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真龙精血,准备洗礼!
  • 在完美世界中打卡
  • 天衍真君
  • 2063字
  • 2020-04-03 19:56:19

石钟暗自下定决心,今后做任何事情都要考虑的周到些,才不会让自己和身边的人陷入无妄之灾。

除此之外,石钟也惊愣于他刚才爆发出来的强大战力,竟然将前世需要柳神出手才搞定的青鳞鹰斩杀了。

细想之下,石钟对自己拥有了极强的信心。

前世的石昊年纪比自己现在还小,至尊骨被夺都能带领石村崛起,石钟身处在这个世界中,有神秘的打卡辅助系统和先天圣体道胎加身,没理由会比小不点弱。

这是个真实的世界,不能过于依赖前世记忆,小不点不是未来的荒天帝,现在要靠自己扛起一片天,保护好石村。

想到这,石钟紧紧的攥了攥拳头,不再彷徨和惊恐,而是变得斗志昂扬起来。

就在回村的这短暂路程中,石钟内心却起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让他宛若新生。

一行人抬着青鳞鹰的尸体,兴高采烈的往石村走,他们一路上都很小心,还派人探路和警戒。

好在这是青鳞鹰的地盘,刚才它发狂的鸣叫把附近的山兽都吓跑了,所以这块区域暂时还算安全。

没过多久,他们就兴高采烈的回到了石村,大家都长出一口气,即使柳神沉睡了,但是有这么一位强者在这里总会让人觉得安心。

这时,在村子的宽阔场地上,人们才敢把四个蛋拿出来,金光璀璨的金翅大鹏雕蛋将附近的石屋都映得变了颜色。

“族老,这是什么蛋啊,咋个这么厉害,照得我眼珠子都睁不开了。”村中妇女问道。

那族老拿出一本厚厚的古籍,纸张都泛黄了,年代久远,他小心的翻阅对照上面的纹路,最终颤颤巍巍的说道:“这是……金翅大鹏蛋啊!看这模样和气息,还是纯血的!”

这名族老激动到连话都说不利索了,胡子一抖一抖的。

众人眼光炽热,围在它们旁边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相同的是脸上都洋溢着满足幸福的笑容。

要是这三只青鳞鸟都成长起来,就算柳神沉睡他们也足以自保了,苍莽山脉外围都可以随意狩猎。

更别说强大到让人无法想象的金翅大鹏了,要知道成年的金翅大鹏那可是屠神的存在,凶威盖世!

有石钟和小不点在,再加上金翅大鹏,石村的崛起已经不可阻挡,必将上升到一个令人不敢想象的层次。

小小的石村今天热闹非凡,男女老少都在忙着处理青鳞鹰的尸体,准备给孩子们进行一次洗礼,增强他们的体质。

青鳞鹰的身体实在是太坚硬了,即使死了,身躯也坚若精金,村里最壮实的石林虎和石飞蛟拿着重斧,汗流浃背的劈了半天才破开他的鳞甲。

村中的族老小心翼翼用器皿将这些血装好,不舍得遗漏一滴。

“嘿,这青鳞鹰全身都是宝贝啊,你看这鳞甲,比刀子还锋利,更别说爪子和喙了,做成武器这谁遭得住。”皮猴他爸乐呵呵的说道,可惜抠了半天才扣下一块鳞片。

“那是,这些武器做出来立马就能将石村的实力拔高一截。”石飞虎说道。

除了石钟外,小不点和金翅大鹏虽然然未来有无限潜力,可还需要一段时间,眼下青鳞鸟部位做成的武器效果才是立竿见影。

“爷爷,我在青鳞鸟窝内还发现了这个。”

石钟回到石村梳洗完毕后,暗中领取了真龙精血的奖励。

这次他亲身经历过险境,迫不及待的想要提升自己的实力,如此才有资本保护身边的人。

石钟张开手心,一滴拳头大小的血红色液体静静的躺在他手中,红色光芒万丈,瞬间盖过了金翅大鹏雕蛋。

众人的目光被吸引过去,看到那滴血液中似乎有一条小龙在游荡,同时耳边传来一声轻微的龙吟。

“咚,咚,咚。”

石村众人都能听见从这滴血身上传出的心跳声,还有浓郁到极点的生命精气,石村众人沐浴在内,一些打猎劳作留下的老伤都在不知不觉中消失了,整个人神清气爽,觉得年轻了好几岁。

孩童们也是笑脸红扑扑的,受这滴血的影响,它们的生命精能更充足了。

“怪不得这青鳞鹰的蛋中能有一颗血脉返祖这么纯净,原来是它得到了真龙精血这么个了不得的宝物。”很多人心里都这样想,心中的疑惑顿时想清楚了。

至于青鳞鹰为何会有真龙精血,死人是没有资格解释的。

“立马准备,让石钟进行五岁的洗礼,别让这滴血的精能散掉了!”石云峰说道,一大群人马上忙活去了,连处理青鳞鹰的事都放在了后面。

黑乎乎的重鼎被抬了过来,上面有日月山河,飞鸟走兽,先民祭祀的图案,古朴厚重,很是不凡。

只见各种古药被碾磨成粉然后扔了进去,青鳞鹰的精血也倒进去一大盆,还有已经剥离下来的兽骨,半米多长的蜈蚣,毒蛇,彩蛛,都是些让人生畏的毒虫。

黑蛟木被点燃,在鼎下熊熊燃烧,黑鼎内的液体很快变热,咕咚咕咚沸腾起来,冒着浓黑的气泡,热浪扑面而来。

所有人都很严肃郑重,他们用最纯净的山泉水为石钟洗净了肉身,准备进行这次至关重要的洗礼。

等一切准备就绪后,石林虎劈开了青鳞鹰的胸膛,将一颗脸盆大的赤红心脏掏了出来,里面有它最珍贵的真血,是它全身力量的源泉,他小心翼翼的将心脏放了进去。

鼎内顿时传来一声响亮的鹰啼,飞出一个青鳞鹰的虚影,很快消散在天地间。

“可以把真龙精血放进去了。”族长严肃认真的说道。

“好。”石钟走到黑鼎身边,将右手倾斜,让这滴精血垂落。

“轰!”

当真龙精血落下的那一刻,鼎内的液体疯狂沸腾起来,都快涌出鼎口,同时升腾起一条真龙虚影,欲扶摇直上入九天,从它嘴里响起一声狂猛的龙吼,不少人都在这一吼之下心神不稳。

好在这都只是存在于血液碎片的虚影,没有实质,即使是这样,很多人都过了很久才缓过来,那是来自于灵魂的颤栗,生命层次的碾压,让人难以平息。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