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真龙虚影,青鹰长鸣!
  • 在完美世界中打卡
  • 天衍真君
  • 2066字
  • 2020-04-01 08:42:25

“族长,你看,这鼎上的图案好像活过来了!”有人惊呼出声。

果然,众人定睛一看,发现鼎璧上的图案都泛着光芒,日月在转动,鱼兽在游曳,先民祭祀的神秘梵音好像隐隐约约在众人心头响起。

“这鼎了不得!”

有族老惊喜的说道。

他们都听说过关于这鼎的传说,似乎来头甚大,只是没有依据,而现在看来,那些传说很可能是真的,这是一件至宝!

这些图案有一种神奇的力量,不管鼎内的液体沸腾得如何厉害,都跃不出鼎口的压制,似乎有一道屏障在阻碍着它们。

当液面回复正常后,原本黑色的液体已经完全变成了深红色,如玛瑙一般泛动莹莹光辉。

族长对着石钟点头,表示已到时机。

石钟纵身一跃,跳入液体中,连头都浸没在里面。

“封鼎!”石云峰喝道。

几名精壮的汉子抬着黑乎乎的鼎盖抬了过来,他们脚步沉重,喘气很粗,齐心协力的将鼎盖放了上去,发出一声沉闷的声响,石钟彻底被封在里面。

皮猴一众娃子脸色发白,这么高温度的水还把人焖在里面,这谁受得了,会不会出大事。

老族长看了他们一眼,猜到了他们心中所想,淡淡的说道;“石钟这几个月以来已经将骨文炼入身体的血肉中,化成霞光,成为神曦,能引动天地中的神精保持生机,就算不呼吸也可以。”

就算知道不会有性命之优,但被严丝缝合的盖在里面跟炖兽骨汤一样,也让这些孩子心慌不已。

不多时,鼎盖剧烈抖动,被撞得咚咚响,还有一阵阵的龙吟声响起,像是有什么东西要闯出来。

鼎上的山河日月转动愈加频繁了,先民祭祀的梵音也越加洪亮,他们在齐力镇压鼎内的东西,不让它跑出来。

“要不打开来看看,石钟会不会有危险啊。”皮猴小声的说道。

他爹立马瞪了他一眼,“想什么呢,现在开盖,神性精华全都会跑出来消散在天地中,没事的,这是真龙精血里的道则碎片在暴动。”

确实,此刻的石钟正处于水深火热之中,他闭上双眼,放开身体,让那些药液从他四肢百骸中渗透进体内。

但真龙精血何其霸道,血液里的道则碎片跟随药液不断的进入体内,冲刷着他身体的每一处,这种改变迅疾而猛烈,让石钟的五脏六腑都受到了严重的冲击,都裂开来了。

随后药液里的生命精华又为他修复伤体,石钟就这样在鼎内周而复始的承受着这些摧残,身上的筋骨不知道断裂过多少次。

这是极端的折磨,除了肉体,更是精神上的,永无止境的疼痛和密闭的空间很可能会将一个意志薄弱的人逼疯!

真龙精血只是天性霸道,可青鳞鹰就不同了,是石钟亲手将它斩杀的,这颗心脏内的血液饱含对石钟的怨气,此刻化出虚影,要将他的精神意志摧毁!

即使这样,石钟也不能反抗,不然他身体绷紧药浴就无法渗透进体内对他进行改造,只能凭借自己的意志力守护灵台清明,等待这青鳞鸟虚影磨灭。

暗红色的药液不断涌入他体内,进行冲刷,随后又将一些污浊物带出来,不断重复。

渐渐的,日渐西斜,夜幕降临!

洗礼依旧在继续,石云峰和少部分人留守在这里,以防出现意外。

五岁的洗礼至关重要,洗礼的时间可达一天到三个月不等,谁都说不清,要视洗礼用的真血和个人身体吸收速度决定。

夜晚也很快过去了,皮猴一大早就跑过来,想看看石钟的变化,可惜他失望了,盖子还在,咕咚咕咚的沸腾声依旧响起,洗礼还没结束,他只能嘟着嘴往黑鼎底部添了几块黑蛟木。

此时鼎内的抖动更加剧烈了,鼎脚都在摇摆,像要把鼎掀翻似的,有红光和青光透过鼎璧映照出来。

日月和山河也愈加逼真了,像是实物一般要活过来,鸟兽在奔腾跳跃,先民们脸上都出现了庄严肃穆的表情,祭祀声洪亮浩大,诵经声此起彼伏,正在极力镇压鼎内的事物。

石钟的洗礼到了最为关键的时候,大量鲜红的药液涌入他全身的每一处,五脏六腑裂开长长的口子,大量骨架断裂,连经脉都承受不住这股霸裂的力量胀破了!

符文碎片开始在石钟体内交织,化成无量神曦,藏在他身体的每一个角落。

要是有人能看到石钟此刻的情景,就会发现有一条蜿蜒长龙将他缠绕,嘶吼,还有一只青色的老鹰在不断的冲击他的头顶,试图摧毁他的精神。

石钟痛苦万分,疼得浑身颤栗,但紧闭的双眼却透露着不屈和坚韧,在默默的承受着一切。

要想强于常人,就必然要经受常人不能忍受的痛苦和煎熬,这像是一种规则,也像是一种秩序。

他的肉身万分痛苦,像是被人剥皮拆骨,但精神却愈加饱满了,洗礼用的都是神材,都被他吸收到体内,得到了莫大的好处。

他的五脏六腑都得坚韧无比,充满生机,骨头也泛着莹莹宝光,经脉被拓宽了几倍,神曦的流转更加顺畅自然。

除了肉体,还有精神上的蜕变,石钟经过这么长时间的非人折磨,意志变得如刚如铁,这是每一个强者真正强大的本质。

又是一天过去,鼎内的龙吟和鹰啼逐渐缩小,被石钟吸收得差不多了,到傍晚时消失不见,鼎内不再抖动,平静了下来。

第三天到了,鼎内终于有了动静,先是响起三下敲鼎声、

随后鼎盖被人从里面撑起,众人扭头,看见石钟正单手举着鼎盖,然后轻飘飘的跳了出来。

鼎内原本鲜红通透的液体已经变成了一滩浑浊黑水,里面的神性精华已被石钟的身体完全吸纳,留下的只是身体里的杂质。

但真龙精血的威能何其庞大,岂是石钟能轻易彻底炼化的,有大部分精华遗留在体内,只等着未来挖掘。

此刻的石钟身体仿若褪下过一层老皮,绽放朦胧宝光,像一块美玉一样温润剔透,皮肤轻薄有弹性,像刚出生的孩子一样。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