,眼神平静,“可以放我们走了吧。”

为首的男人这才将目光从书上移到儒雅男人身上,似笑非笑,“祁大侠是想我等邪教之辈言而有信?”

儒雅的男人猛地抬头,“我与你无冤无仇,你何苦非要置我们于死地!”

为首的男人摸了摸下巴,“是这样没错,就算我教在江湖上阴狠奸诈也敬佩祁大侠为人忠厚,说是正邪势不两立必要杀你而后快连我自己都不信,不过有人付我三千银两买你一家三口性命,得罪了!”

儒雅男人骇然,似是不愿相信,此番出行除了那几人外没有其他人知道,怎么可能!

“祁大侠不愿相信也是亦然,我邪道之徒也不会作出这等事。”为首之人心有不甘,明明那些自称正道之人心肠歹毒,却偏偏把邪道之名按在他们头上。

“大哥,你看这女的和这女娃,”为首男人的后面凑上来了一个男人,男人看向美艳女人和她怀里的女孩的目光满是邪秽,“兄弟们好久没,”

他话没说完,但是在场的除了那个女孩之外都明白了他的意思。

“淫秽之徒!你敢!”儒雅男人硬是从地上爬了起来,拿起剑直指那个说话的男人,却因身负重伤又被打倒在地。

为首的男人神情复杂,虽他们五毒教恶名远扬,但是此等辱人妻女之事也没有做过,况且,他虽憎恶名门正派,但是对祁晏还是有一丝敬佩,只是那人似乎是让他赶尽杀绝……

“罢了罢了,随便你们了,别留活口便是了。”为首的男人转身离开,随着离开的有一大半人,大多都是良知多于欲望,本性将善的人。

儒雅男人还在拼命的起身,但是却被人狠狠的踩住了手,还在地上用力的摩擦了几下。

儒雅男人眼中满是恨意,却死咬牙关一声不吭。

“祁大侠平常不是好生风光,怎的落得如此下场,不如你今天就好好看着我们是如何疼爱你的妻女的。”那个邪秽的男人用眼神示意了一下剩余的十几个人,那些人有点犹豫,一时之间也无人动手。

“算了,还是我玩完再让你们玩吧。”说着便往美艳女人那边走去。

女人浑身发抖,紧紧地抱住怀中的孩子,捂着她的耳朵,不让她听到这些污秽的话语。

“啊!”邪秽的男人痛呼,却见祁晏死死的抱住了他的腿,咬住了他腿上的肉,恨之深咬之切,如果不是他的牙齿长度有限,他觉得祁晏能够咬到他的骨头。

那男人吃痛,狠狠地踢了两脚祁晏的头,非但没有松口,反而咬的更深,似乎要把那块肉咬掉。

那男人恼怒,执剑就要向下砍去,忽然感到后面有东西袭来,剑尖一偏朝这边袭来,却是美艳女子手执簪子袭来。

那男人未曾想到这女子动手,来不及止手,剑便径直插到女子腹部。

“娘!”小女孩慌忙跑来,紧紧地抱着她娘亲,“娘,不要哭,忧儿在呢,娘!”小女孩嘴上让她娘亲不要哭,自己却流得跟着泪人似的。

“忧儿乖,娘亲,娘亲照顾不了你了。”那美艳女子不舍的抚着小女孩的脸颊,“忧儿,”最后却也泣不成声,“娘亲希望你,你能活着,”

那男人一边还被祁晏咬着死不松口,另一边又差点被算计,心中愤恨,“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趁她没死赶紧给我办了,要不然这个女孩,你们一个都别想玩!”

那美艳女人的泪流得更凶了,用微弱的力气把小女孩以保护的姿态搂在怀中。

“娘亲,忧儿不怕死,只要能陪着你跟爹爹,忧儿不怕死。”小女孩摇头,哭的让人动容。

终是有人看不下去离开,也有人看不下去这般美色的诱惑上前。

儒雅的男人眼中含泪,却动弹不得,只能狠狠地咬着这个人以解心头之恨。

那男人吃痛,便是继续刚才的动作执剑砍了下去,断了儒雅男人的手臂,手臂断在小女孩面前,美艳女人一口鲜血喷出。

小女孩看向她父亲那边,正欲拿起母亲手中的簪子与那人拼个鱼死网破却有人来拉美艳女子的身体。

美艳女子将亡未亡,一口气久久不愿下去,还活着就要面对这样的现实,可是她还不能死,她的忧儿要怎么办……

“娘亲!别动我娘亲!”小女孩像是发了疯的小兽,见人就不要命的咬,这也使得动手拉美艳女子那人不得不先松开手,一时却也无人近身。

而那邪秽男人这边却是一剑一剑的,鲜血染红了土地,儒雅男人始终没有松口,哪怕他的两只胳膊都被砍了下来,也没有松口。

邪秽男人也顾不上让他亲眼看他妻女被欺辱的画面,直接一剑下去,身首分离,但是仍未松口,邪秽的男人用另一条腿,踢掉儒雅男人的头,直呼晦气。

而这一幕却刚好被小女孩看到,小女孩无意识地像刚才母亲护她般的挡住了母亲的眼睛,她感觉脑袋轰地一声炸开了,眼泪仍在掉,却一声也发不出来。

她想喊一声父亲的,可是喉咙无论怎么用力都发不出声音,她只能环住她的母亲,不会有事的,不会有事的,这只是一场梦,梦醒了就好了。

“别浪费时间,玩完就杀了她们!”邪秽男人的语气不佳,全无刚才的兴致,看向小女孩的眼神满是阴狠。

小女孩却也不惧,木木地看着他,像是一个没有生命的娃娃,也只有美艳的女子能够感受到小女孩手在颤抖,幅度很小,频率却很快,不贴近她,压根看不出来。

那些人动手了,小女孩仍然像刚开始一样,来一个咬一个,力气不大,咬的却狠,但是终究还是被抓住。

小女孩仍然木木地,那个邪秽的男人上去便是一巴掌,直呼她的脸上。

剩余的人几乎都以为那个美艳的女子已经死了,但是,“救救我的,,孩子,求,,求你,,”美艳的女子伸手扯住了一袭衣摆,她没有力气抬头看来人,也没有武功不知道来人功力是否深不可测,但是她看到了洁白的衣摆,随来人的移动摇曳出惑人的弧度,这是白色啊,纯洁的白色啊,怎么会有这般旖旎的姿态。

“哦?凭什么?”

听声音是个男子,声音、语气都是这般的惑人心神,她能够想象来人是怎样的妖孽之姿,美艳女子不知道是该开心还是该难过,不过总归有人路过。

正打算教训小女孩的众人这才意识到美艳女子没有死,也才意识到有一男子到来,惊艳之余不由得有些紧张,都是习武之人,这男子的气息姿容都不似凡人,并且男子都走到身边竟无一人发现,若是他想杀他们……纷纷心惊。

那邪秽男人上前一步,“敢问阁下,”话还未说完,人便直直倒了下去,气息全无。

那男子伸手抚上眼角的一颗红痣,端的是风流姿态,“竟不知什么时候,连这样的东西都敢问我了,”说着轻笑,“真是,让人不开心呐。”

然后低头,“这位美人告诉我凭什么救你的孩子。”

他并未俯身弯腰,只是低着头,姿态之间总有中睥睨之势。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