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天纵神武,英姿傲视!
  • 在完美世界中打卡
  • 天衍真君
  • 2069字
  • 2020-04-10 14:23:37

“呼。”

石钟长出一口气,这些兽王一个个凶威滔天,力大无穷,一次性斩杀十二只对突破极境的他来说也觉得有些吃力。

在他身旁,那古意沧桑的石碑再次浮现,上面一排字闪闪发光“一次性连斩十二位兽王,创下初始地记录。”

石钟想了想,填写下面的空白:“大善人天纵神武,英姿傲世。”

石碑将刻纹记录下,最后在虚神界各处浮现,霞光彩瑞,昭告天下。

“又打破了石毅的记录!”围观人群惊呼。

大部分人都觉得这大善人是落荒而逃了,想不到还没过多久,他就连斩了十二尊兽王,震动虚神界。

“这色狼怎么这么猛,喝真龙血长大的么?”不少人内心诽谤,有羡慕也有嫉妒,但奈何这大善人呈现出无敌之势,让人无奈。

“天纵神武,英姿傲视?”

逐鹿书院的女战神看到这几个字时忍不住笑了,如春园百花齐放,美艳绝伦,不少弟子都看呆了。

“虽说确实有一种无敌势,但也不用自己夸自己吧,还刻在石碑上,落荒而逃的时候怎么没看出这小鬼脸皮这么厚。”女战神轻笑道。

在他身旁的逐鹿书院之人都觉得讶异,这女战神天性好战,一般人难以入她法眼,今日竟然对着一桩石碑展露笑颜,难不成……

“大善人你给我出来,我要跟你决一死战!”不知道有多少女战神的钦慕者内心大喊道。

虚神界各处都掀起了哗然大波,不少人都敏锐的感觉到这“大善人”一直在针对从未谋面的石毅,绝不仅仅是因为跟雨族结仇。

不管其他人怎么想,石钟扑通一声跳进一旁的大湖里,悠闲的悠荡着,洗去身上的血污。

这一战下来又给了他一个教训,兽王群中最强的魔角犀都没伤到自己,却在只剩下半截身体的碧鳞蛇吃个大亏。

“以后斩敌要彻底,不能让他们有机会临死反扑我。”石钟暗暗想道。

梳洗完毕后,石钟回到了记录石碑处查看,果然石毅的名字已经被他挤了下来,心中一阵舒坦。

他一连干了这么多轰动的大事,现在可是虚神界的大名人,一出现就吸引了一大群围观者。

“石毅呢,从老鼠窝出来没有,等他这么久了。”石钟大大咧咧的说道。

“没有。”那些好事人群也一直在虚神界等待,就期盼石毅能出来跟这个狠茬子爆发一场惊天大战。

“无趣。”石钟摇了摇头,他族天骄也战了,神灵法旨也撕了,兽王也灭了,连甩了石毅几个巴掌他都不出来,这初始地对他来说已经没有太大意义了,更高级别的洞天福地自己也进不去。

“再会。”石钟向众人说道,毫无眷恋,潇洒的朝通道处走去。

踏上青石板时,石钟嘴角一笑,抬手又是几巴掌下去。

“嘣!”青石板再度崩碎,他又得到了一块宝骨。

围观众人惊叹,这主还真是不消停,要走了都还搞事情,就不怕虚神界降下惩罚么?

石钟满意的将这块宝骨收入人种袋中,没有再出手,因为他知道再来一下自己就要被驱逐了。

在众人的目光里,石钟对着他们摆了摆手,走下了通道,身影消失在虚神界。

先前的那股力量再次出现,眼前金光一闪,将石钟传送到了那片废墟中。

柳神正在那里等他,看到石钟出来后,粗黑的树干上再次冲起五根柳条,绿色光芒辉耀天地,洞穿了苍宇。

最终那道虚空之门再现,带着石钟回到了真实世界。

石钟在村子里睁开双眼,发现一群老少正在围在自己身边,看见他站起身来后赶忙上前询问。

石钟只告诉他们柳神带着自己去了虚神界,其他的轻描淡写的带过,不想让村里人担心。

满足这些人的好奇心后,石钟在村里转了几圈,都没有发现小不点的身影。

他向村中人询问,得知在自己进入虚神界的这段时间中,小不点找柳神询问了自己的身世之谜,而后带着毛球骑着独角兽出去了。

石钟轻叹,他知道这一天迟早会到来,他心中本来希望小不点能多无忧无虑的生活一段时间。

得知自己的身世,活生生的被人剜去至尊骨,父母也为他寻药生死不明,小不点该有多痛苦。

石钟内心担忧,他知道小不点要去石国的第二祖地,这中途有三十万里,凶兽遍布,危险重重。

石钟本想追上去,与小不点同行,但还是忍住了,怕自己如果插手太多的话小不点会得不到磨练,成长不起来。

“呼。”

石钟吐出体内的一股闷气,小不点未来不知道要经历多少苦难,有多少生死危机在等待着他,复仇之路漫长而艰险,一不小心就会夭折。

但是若连这点坎都经历不过,那就不是未来独断万古的荒天帝了!

石钟念及至此后,便暂时放下心来,但想到未来的危机,他不可能靠着小不点渡过,一切都需要自身强大才行,只有实力才是一切的根本,他开始消化在虚神界大战的感悟,准备冲击洞天境界。

洞天境界需要了解这个世界的本质,和秩序,理解符文的奥义,汲取天地精华,在自己的身体内部或者外部开辟净土或者一方小世界。

又经过一个月的沉淀,石钟觉得自己已经达到搬血境界的顶峰,和洞天境界只有一纸之隔,但始终破不进去,欠缺了什么至关重要的东西。

“了解这个世界的本质吗?”

石钟眺望原野,在皎月洒落漫天银辉中走出了石村。

夜风微凉,石钟沐浴月光与星辉,徒步走在广阔的原野上,他走得很慢,身上没有任何能量散发,像凡人一般,聆听着虫鸣,头戴着白露,穿梭于重山峻岭间。

感受着山之崇,崖之峻,河之阔,放下烦躁和目的后,石钟内心一片平静与祥和,像是融入了这片天地中。

弯月西斜,繁星暗淡,火红的朝阳如赤玉盘从山间升起,光照大地,万物苏醒,璧草尖晶莹露珠垂落,折射阳光,却映出整片世界。

石钟不顾形象,趴在草地间静心观察,心中似有所感。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