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太阴太阳,九口洞天!
  • 在完美世界中打卡
  • 天衍真君
  • 2172字
  • 2020-04-15 08:34:34

石钟双目透出的银色光芒落在上面,那巨鲲像是活了一般,在黑海上搏击,跳跃,试图化而为鹏。

在武技阁的第五层中,他一坐就是三天,感受鲲之力,同时,他传音给小金,让它收拢翅膀,然后将它放了出来,共同参悟。

鲲之力为太阴之力,鹏之力为太阳之力,二者双生,是为鲲鹏,掌混沌之力,跻身于太古十凶之一。

整幅壁画并没有任何符文和骨文出现,有的只是真切的意境,像是那片无边的黑海和鲲鱼就在眼前,太阴之力充斥其中。

第四天来临时,石钟终于参悟透了这太阴之力,他心念一动,右手手臂上顿时布满黑色的符文,符文上散发着淡淡的光芒,像是那片海上的黑色雾气,让整个武技阁的温度都瞬间降了下来。

石钟将手掌打开,手中内瞬间出现一个黑色的漩涡,像是能吞噬一切,一眼望去,像是能将人心神都吸到里面。

小金身上也开始发生变化,那一身金光璀璨的毛发逐渐参染上了太阴之力的黑色。

又是两天过去,小金从那种悟道的奇妙境地中出来,身上的毛发和双眼变成了乌金色,光芒冷冽,威势更加盛了。

金翅大鹏本就是鲲鹏的分支后裔之一,小金在感悟鲲之力后,血脉发生了反祖现象,正在往十凶之一的鲲鹏进化。

这两天内,石钟一直在第五层阅读其他宝术,虽不是很强,但有些在各个特定的方面也有奇特之处,值得借鉴。

突然,他身上爆发出一股强横的力量,将书架全部轰倒,一道无形的涟漪从他的身上散发出来,穿透武技阁第五层的墙壁,朝着逐鹿书院四周扩散。

在逐鹿书院的众人心惊,不由自主的往武技阁望去,那里强横的气息依旧在汹涌,像是有一位无上至尊在觉醒。

“糟了!”石钟一下子心头有些慌乱,他自从开辟第八口洞天以来已经过去了大半年,中途横跨百万里疆域,与各种猛兽厮杀,踏过多种地势,沉淀和积累早已在一个临界点。

刚才阅读这些原始骨文时心有所悟,这个临界点突然被打破了,他即将开启第九个洞天!

可是他如今身在武技阁的第五层中,若是在此地突破,这一层必然化为齑粉,所有记载原始宝术的古册和头顶的壁画都会毁于一旦。

“小金……进来………”石钟感受着体内的神曦在汹涌,他身体都在发光,但他还在强行压制着,将小金再次收入了人种袋。

这时,先前躺在藤椅上的黑衣老者化成一道风瞬间冲了过来,卷起石钟,直接破窗而去,纵身于虚空中,往逐鹿灵山上飞去。

这名黑衣老者的实力绝对恐怖,石钟几乎看不清周围的景物,只觉得自己腾云驾雾一般在极速的移动中。

突然,石钟感觉自己双脚再次踏在了地面上,定睛一看,他已经身处于逐鹿灵山之顶,云海茫茫,穹光璀璨,宛若仙境,整个逐鹿书院都尽收眼底。

但他此刻可没心情欣赏美景,那黑衣老者将他放在此地就飞走了,石钟不再压制,盘坐在地,身上的能量瞬间爆发,将逐鹿灵山周边数十里的积云全部轰散,一片朗朗晴空。

他的八口洞天全部自主浮现,突然,受莫名力量的影响,这片天地中所有的灵气全部朝石钟涌来,连这灵气特别浓郁的逐鹿灵山都被完全抽空一下子变得和外界无二。

他的身体如沧海漩涡,吸纳海量精气,被灵气化成的光雨淹没。

这些灵气全部灌入石钟体内,他的身躯都膨胀了起来,每处毛孔都在往外喷薄着朦胧精气,即将达到饱和。

“轰!”

石钟的身体发出一声巨响,周围的土石直接炸开,阁楼成片倒塌,一切都像纸糊的一般脆弱,在这股狂暴的能量下被毁灭。

在这八口洞天之中再次出现一口,这口洞天比先前的八口威势更盛得多,霞光灿灿,岩浆汩汩,宛若真实,喷薄海量精气。

石钟达到九口洞天,打破了桎梏,来到了一片新天地,九口洞天喷薄的精气全部在空中凝结成璀璨的符文,似獬豸,铺首,疆良,乘黄,穷奇,帝江,都是强大的太古凶兽。

石钟沉浸在内,连原始真解中层记下的那些蕴含天地本源于大道的符文都被烙印在空中环绕。

他的身体像成了透明的一般,那些流烁光华的符文全都从他的身体穿过,发出铿锵声,与这片天地共鸣。

石钟像是在这一瞬间变成了这些太古凶兽,如同战神图录一般与神明征战,又像是化身成了这天地间的一道规则,一种本源。

逐鹿书院的高层全都被惊动,踏在空中,将石钟环绕。

“此子了不得,前途无量!”黑衣老者感叹道。

先前就是他特意将石钟带来此地,此地灵气浓雾,更有助于石钟的突破。

“我果然没看错人。”院长也是双目发光,像看着一个至宝一样盯着灵山之巅的石钟。

在石钟进武技阁的这五天中,拓跋家族曾出动族老,前来书院讨个说法,逼书院交出石钟。

但院长先是将事情的经过告知,而后直接拒绝了,当时的内阁中剑拔弩张,气氛十分紧张。

院长态度很果决,事情的经过他也十分清楚,这拓跋家族之人起杀意在先,拓跋狂还以石钟的弟弟威胁石钟,奋起反击是情理之中的事。

况且石钟的年龄只有他一半,潜力必然比他大得多,另一方面院长很清楚这些上古世家让族中弟子加入学院是什么目的,而石钟才算是真正逐鹿书院之人。

所以于情于理,院长都下定决心要硬保石钟,决不让步。

为此,拓跋家族之人拂袖而去,两个势力算是彻底闹僵了,逐鹿书院将宝压在了石钟身上。

见到石钟的突破,所有人都很激动,这么小的年纪就九口洞天,未来有着冲击十口洞天的希望。

从石钟身上,他们看到了逐鹿书院更加辉煌的未来,说不定有朝一日能重回上古威势,统帅八方,先前付出的一切都值得了。

最终,这些发光的符文全部没入石钟体内,敛去了光芒。

石钟睁开眼睛,璀璨的眸光闪过,开辟这第九口洞天让他进入了一个全新的世界,感悟到了符文最原始的力量和真意,让他的符文造诣暴涨,不亚于一次脱胎换骨的改变,连生命层次都像是升华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