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原始山脉,途中险遇!
  • 在完美世界中打卡
  • 天衍真君
  • 2102字
  • 2020-04-12 19:49:13

“娃儿,在外面自己的安全才是最重要的,要是有危险就回家。”石猛他娘喊道。

“嗯。”石钟能感觉得到,这里所有人都将自己当作亲人对待。

“哥,再过段时间我将走出大荒前往补天阁,有机会我来找你。”

小不点认真的说道,他如今开辟了五口洞天,也在准备前往外界了。

“好。”

石钟说道,再次叮嘱小不点修炼柳神法要量力而为,一定要小心谨慎。

再次和石村众人挥手告别后,石钟迎着朝阳,披着晨曦,踏上了前往逐鹿书院的路程。

石钟本想让金翅大鹏载着自己的,但考虑到它的本体实在是太过耀眼了,金光璀璨的,很可能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最终还是决定将它收进了人种袋里。

人种袋,这是在虚神界中打开的奖励,这段时日里石钟早就将它摸透了。

只比西游记中的黄眉大王的逊色一筹,虽然它是仿制品,但同样是件强大的宝具,比起小不点在虚神界中强夺的赤羽扇要好很多。

石钟踏出大荒。还没走出去多远,便就受到了袭击。

那是一只浑身长着银色鳞甲的大鹰,和青鳞鹰很像,只是鳞甲的颜色不同,气势和实力也比石钟先前斩杀的青鳞鹰要强很多,像是青鳞鹰进化而来的。

它张开数十米的巨翅向石钟扑来,两边的参天古树全部被它的一双铁翅所击断,蛮力惊人。

不过石钟今时不同往日,他现在可是开辟了八口洞天的强者,反过来抓住那巨鹰的爪子,像抓小鸡仔一样将它在地上抡了两圈,撞裂了一座小山坡。

然后石钟一跃而起,骑在它身上,起初这巨鹰还想挣扎,但是被石钟给了两记老拳后老实多了,朝着逐鹿书院的方向飞去。

飞了一天,中途还算平静,石钟骑着的这头银色的巨鹰算是一位禽王,除非是特别强的凶兽,不然不会找上他们。

突然,一人一鹰飞向处茂密的山脉中,这里一大片灰褐色的不毛之地,山峰很高,巍峨磅礴,但光秃秃的,没有任何生命存在的迹象。

原本还算顺从的巨鹰开始剧烈挣扎起来,任凭石钟用尽办法也不肯飞过去。

石钟放走了它,没有下杀手,毕竟也载着自己飞过了一大段路。

石钟没有贸然进入,在边缘观察了许久,也没见有什么危险。

于是他小心翼翼地踏足那片灰褐色的地域,走得很慢,很小心,一直走到这片区域的中心都没见到什么变故。

突然,这片区域开始地动山摇起来,巨石轰隆隆的在大地上跳动,像是有什么真正的庞然大物正要出世。

震动愈加激烈,整片天地都在颤抖,还有沉重的铁链被拖动的声音,让人毛骨悚然,像是来自九幽地狱。

石钟经过的两座大山突然塌了,海量土石滚落,从里面探出来一只青色的爪子,爪腕处被一圈又一圈的暗红色金属链栓着,将它禁锢,不能完全探出来。

那只爪子比山脉还大,真正的遮天蔽日,很难想象它的本体有多大。

从那被震裂的山脉裂缝中喷出大量的灰褐色雾霭来,周边的植物沾染到立马化成了一滩黑色的液体,这片不毛之地的范围又扩大了很多。

石钟拔腿就跑,他就是肉身强大,修有柳神法也不愿意沾染上这些东西。

那只巨手还在挣扎,像是想将那些赤金链崩断,可惜失败了,这些动作似乎是耗尽了它所有的力气,那只巨爪无力的垂落下来,缩回了地底。

石钟化成一道流光一路狂奔,奔袭了一整夜,直到看不见那片灰褐色的区域才停下来。

他钻入山林中,抓到一头六足驼,并以它代步。

这种六足驼身躯硕大,六只腿很长,速度极快,耐久力又好,在嶙峋的大山中奔袭最为合适。

可惜还没骑几天,就被山里窜出的一只剑齿虎撕裂了。

这剑齿虎极度强大,修为在洞天境界之上,一爪拍下来这六足驼直接四分五裂,石钟只好抛下它仓惶逃命。

石钟还游过太阴河,这条河宽数千丈,有一种莫名的力量,河水奇冷无比,他横跨着游过来,体内的血液都快要冻住了,一上岸身上的河水瞬间结成冰。

路上石钟多次换坐骑,有铁鹰,飞蛟,魔角犀,甚至是一种拥有急速的乌龟。

但是这些坐骑大多都被其他猛兽给吞食了,无边的山脉中不知藏着多少猛兽,石钟几次与死亡擦肩而过。

山脉中除了危险外还有不少机遇,石钟采过凶兽看守着的灵药,也掏过凶禽蛋充饥,这些东西都含有海量的生命精气,让疲惫不堪的他得到些补充。

经过人类的城镇时,石钟会稍作停留,一来是让自己紧绷的弦放松片刻,二来是确定一下自己有没有走错方向。

短暂的歇息过后,石钟再次踏上路途,走了一个月后山脉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眼望不到边的沼泽。

这些沼泽不仅难以步行,还有吞人的泥潭和有毒的雾气。

这里的猎食者比山脉中的更加懂得隐藏,一段枯木,一片树叶都可能使这些凶兽的伪装,一旦经过,他们就会暴起伤人。

石钟有次闯进了铁甲鳄的领地中,数千条鳄鱼对他群起而攻之,险些把他拖进泥潭里撕碎。

他尝试着将小金召唤出来,让它载着自己飞过这片沼泽。

可是刚飞没半天,这沼泽里面突然窜出一只“泥鳅”,足有近百米长,险些将这一人一鹏吞进去。

斩杀了这头“泥鳅”后,石钟还是决定自己步行,金翅大鹏目标实在太大太耀眼。

最让石钟惊奇的是,这里的植物都充满了危险性,长着艳丽鲜红的食人花,还有粉色的迷魂草,远远望去像是一片艳丽的花海,其实不知道有多少生命在这危险的美丽中被吞噬。

足足四个月过去过去,石钟一直在大山和沼泽这种荒无人烟的地方穿行,都成了一个野人。

他穿着一身破烂兽皮,茹毛饮血,长发杂乱,九死一生的跨过这些后,总算脱离了荒域的边缘地区,开始有了人迹。

石钟在众人惊愕的眼神中进了一家酒楼,然后梳洗全身,整理形象,因为他预计离逐鹿书院已经不远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