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斗战圣法,拓跋家族!
  • 在完美世界中打卡
  • 天衍真君
  • 2048字
  • 2020-04-13 20:42:18

第八日到来时,石钟的动作越来越慢,像是要凝固一般,最终身体呈现出一个奇怪的姿势。

石钟终于演练出了那道唯一真形,了解了斗战圣法的真秘。

“轰!”一道无形的气浪从石钟身上爆发出来,震散了高天之上的云朵,鸟兽颤颤巍巍的趴伏在原地,附近的所有人都感受到一种霸绝天地的意志在扩散,让他们的灵魂不受控制的颤栗。

石钟身处的阁楼轰然倒塌,灰尘漫天,他从里面跑了出来,抖落身上的尘土和砖瓦。

逐鹿书院的院长正在不远处站着,笑吟吟的看着他。

石钟有些不好意思,毕竟自己刚来,就把这么一处宝地的阁楼弄毁了。

他也没想到,当时正沉浸在那奇妙的境地当中,对外界的一切浑然不觉,直到领悟完毕后,才从那种状态中醒过来。

“很好。”老院长笑道,走过去拍了拍石钟的肩膀。

在他看来,一栋阁楼算得了什么,关键是石钟竟比自己预估的还要强很多,刚才那种如璀璨天刀般的锋锐气息,让他都受到很大的冲击。

“我已将你入门的消息所有人了,而且今后的练功房,武技阁,神药田,可以随意进出。”院长大气的说道。

这下轮到石钟震惊了,院长这样做等于是将整个逐鹿书院都对他毫无保留的开放了。

“整个逐鹿书院都对我开放了?”石钟问道。

“嗯。”

“那我未来媳妇住哪?”

老院长狠狠地给了他一个暴栗。

石钟揉着脑袋走下了山,准备去心心念念的武技阁寻找宝术。

石钟掌握了斗战圣法,又获得了整个逐鹿书院的开放权,心情大好沿路观赏着书院的美景。

一路上有很多人慕名而来,瞻仰一下“虚神双坑”之一的“大善人。”

石钟走在路上,突然路边蹿出一个骑着青色凶兽的紫衣少年。

那青色的凶兽身长四五米,浑身长着青色的鳞片,一双金色的、铜锣大眼很有威势。

这是强大的太古遗种金睛龙角狮,正带着侵略性的目光盯向石钟。

“我乃拓跋家族拓跋川,想与你切磋一下。”紫衣男子说道。

他听闻“大善人”从封锁的灵山上下来了,直接迫不及待的赶过来。

石钟一进书院,便被安排在连他都没资格进入的逐鹿灵山上,让其的内心很不爽。

拓跋川心想,这大善人虽然在虚神界闯下赫赫威名,但终究只有八九岁,要是自己能战而胜之,必然能踏着对方的名声建立自己的威势,说不定还能得到学院重视,取而代之,获得居住在灵山的资格。

“没兴趣。”石钟淡淡的说道,他只想前往武技阁寻找宝术,不想浪费时间。

这在拓跋川看来,这大善人必然是胆怯,自知不敌,不敢与自己交战,更让他信心爆涨。

“你若是胜我,便赠你一件宝具!”拓跋川喊道。

“宝具?”

石钟一听,顿时来了兴趣,他身上只有一把金色的骨剪,宝具比较欠缺。

“是,不过若是你输给我,就把虚神界的青铜宝片给我如何?”拓跋川问道。

这个时候的他,终于说出了最终目的,切磋是假,想要青铜宝片才是真的。

但在虚神界中的石钟,实在过于无敌,不敢招惹,只能在现实中凭借着年龄优势碾压对方。

“好!”石钟答应道,对方年龄不过十四五岁,他根本无惧。

拓跋川带着石钟来到演武场,逐鹿书院禁止同门相残,但允许在规定的场合内相互切磋。

两人往演武场上一站,附近不知道是谁嚎了一句:“大善人要跟人切磋了!”

这一声瞬间将附近所有人都吸引来了,演武场下人头耸动,黑压压的一片,足有上万人。

拓跋川脸上的笑容更甚了,看来今日过后,他的名气将会爆涨。

“开始吧。”石钟不想拖延,想尽快拿到宝具前往武技阁。

“好!”拓跋川话音刚落,便直接动手了,腾身而起,身上金色符文密布,身体化成了一只金色大鹏,一上来便是宝术,想将石钟直接镇压。

拓跋川在逐鹿书院算是小有名气,开辟了六口洞天,实力强悍,大部分人都觉得石钟虽天赋绝强,但毕竟年幼,肯定要吃亏。

拓跋川攻到近前,通体发光,仿若琉璃浇筑而成,这种强大的宝术让他躯体里爆发出恐怖的巨力。

石钟以指掌交接,只动用纯肉身的力量,出手快如闪电,将他攻来的臂腿一一挡下。

拓跋川内心大骇,感觉自己被石钟手指击中的地方像是被神铁敲过,疼得他龇牙咧嘴。

对方分明没有动用任何宝术加持肉身,竟然有如此强横的躯体,简直难以置信。

数击过后,石钟顺势一掌击在他的腹部,让对方倒飞出去,连身上的金光都暗淡了。

石钟看似强势,但还是留了绝大部分的力量,不然一个开辟六口洞天的人,他一个指头都能戳死。

“可以把宝具给我了么?”石钟问道。

拓跋川从地上站起身来,疼痛难忍,更让他难受的是台下几万双眼睛在注视着他,让他觉得脸上火辣辣的,羞愧难当。

“还没完呢!”拓跋川狂吼一声,身体内外出现六口闪耀的洞天,火山口内的精气疯狂涌入他的体内,让他身上的金光大放,比先前还更璀璨了,将他身边空间都辉映成了金色。

同时,他的右手金光最是浓郁,喷涌而出,他再次杀到石钟面前,展动拳脚,更是以手作刀,朝石钟脖颈处砍去。

感受着拓跋川手上锋锐的金光,石钟有些生怒了,对方完全就是拼尽全力想攻击他的要害,这已经不是切磋了,而是想重伤自己。

心有怒意之下,石钟不再那么留情,将他的手刀挡住,同时一脚踹出。

轰!

拓跋川顿时就变成了一只弯曲的龙虾,瞬间飞出去数百米,几乎要掉出演武场。

拓跋狂挣扎着爬起身来,一双眼睛通红,布满血丝,身体和面子同时被打,让他像是癫狂了一般,朝金睛龙角狮发出命令,自身嘶吼着向石钟攻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